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我的母亲和舅妈

    发布时间:2019-10-03 08:43:59   


    十年前,也就是2003年,我的舅舅因为一次车祸而不幸发生意外,死前
    他在医院整整硬抗了五天,能用的药物和疗法都使了,花钱如流水,最终还是没
    挺过来。

      舅舅死后,不仅留下了舅妈和表弟这对孤儿寡母,还留下了一笔近百万的欠
    账。这笔欠款就是当时舅舅住院时所花销的大部分医疗费,家里的积蓄全都花光
    后,舅妈只好想尽办法,到处求人,最后是向舅舅的一些朋友们借的钱。

      说到这,我必须得先介绍下舅舅他们家的大致情况:我舅舅离世前,是当地
    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中层,职位和收入都还算不错,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
    而我舅妈,则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在我们县最好的一所高中里教英语;对了,
    他们还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表弟,当时7岁,刚刚上一年级。

      如果舅舅没发生意外,他们这一家三口会是多么的幸福、美满。

      而相比之下,我家的情况就有点糟糕了……

      我的父亲曾在大山里当过兵,退伍后被分配到当地一个厂子做工人,和我母
    亲一个车间。后来两人经车间主任的撮合,从相识,到恋爱,再到结婚、最后生
    下了我这个独子,取名为“张明”,意思是希望我这一辈子活的明明白白,不吃
    什么大亏。

      我的母亲是南方人,南昌那一带的,不过结婚生子后她也没怎么回去过,只
    是偶尔姥姥、姥爷会北上来看看我们。

      记忆中,小时候家里条件原本还不错,虽然谈不上什么富贵,但和一般的普
    通家庭相比,还是一点都不落后的。直到后来,我爸在一帮狐朋狗友的带坏下,
    沾染上了赌博和酗酒。

      父亲原本就是个脾气暴躁、性格自私,还很不讲理的男人。迷恋上赌钱后,
    他不仅输光了家里所有的存款,丢掉了厂子里的工作,还开始动不动就对我妈又
    打又骂,骂她笨,没本事,不能出去给他“挣大钱”。

      父亲口中所谓的“挣大钱”,就是要我妈出去卖,做妓女。

      面对父亲这样的人渣败类,我妈竟然也默默地忍了,为了能让我有个完整的
    家庭,母亲一直忍气吞声,含羞忍辱,没有向我爸提出离婚。

      后来,大约是2001年九月下旬,某一天晚上,我爸突然早早的回到家中。

      当父亲推开大门走进来时,我和我妈都吓了一跳:只见父亲捂着脑袋,眯着
    眼睛,满脸都是鲜血,走路还一瘸一拐的。一看就知道是刚被人痛打了一顿!

      我妈走上前去,刚想扶我爸一把,突然门外又冲进来了一帮人。这帮人个个
    身强体壮,剃个光头,有的胳膊上还纹着刺青。

      “这个女的就是你老婆?”

      其中一个皮肤黑黑的,一副老大模样的男人说道。

      “是是,刘哥,就……就是她……”

      我爸说话都已经开始有气无力了。

      “嗯……长得是挺水灵的……就不知道这身材怎么样。”

      “上!把这娘们儿的衣服给扒了!”

      刘哥大手一挥,随后,他旁边的三个青年人便朝我妈扑了过去……

      接着,我又被爸爸拉到了旁边的厨房里,不过隔着透明的玻璃板,我还是能
    够清楚地看见外面:三个青年人不费什么劲,就成功地把我妈按在了客厅里的沙
    发上。母亲是过来人,当然明白他们这是要什么,于是就不断地挣扎着、摆脱着,
    并高声尖叫起来。为了不让我妈继续乱动下去,他们便一个抓住她的手腕,一个
    按住她的脚踝,另一个则开始粗暴地撕扯起母亲身上的衣物来。

      不到半分钟的功夫,我妈便已经被那三人扒了个精光,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赤条条得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瞧见母亲的裸体:一对肥硕而挺拔的大乳房,毫无一丝
    下垂,且足足有34D的尺寸,两粒绛红色的大奶头又圆又长,形状甚是可爱;
    再往下看,母亲雪白漂亮的双腿之间,隆起着一个形状完美、丰满无比的小肉丘,
    小腹下部,还有一团茂密的黑漆漆的耻毛,身后两瓣肉感十足的大屁股,更是又
    白又嫩,见不到一点妊辰纹。

