•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性奴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10-03 08:43:06   


    “里森小姐?”

    “……啊……是!”

    节目操控室中–

    “监制,里森小姐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没有回窗¨,只是继续集中精神看着面前的荧幕。

    “对啊,什么事呢……啊!?”

    操控室中的所有工作人员,突然全部都像被人点了穴般一动也一动,每一个人都睁大了双眼充满讶异的表情。他们都张大了口,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只见大荧幕上的著名女新闻节目主持里森朝香,突然爬了上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推开了堆积着的新闻稿,然后站在桌上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

    “对不起……因为今天实在太热了……恕我失礼……”

    冷气开放的直播室里,又怎会有什么太热的道理?可能大家都有这样的疑问吧。不过我却仍是好整以瑕地慢慢在看戏。

    她把端整的外衣和黑色裙子脱下之后,接下来更把双手伸到背后,开始把乳罩的扣子解开。

    “难道她?……不会吧!……”众人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叫声。

    但事实是,朝香很快已把乳罩脱掉,她出名丰满傲人的双峰,眩目地曝露在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面前。那三十七吋以上的乳峰,随着她的身体动作而“碧波荡漾”,一弹一弹的看得叫任何男人也血脉沸腾。

    “啊啊,真是太热了……怎么今天竟会这么热!”

    但脱衣秀还未完结。潮香抹了抹额角,然后把双手放到内裤的边缘上。

    “呀呀!……”

    我的周围立时响起一阵喧哗,只见里森朝香竟真的连粉红色的丝质内裤也缓缓拉下,露出了三角地带丛毛覆盖之下的女性器!

    朝香的俏脸现在已经通红一片,眼神泪花乱转,混杂着背德和羞耻的表情。

    “快停止!关掉摄影机!”

    “已经太迟了,这可是现场直播的哦!”

    可是接下来,她还要作出更羞耻的动作。

    她伸出右手到自己的下体处,用食指和中指把自己的大小阴唇分开,令那粉红色的私隐器官,像解剖一般向着镜头完全张开。

    我交叉着双手,细意地欣赏着。她的性器真的很美丽,无论色泽还是形态都是最上品……我的肉棒很快便硬了起来,顶得裤档也撑起了。不过那也不要紧,反正现在全国有几十万男人相信也和我的情况一模一样吧!

    我再看回莹幕,只见在阴阜中上方之处,一个细小的洞口稍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一条微?色的水柱,便由当中直射了出来!

    “啊啊!!……”朝香半靠在桌子前面,大大张开修长的双腿,任由金黄的圣水由纤毫毕现的股间倾吐出来直溅落地上,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而这一个场面,透过摄影机直播到全国每个角落,必会做成巨大的震惊吧。里森朝香是全国最著名的美人播报员,不但是人长得非常漂亮:瀑步般的笔直长发、美丽而知性的大眼睛、小巧的桃唇、高佻的身裁和超过三十七吋但仍能保持坚挺外形的双峰,而且举止谈吐还显得十分优雅得体、有着恍如名门淑女般的气质。这样的女神般的美人突然在摄影机前公然宽衣解带,难怪任何人也感到巨大的震憾。

    当然最震惊的,莫过于此刻在电视台中的所有工作人员,因为直播了这样的画面,肯定会做成极大的回响和反应。

    但是我却是唯一没有什么惊讶的感觉的人。看完她的淫乱表演,我在嘴边微微泛起了一个残酷的笑容。

    这只是一个序曲而已,朝香……

    我便是新闻节目的监制:见上雅史。

    公开放尿告一段落后,里森朝香立刻像逃命似的奔逃向女洗手间,而我也同时快速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很快,我的手提电话果然响起来了。

    “喂?”

    “喂?……你看到了吧,我依照你所说的全部照做了!”朝香压低声音道:“……所以求求你,放过我,尽快把儿子还给我吧!”

    “还未够哦,我还想看到朝香在电视萤光幕上公开群交,而且把肉洞再打开

    多一点,要连子宫口也看得见呢!嘿嘿……”我把声音稍为改变,以比平时高尖的声线道。

    “那、那太过份了……今天的事已经做成很大风波了……再做下去,我怎可能办得到!”