      接着,由于我妈一直在大喊大叫,他们便拿起刚从我妈腿上扯下来的那条肉
    色连裤袜,卷成团,塞进了母亲的小嘴里。

      我妈的衣服被剥光后,四个男人包括刘哥在内,也开始陆续的脱起了裤子。

      不一会儿,就看见四个阳具翘得一个比一个高的男人把我妈团团包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我还看见母亲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已经变得湿润,晶莹的泪珠从眼角开
    始慢慢滑落。

      母亲胸前那两只肥硕的大乳房,因为失去乳罩的支撑,而松松垮垮的垂在胸
    前,好似一对肉感十足的巨乳吊钟。刘哥先伸手摸了一把后,其他三个青年人也
    忍不住一齐上了。

      顿时,就看见我妈的双乳以及小腹上布满了八只肆意游移着的大手,或是你
    一口我一口地一边揉捻着乳房,一边啜奶头。

      渐渐地,他们在摸弄我妈乳房的时候,明显觉得她那两粒大奶头开始变硬变
    挺了。与此同时,母亲整个人呼吸的气声也与平常不同了起来,变得急促而尖细。

      刘哥毕竟是玩女人的老手了,见我妈这副浪骚模样,明白时机已经成熟,便
    示意其他人把我妈的上半身抬起,然后分开她下半身的两条美腿。

      几个青年人不顾我妈的尖叫和挣扎,从后面把手伸到她的腋下,胳膊卡好,
    再往上一抬,我妈竟然不自觉地就张开了双腿。待她反应过来,正想合拢时,却
    被男人们有力的大手向两侧牢牢按去,死活不能动弹。

      早已全身一丝不挂的母亲,现在又被人锁住了上半身,分开双腿,打开了娇
    嫩并已经湿漉漉的屄洞,好似一只剥了皮的熟香蕉一样,无助的躺在沙发上等待
    着被四人轮奸的悲惨命运。

      三个青年人分别用手握着自己的阳具,一边轻轻套弄着,一边等待刘哥的分
    配,按照规矩,我妈的初次交媾权肯定是得给刘哥。

      随后,只见刘哥蹲下来把头埋进了我妈的双腿中间,窸窸窣窣的舔了好一会
    儿,又见他用手指V字形扒开我妈两片肥厚的阴唇,露出了上下两个粉红色的肉
    洞,远远瞧去,甚至还能看见下面那个肉洞正一点点的向外渗着粘液。

      刘哥接着又先后把自己右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分别插入我妈的阴道内,
    三根有力的手指在母亲的肉穴里一阵抠挖、翻搅,弄得我妈一边翻白眼,一边
    “哼哼啊啊”得叫唤个不停。

      指奸了足足有五、六分钟,刘哥才意犹未尽地从我妈阴道里抽出自己的手指。
    然后他又用大拇指拨弄了下母亲的阴蒂,就见我妈大腿肚子一抽,并十分敏感地
    哼了一声,肉洞似乎蠕动了起来,透明的阴液从屄口处源源不断地渗着。

      刘哥指着我妈早已湿的一塌糊涂的私处,吐了口唾沫,说道,看这娘们的骚
    浪样,平常一定没少偷汉子。

      事实上,据我所知,自那天之前我妈从来都是个本本分分的普通家庭妇女,
    除了我爸,她连身子都没给其他男人看过。

      随后,就见刘哥熟练地把我妈双腿拉开,接着对准母亲湿漉漉的屄口,把阳
    具慢慢插进我妈的阴道里,待鸡巴整支没入后,龟头再用力朝母亲的花心一顶,
    一深一浅的抽弄着。

      我妈闭着双眼,紧紧抿着嘴唇,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但又不自主地胳膊搂
    着刘哥的头,双腿夹着刘哥的腰部,叫声有点淫荡地呻吟起来。

      刘哥有节奏地挺动下身,阳具在母亲的肉洞里抽插了好一阵,又把我妈拉起
    来,双手撑在沙发上,肥白的大屁股高高朝着天,并命令母亲张开双腿,用手握
    住他的阳具,引导他从后面插入,玩起了经典的老汉推车式。

      后入式果然让男人很享受。只见刘哥一边“噗嗤噗嗤”的用力肏着母亲的嫩
    穴,一边还可以抓住我妈前后甩动着的大乳房,变态的揪奶子玩,或是把她的屁
    股打得“啪啪”直响。

      远远躲在一旁的我爸,见到此情此景也不得不摇了摇头,而我则看得目瞪口
    呆,惊讶的一直哈着个嘴。

      刘哥似乎有段时间没有玩女人了,每一次抽插他都使尽全力,并深深地一捅
    到顶,直抵我妈娇嫩的子宫颈。男人力道十足的狠命撞击,使我妈满头大汗,渐
    渐不能自持,连呻吟到最后都变得快没声了。此时此刻,我妈就像一个单纯只用
    来泄欲的肉便器,让男人肆意蹂躏,充分获得性快感,是她唯一的作用与用途。

      就这样毫无拘束地抽插了约十几分钟,男人终于达到了顶峰,在最后几下频
    率超快的猛烈冲刺之后,刘哥射精了,但他没有选择内射,而是把阴茎拔了出来,
    天女散花般的,把精液射在了我妈光洁的白屁股上。

      得到充分满足后的刘哥,提起裤子,坐在一旁抽起了事后烟。而他那两个手
    下,则立刻迫不及待地扑向我妈,准备开启新一轮的三人肉搏大战。

      后来我妈被他们从沙发上拉了起来,站在客厅中央,不过却是半弯着腰,吃
    力地站着,因为一个混混把肉棒从后面狠操着我妈的小穴,另一个则站在母亲面
    前,让母亲帮他用嘴吹喇叭,或是用手打飞机。两人配合很是默契,每每干不到
    多长时间,他们就交换位置,这样不仅能多次享受我妈的口舌服务与紧窄的阴道,
    还能大大延长性交时间。因为母亲的小穴实在是不可多见的名器,紧嫩和肉感不
    说,阴道里的括约肌还很发达,会像婴儿小手似的时不时夹住阴茎。一般男人插
    不了几下便乖乖地缴械投降了……

      那天,姓刘的他们三个在客厅里足足蹂躏了我妈四个多小时,才意犹未尽地
    穿起衣服,扔下了一张欠条,扬长而去。

      待这帮流氓彻底离开后,我爸才畏畏缩缩的从厨房里把我拉出来。我永远忘
    不了那个场景:我妈浑身一丝不挂的躺在沙发上,微弱的喘着气,嘴角,胸部,
    大腿,发丝上,布满了男人们留下的粘稠的白色精液,小穴更是被肏的烂糊一片,
    两片肥厚的大小阴唇红肿不堪,令人不忍卒视。

      而最大的悲剧则是,打那以后,母亲竟成为了刘哥的性奴与泄欲工具,隔三
    差五的就会被那些流氓带出去“活动活动”,彻夜不归,甚至是几天都见不到人
    影。

      不过,有时候我妈跟刘哥他们出去,再回到家后,身上会多出好几百,甚至
    上千块钱。在那个年代的中国北方,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这些钱已经
    不算小数字了。

      好在这一切一直以来还算隐蔽,除了父亲和我,家里的其他亲戚、朋友一概
    不知,连附近的邻居都没几个怀疑过。他们看我妈几乎每个月都会买些新衣服、
    新鞋子(其实都是那些流氓给她配的),便都以为母亲是和社会上的一些人做点
    “小生意”,因此才常常跟人出去,跑跑活挣点外快。

      有时候,我也会在家中看见刘哥他们,这些人玩弄母亲时从不避讳我。好几
    次放学回家,刚一打开门,就瞧见我妈赤裸着身子,一丝不挂的坐在某个陌生男
    人的大腿上,一边媚人地低声呻吟,一边上上下下不断跳动,光洁的玉背上布满
    了汗珠,两颗大奶子更是在空气中甩来甩去,看得我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回到本文的开头处,也就是03年那会儿,遭遇巨大家庭变故的舅妈与表弟
    母子俩,搬到了我家,与我们一家三口同住。

      我们家住房面积本来就不大,舅妈他们搬进来后,便显得更加拥挤了。但说
    来可笑的是,由于十分惧怕刘哥等人,父亲竟然主动出来睡客厅,让我和母亲睡
    他们俩的主卧,而舅妈和表弟则住我的屋子。