    “那你的儿子会变成怎样我便不能保证了……因为我并不是想要钱,我只想全国仰慕的美人播报员展现最彻底的美丽于公众面前而已……但我的耐性一向不大好,若果你还在推搪,搅不好我真的会‘一时冲动’杀了你的儿子喔!”

    我把声音尽量显得冷酷而无情,要叫她绝不敢怀疑我是否说得出做得到。被恐怖的情绪笼罩的朝香,连声音也颤抖起来。

    “不、不要!你要我怎样做也好,但唯独是我的儿子……他只有两岁而已,求你放过他吧!”

    “要你怎样做也可以吗……若你反口或报警的话,你便要替你儿子预备葬礼了哦!”

    “不会!绝对不会!……我一定会做的!什么事也可以!”

    我在心内笑了起来。这个女人,我既喜欢她却又恨透她……想我见上雅史乃一流大学毕业生,未够三十岁已是电视台的节目监制,而且外表也自问是一流水准,不知多少二流女星经常借故接近我但我都不屑一顾。

    我唯一看上眼的便是朝香,因为,她天生便拥有在镜头前碇放耀目光采的能力,如果她试试改做女优的话,一定会红起来的,我绝对相信自己的眼光。

    这不识抬举的家伙,不但对我的建议无动于衷而坚持留在新闻部,更过份的是完全无视我的追求,竟然投入了一个无论样貌还是社会地位都远不及我的男人怀中,还为他生了儿子……

    仆街,我不会就此便算的。

    里森朝香,我要彻底地毁了你,叫你后悔所有曾向我做过的侮辱!

    “好,为测试你是否完全服从,待会你便这样做……”

    在我的私人办公室中,里森朝香正一脸不安地站在房间中央。

    “为什么你竟然会做出那种事?在直播途中……你这样聪明的女人,真令人不能相信会做出这样没常识的事!”

    我坐在办公桌之后,双手托着头以锐利的视线盯着面前的名星播报员。

    “我……我……”

    朝香咬了咬牙,像下了极大的决心般突然把露肩长裙的吊带一拉。整条长裙立刻脱落在地上,里面赫然是真空状态,25岁的成熟女体便赤裸裸地展示在我眼前!

    “哦?……”我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道。

    “因为我、我其实是一个……淫、淫乱的露体狂……今天的骚动已令我……兴奋起来了,求、求监制更加、更加地令我满足吧!”

    朝香满面通红地说着卑猥的说话,当然这段台词是我刚才教她的。事实上,她根本便不知道绑架了她儿子的人,现在便正坐在她自己的眼前。

    “请、请把我的性交表演,直播到全国吧!”

    “什么?”

    “普通的性爱已经不能再令我满定了,我须要更……变态的,例如……是把我的性爱戏拍摄和放送出去,令几十万人看看我的淫乱!”

    “你究竟在说什么傻话?……你确定你真的想这样吗?”

    “所以……现在便让我……把我的决心证明给你看吧!”

    说完,她便展现着婀娜蔓妙的肉体,缓步走到我的跟前跪下来,再伸出了手拉下我的西装长裤的裤炼。

    “你想怎样?啊……”

    朝香双手抱住了自己挺秀的巨峰,把两个肉峰之间的山谷形成了一条隧道,然后便把我的阳具套入了这条肉制的随道中间!

    “喂,这样变态的乳交也会令你兴奋吗?”

    “对……很兴奋喔!”

    朝香挟着乳峰的两侧,然后主动地一上、一落地晃动起来。

    这一刻,我只感自己的肉棒,正被紧包在一条肉制的通道中,四周的肉壁既滑溜、柔嫩酥软但又有一定的弹性,感觉上和普通的性交完全不同,带来一阵新鲜刺激的感觉。

    眼前的便是那个谁也仰慕的美人、新闻界的名花,现在却在努力地挟弄她那招牌的秀丽巨乳去服侍自己的小弟弟,面上的表情既有屈辱和被迫的凄楚,却又渐渐夹杂了变态性爱所带来的刺激感而产生的性兴奋。

    我在内心满足地想:嘿嘿,想不到高贵得像淑女般的你,竟会有这一天,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服侍一个你对他没有感情的男人……简直便像个妓女一样!

    “喔喔……嗄啊!……很、很舒服……”

    朝香一边在口中喃喃自语,同时也加速了动作,令我的宝贝在她的双峰之间进出得更快!

    加速的结果是令到阳具和胸肉之间产生了更大的磨擦力,那温软的肉质强烈磨擦之下,令我脑内发热,一浪又一浪美妙的官能感觉,由我的阳具直涌遍了全身!

    “无论如何也想被我狠狠地干吗?”终于我也决定剥下自己的假面具。

    “啊喔……对……狠狠地……不用留情地……干我吧!…呜嗄!”

    这便是我之前透过电话命令朝香必须要做的事,为了自己最疼的两岁儿子能够平安无事,就是多么屈辱她也要忍受下去。

    “好,那便如你所愿!”

    我抽出自己的阳具,然后反客为主地,一双碌山之爪猛然抓住朝香的巨乳,开始用力地搓揉起来!

    “啊呜!……太、太大力了!…啊呀!”

    “不大力的话又怎可以满足你这变态!来!”

    “啊呀!!”

    我一双大手也几乎包不住的巨乳,惨被任意地搓圆按扁,改变成各种形状,由于朝香的奶子大而不松,相反却是弹力十足和十分坚挺,所以握下去的手感更是美妙,只引得我更狂野地把它拉、压、按、扭的,玩至不舍得放手!

    “啊哈!真有趣,奶水也被挤出来了!”

    在大力的玩弄之下,奶白的乳汁开始在两颗乳蒂中喷洒出来!

    “!……不、不要啜!”

    当下我更是不肯浪费地,张口便吸在她一只肉峰之顶,像吸盘地吸啜起来!年轻人妻新鲜温暖的乳汁,沿沿射进我的口内,嘴中是又滑又甜的奶水、鼻端是香喷喷的肉香和奶骚味、加上手掌仍在享玩着另一只奶子,这种享受简直是色香味俱全!

    “啜……啜……”

    “呜喔!……我……很怪……全身都热起来了!……快……干我吧!”

    “真是淫乱的家伙!便来如你所愿吧!”

    我让她躺在地板上,然后把她的双脚屈起向上,令她整个人几乎都对折在一起!

    “呜喔!”

    “嘻嘻……这便是朝香的肉壶了吗!”一边说着卑猥的说话,我便一边用两手把她的大小阴唇向央︻分开。

    那女性最神秘的地方完全展现,活像一只粉红色、湿濡濡的软体生物般,在一边自动地蠕动着一边分泌出白沫般的淫液。

    “啊呀呀!……”

    我提起了肉棒,“滋”的一声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

    “呵呵,终于进入这国民的偶像女播报员的肉洞里面了!”

    “呜嗄!好、好畅快……”

    以男上女下的姿势,我在潮香的体内奔弛着,同时两人的前胸紧贴,双唇也

    深吻在一起,发出了淫靡的吻啜声响。

    ?(这家伙……似乎也乐在其中了呢……表演便留到一会之后吧,现在便先让我好好地享用里森朝香的身体,横竖她也已经无法逃出我掌心了…… )我的心中暗想。

    “啊呜!……好、好强啊,见上先生,撞得朝香像要散开了……”

    朝香的身体真是最好的……25岁的一儿之母的才女,简直便像是刚好完全成熟的果实一样。是女性最出色的瞬间,难怪竟这样的诱人犯罪,令人只想尽情地干她个天昏地暗!

    “啊啊呀呀!!……”

    “怎么,泄了吗?让我看看……”我暂时把肉棒抽出体内,然后用手拉开她的阴道,一蓬阴精立刻洒得我满手湿透!“真是不得了的变态女呢!”

    我接着便把她摆出四肢爬地的姿势,然后由后背位再度插入!

    “啊啊!还要继续吗?”

    “当然了!才只是一阵子,怎能令你满足呢?”

    在那之后,我还意犹未尽,再租了附近一间酒店的房间,然后带了潮香去那里,继续更彻底地侵犯她。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泄身,令她整个人像破布般瘫痪在床上,近乎半昏迷状态为止。

    我这才暂时把小弟弟抽出来,可是要放过她还是太早了!……这叫我朝思暮想了两年的女人,今天终于落在我手上,我不干你个日月无光我便不姓见上!

    我先用两条麻绳分别在朝香的两只巨乳的根部围了两圈再束紧,令一对巨乳像泵成椭圆形的气球般突了出来。

    “嗄嗄……”

    然后,再用两条幼线在她的乳蒂上绑了一个结,再用力向上一拉……

    “喔啊啊!!”

    “不要睡啊,还未完结呢……”我把电动阳具棒塞入了她的阴道内。“另一个洞也给我吧!好吗?”

    “好……请用……啊呀呀!”

    我的巨根一口气插进了她的肛门之内,狠狠地插了起来。

    “啊呀、痛、痛!……”

    “是第一次吧?虽然得不到你肉洞的处女,但是最少肛门的处女也要属于我吧!”

    “不、不要说!……啊啊!!”

    我的巨根把她的菊花蕾完全撑开成血红色,比阴道更紧窄的肛门夹得我的小弟弟非常舒服,而细看她阴道被塞入性玩具同时肛门又被侵入,已令她疯了似的浪叫不止,浑身像蛇般扭动,美丽的娇躯上已铺上一层晶莹的汗水!

    我在她的肛门内射精,然后随即又把仍未软化的阳具塞入她的小嘴内!

    “……又暖又湿的,这便是才女播报员那迷倒世人的小嘴了吗?”

    我一边欣赏着那小樱桃般的嘴儿被我的宝具撑得老大的悲惨样子,同时双手也不停地扭弄她鲜红的乳尖。

    “呜!……呜咕!”

    “这样里森朝香身体上的三个穴都全部被我侵犯了!……哈哈哈哈,朝香,你的身体真是最棒的啊!”

    朝香已经完全失去理性般,全身激烈地痉挛着。嘴角一边在吐出白泡,一边仍自发地努力吞下我的巨棒……我顶入了最里面去,连喉咙深处的痉挛也仿佛能感觉到。终于,我把浑身最后一滴精液也榨出来为止,才舍得把她放开。

    “变态女朝香,刚才的感觉很棒吧。”

    “是……”朝香在我面前张开双腿,用纸巾拭抹着自己下体的污液。“但、但是我仍未足够喔……请、请把我的做爱场面直播到全国吧……责任便由我全部负责,那样便可以吧……”

    “这样过份的事……”

    “求求你!我真的忍不住了,求求你哦!”

    我看着朝香一脸恳求的样子,心中不禁暗笑起来。当然,她这样落力去求我直播她的性爱表演,也全是为了拯救她的儿子。为了自己的儿子的话,她什么也

    会应承吧!我便是抓住了她的最大弱点“母爱”,来强迫她亲自去请求我直播自己最羞耻的场面,嘿嘿,结果还真是顺利得很。

    我暂时仍在装作一脸为难,她竟索性大开了双腿,伸出手指拨弄着自己的花瓣!

    “看,我真的是个变态女,现在下面又开始痕痒起来了。普通的性行为已经完全满足不了我,唯有是公开性爱……求求你吧!”

    为求说服我应承她,这个本来是高贵而洁身自爱的才女还真的怕我不信她是个变态,竟不惜公然自慰去把自己扮作淫妇荡娃……真是有趣极了!

    我便故作考虑,同时眼睛也斜视着她,欣赏着她违反自己本身的理智和道德观念,而利用自己的身体献媚去恳求我答应……嘿嘿,你当年拒绝我的时候,又可会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

    “……明白了,但只是我一个人亦不足够,我帮你找一些工作人员一起帮忙吧!”

    见到我终于答应,朝香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把手离开了那早被精液、淫水和尿液弄得湿淋淋的私处。嘿,真是个白痴,她似乎完全不知道,刚才她其实是在亲自请求我把她送下十八层地狱呢!

    “……我是个变态的露体狂。大家请看。”

    摄影厂内,我今天约齐了一班好手足、好兄弟出来,为的便是给朝香一个机会去“说服”他们。

    朝香走到一群共八个工作人员的中间。今天的她并没有像以往般穿上端庄、优雅的节目主持人打扮,而是全身只有胸围、内裤和吊带袜三件衣着。

    站在人堆中的朝香,开始被身旁的工作人员把手掌放在她美丽的胴体上。身裁姣好而充满曲线美的身体,很快便被很多只粗糙的手掌在任意享用,她的胸围和内裤也很快便被脱下了。

    “若果我今天能令你们所有人都满足的话,请大家帮手协力,把我的性爱场面直播到全国吧!”

    露出了份量十足的美乳和被乌黑草原覆盖着的下体,朝香向她身旁的六个大汉说出了她的挑战宣言。

    “便如你所愿,好好地干个一日一夜吧!”

    “是!拜托了!”

    我便坐在不远处,一边悠闲地抽着烟一边欣赏着眼前的好戏。

    “真的是里深朝香的身体哦!”“之前一直只能对着她的影片自慰,今次竟然能和她打真军,真是做梦一样呢!”

    工作人员们都即场便脱光了衣服,他们的身体都很健壮,加上超级偶像才女便在面前,令他们每一个人的小弟弟都勃起成水平状。朝香身处在这堆饿狼般的男人中间,便活像是一只即将被分尸的羔羊。

    六、七只男人的手掌、两、三个男人的嘴巴,同一时间一起放在朝香那美丽的胴体上的不同位置,肆意地抚、揉、搓、吻、甚至是咬着。

    “啊啊呀!!……喔咕!……”

    其中一个男人躺了在地板上,然后朝香便以骑乘的姿势跨在他上面把自己的阴道套入了他的阳具。同时另外两个男人也一左一右地站在她的旁边,把阳具递到她的嘴边,让她像吃雪条般含完一条又一条!

    “喔咕!……喔咕!”朝香一边主动地挺腰一上一下地进行活塞运动,另一方面小嘴也忙个停不了的服侍着一支又一支肉棒。

    当然未轮到的人也不会闲着,仍然在继续上下其手地享用着这众人梦昧以求的顶级胴体!

    “果然是很变态哦,朝香。”我火上加油地向着我的手足们叫着。“大家便尽力令这女人更加淫乱和兴奋吧!”

    “是!”“便这样做吧!”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捧起了她的一对巨乳,然后便在上面咬了起来!雪白的乳峰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淫靡的牙印。

    “还有这里,这下你一定更兴奋了吧!”

    “啊!?啊呀呀呀!!!……”

    而另外一个人更伸手到她的阴阜上方,用手指挟起了她的阴蒂便又拉又扭的玩弄了起来!

    “呵,阴蒂竟然已勃成这样了呢!”

    “咿呀呀!!要坏了!真、真的不行了!”

    朝香人骑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整个人弓起了腰,一双本是知性的眼眸此刻却已尽变成淫靡。乳蒂、阴核两个最敏感的神经线集中地同时遇袭,一定令她感到了从未试过的刺激吧!

    “不、不行,要射了!”

    “啊!我也是!”

    终于,在朝香下面躺着的一个男人把精液射入了她的蜜壶之内,而同时在她的嘴边的一个也同样爆精,奶白的精液,糊了在朝香美丽的脸庞上,令那本来高贵不可侵犯般的美貌更加变得一去不返了!

    但是还未行,还有六个人哦,朝香。

    你会彻底的变成一副性欲处理用的人偶……简单地说一句,你已经完蛋了…

    复仇的快感充满了我的全身,这感觉真的他妈的好兴奋!

    “呜……喔咕……”

    细看朝香,她依然如此拚命地去服侍着眼前一堆比她低下卑微得多的男人,她是名门大学毕业生,但这班男人只是临记、灯光师、甚至只是打杂。

    由这班人去彻底地凌辱朝香,便能够把她的肉体和人格贬得更低贱。而这种感觉更令我感到说不出的畅快淋漓……

    (待续)**********************************************************************

    作者的话:

    继上次的“罐装性奴”之后,今次再尝试改编另一套漫画,这漫画的原作是柿?本歌磨,他擅于描绘一些非常激烈的画面,可说是在不加入秀色和肢解等元素的情况下所能达到的最高暴虐。这一回的剧情看似较平淡,因为过激的部份是集中在故事的下半段。请留意后天刊出的下集吧!

    另外,也请多多支持我的原创新作“折翼天使”,谢谢!

    (下)

    对里森朝香的复仇计划,正顺利地依照我的剧本在进行中。

    拐带了她的儿子,然后便用神秘人的身份,去命令朝香必须做一件女人最羞耻的事:把自己的性交场面公开直播到全国。这样的话,她作为人气新闻播报员的生命一定会立刻完蛋吧!

    但是又有什么比自己儿子的生命更重要?所以她便不可以不应承。她根本便没有拒绝的余地。

    但是若要运用电视台的资源去直播自己的Sex show,她便要说服作为新闻节目总监的我,于是她便要付出自己的肉体作条件来“说服”我接受她的要求。

    可是这样还未足够,我告诉她除了我之外她还要说服其他工作人员。

    便是这样,我安排了一个场地,召集了八个我最亲信的手下,然后在我面前上演一幕美人播报员的虐待和杂交秀。

    “真是太棒了,朝香小姐!”

    “啊呀呀!!…不、不行!要坏了哦!……我变得很……奇怪……浑身也在发烫……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真的要坏掉了哦!”

    朝香分开了一双粉腿,把身体骑跨在其中一个男人身上,让他的阳具顶入了自己的阴道之内。同一时间她也把充满柔软度的上半身俯向前方,然后用她平时用来报导新闻时事的嘴巴去服侍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棒。

    “厉害!…里深朝香竟真的成为了我们的泄欲工具,我真的死也无憾了!”

    “哈哈,你果然是她的忠实观众呢!”

    “喂,不可以休息哦,公众便器女,后面还有很多人正在等着呢!”

    一个又一个男人,彻底地把她奸污,精液不但射入了她的子宫,还有是嘴巴里甚至胸脯上,都染满了白油油的污液。

    这时,在我的通知下,连斋藤局长和其他的新闻节目主持人等也进来了。

    “看啊,那不是里深朝香吗?”

    “想不到她竟是个这样的变态!”

    “喔呜……不要看……呜咕!”

    流着悲苦眼泪的朝香,很快嘴巴便被另一支阳具塞入了。她的性器、嘴巴两个洞穴也同时都塞满了阳具,一双玉手也没有闲着地榨住了另外两支阳具在套弄着。这时的她看起来的确便活像最淫贱的色情女。

    “局长先生,你也一起享用她吧!”我开口提议道。

    “可、可以吗?”局长疑惑地问道。

    “当然可以啊,反正她便是个被越多人玩弄便越兴奋的大变态!”

    我深知局长他虽已是个有妇之夫,但一向也对朝香这才貌双全的下属很有兴趣。今天给了这甜头给他,日后便肯定更有助于我的计划吧!

    “不、不要过来!”

    “收声,你的工作还未完啊!别忘了要直播你的性表演的话,你一定要连局长大人也说服得了才行呢!”

    “哦咕咕!”

    这个时候,八个工作人员已各自射了一次精了,朝香的口腔、脸上和胸脯都已被污液所湿透,而她的阴道之内,更已被灌入了五人份量的精液了!

    可是,我这班年青力壮的手足都绝不是只射一次精便会满足的人。尤其当对像是朝香这种一等一的名花,相信他们再射多三、四次也不成问题!

    再加上局长、几个和她一起主持节目的男主持人、甚至连在外面接待处的接待员也进来了,这一迅间她便要承受十五人以上的轮奸……哈哈哈哈哈,真是过足瘾呢朝香!

    “啊啊,真舒服啊,朝香的里面!”

    由正常位到骑乘位,然后又由骑乘位再到后背位,今次轮到局长从后插入了她的体内,同时她也俯身在前含着另一个男主持人的阳具。

    “哈哈,朝香小姐,平时主持节目时已发觉你的口才很是玲璃,想不到原来你连口交这方面也很有一手呢!”

    “呜呜……呜咕!……呜咕!……”

    “啊呀呀~~忍不住了!”阳具直顶到喉咙深处,然后便猛然放出大量的精液!

    “呕咕!”

    腥臭的精液直接灌入喉咙,以至胃部也一阵翻滚,只见朝香双眼暴突,小嘴一张便呕出了一堆精液和胃酸的混合物,然后便整个人倒在床上!

    “这变态,别在装睡了,快起来哦!”

    “嗄嗄……已、已不行了……让……我休息……”

    “说什么傻话!又是你自己说要令我们所有人满足的,怎么连三小时也撑不到!我们预定你能通宵服侍我们的啊!”

    呵呵,这班男人已经狂了,又怎可能放过她呢!

    只见朝香纵然已经像半死状态般没什么动作,但男人的肉棒仍继续攻占她的阴道、嘴巴、胸脯之间。

    有如用精液来沐浴一样,朝香浑身上下都布满了奶白的痕迹。而在本来是高贵贤淑的俏脸上情况便更加夸张,精液不但由口中呕出来,甚至连鼻孔中也有精液在倒流出来,令整块俏脸也被污秽至一塌糊涂!

    “喂,好像奸尸一样没有反应的,不够瘾哦!”

    两个男人把浑身乏力软躺的朝香抱起来,分开她的双脚。

    以骑乘姿势,先让她的阴道套进一个仰卧着的男人的阳具。

    然后再令她的上半身向前倾俯,自不然她的屁股便向后挺了起来。

    “来了,朝香,觉悟吧!”然后,另一支阳具便由后方,插进去她的屁穴之内!

    “!!……啊呀呀!!”

    前后两穴同时被插入的刺激,令半昏迷的朝香终于也醒转过来,猛地发出一声高厉的叫声!

    我走近她的后方一看,只见她下体的两条隧道都已被撑个老大,直至两个洞

    穴几乎像要联结在一起般!

    “呵呵,朝香的两穴同插大特写!”

    这一个画面简直是太棒了,我索性挨在她的身后,细意欣赏两支坚挺的巨棒在两个充血得几乎剖开的肉穴内一进一出的情景,他妈的,这真是天下第一的绝景啊!

    “啊啊啊!!要、要坏了!”

    “别在只顾着鬼叫,你的嘴巴还有另一个用途哦!”

    “呜咕!”另一个男人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然后扯起她的脸,再把肉棒硬塞入她的嘴中!

    “还有!”

    “再来!”

    两支肉棒分别插入了阴道和肛门,一支套入了她的胸脯之间,两支放入了她的玉掌中让她套弄着,还有一支插在她的口腔中……终于完成了,六棒合奸的绝景!仆街,一个女人同时服侍六支肉棒,你们谁人有见过啊!

    这下子她终于成为了究极的性人形……一具可以同时让六支肉棒取乐的究极美肉奴隶啦!

    “屁眼夹得好紧哦,厉害!……”

    “肉洞也连带被刺激得复活过来了,又开始痉挛起来了呢!”

    “嘴巴也啜得好舒服,简直像想要连最后一滴精液也吸出来呢!”

    “啊呀呀!!……厉害!是三穴同时发射哦!”

    疯狂的性宴仍在无止境地继续,朝香的肉体奉侍已进入第三回合,总射精次数至少有三十发以上了吧!

    “到我了,继续吧朝香,要干到直至妊娠为止哦!”

    “一定会怀孕呢,你们看看!”

    把她抱起来分开双腿,只见前后两个洞穴都已经不懂得合上的自动打开,而且稍为直起身体后,两个洞内都倒流出一大潭的阳精。那究竟已混合了多少个人的精子,相信已经没有人会清楚吧。

    只见朝香直翻白眼,口吐白泡地瘫痪在床上,任由接下来的人如何再插她,也已经再没有什么反应了。

    “喂,起来啊,朝香!”

    “难道死了吗,不会吧!”

    “只是因为太痛快淋漓,所以才睡着了而已,这个变态女………”我一边冷笑着,同时拿了一堆东西出来。“要让她继续奉侍大家才行,不能这样便放过她的,对吗?”

    “当然了!一起来–!”

    两条幼线绑着她的乳尖,另外一条则在阴蒂上绑了个结,再一起拉扯起来!充血成深红色的乳蒂和阴蒂,都被拉长了一倍!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