      刚开始那段时间,一切都还算相安无事,我和表弟照常上课,舅妈去学校教
    书,母亲也在工厂里继续做女工。直到有一天,是个周日,刘哥带了个姓金的小
    老板来到家中。

      那天舅妈出去给学生做家教去了,父亲则照旧在外面跟人鬼混,不知所踪。
    家里只剩下我、表弟和母亲三人。

      刘哥他们进了家门后,我便自觉地关掉电视,带表弟回屋里写作业去了,把
    客厅让给他们做“战场”。此时,我妈正在厨房里淘米、洗菜,准备做午饭。

      母亲见到是刘哥来了,还带了人,便急忙从厨房里跑出来,然后一脸顺从地
    站在客厅中央,面带红晕的低着头,微微弯着腰,等待刘哥对她发号施令。

      刘哥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向金老板递着香烟,一边指着我妈说道,
    “这就是我说的那个‘良家’,岁数不小了,但长得很年轻,屄紧水多,技术又
    好,已经跟了我快两年,什么架势都见过,等下您就尽管放开的耍吧!”

      金老板听了刘哥的介绍,淫亵的笑了笑,然后向我妈招招手,示意她坐到自
    己的大腿上来。

      母亲不敢不从,随即就低着头走了过去。待我妈的大屁股坐上去后,金老板
    便一手搂着她的小蛮腰,一手搭在她雪白的大腿上,轻佻地四处抚摸了起来。

      “老刘啊,外面那些烂鸡臭婊我玩过不少,像这样一位规规矩矩的良家少妇,
    这还是头一回!”

      说完,金老板就开始用手撩我妈的裙摆,母亲也很配合,高高的举起双手,
    让他把整条连衣裙从头上脱了下来,露出里面大红色的针织胸罩与黑色内裤。

      隔着奶罩摸了几把我妈的大乳房后,金老板不禁啧啧称叹,夸奖我妈身材保
    养的非常好,奶子既坚挺又圆润,丝毫不像一个年近四十的家庭主妇。

      接着,在他的指挥下,我妈又自己动手脱去了那套性感的内衣内裤,但金老
    板还有个癖好,就是喜欢让女人穿着丝袜给他操逼。于是刘哥立马使眼色,示意
    我妈务必照他的意思来。

      我妈没办法,只好就这样光着身子,去屋里拿了条肉色的连裤袜出来,然后
    当着男人们的面穿戴好。全身上下早脱了个精光光,却还再穿条肉色连裤袜,丰
    满的臀部和娇小的美脚若隐若现的包裹在丝袜里面,我妈的样子真是骚透了!

      见母亲已经打扮好了,金老板便拉开裤链,掏出一根又粗又黑的大阳具,我
    妈羞涩的瞥了一眼,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如此强壮与长度的男性阴茎,她还是头
    一次见到。

      “还愣着干什么?!”

      刘哥发话了。我妈赶紧跪到地上,爬到金老板的两腿之间,开始埋头为他口
    交。

      我妈小嘴刚一张开,金老板就手握阳具直接捅了大半根进去。接着就见他一
    边用手揪着母亲的头发,一边使劲地挺动下身,让阳具在我妈小嘴里快速地插进
    抽出。由于他的阴茎实在太大了,我看见母亲直翻白眼,表情十分的难受。

      不过我妈的口活着实很棒,被刘哥他们训练的……只见母亲一阵卖力的吮吸、
    深喉,口水都被带着从嘴角流了出来,接着又吐出金老板的阳具,开始用舌尖在
    他硕大的龟头上打圈圈,并不断刺激他的马眼。不一会儿,金老板的阴茎就在我
    妈嘴里发胀变硬到了极点。

      “啪啪”两声,金老板在我妈性感肥白的大屁股上留下了两个手印,被掌掴
    后的母亲,为了竭力讨好这个老男人,竟然像只狗似的的主动摇了摇屁股,还
    “咿呀”的浪叫了一声。坐在旁边的刘哥瞧在眼里,也点点头,暗示母亲表现的
    很好。

      我妈深深的把头埋在金老板的胯下,尽心尽力地给他吹着喇叭,又过了约两
    分钟左右,金老板实在忍不住了,便站起身来,拽着母亲的头发向前一拉,将她
    整个人按倒在沙发上。

      随后我妈的双腿就被向两侧最大限度的分开,隔着丝袜,可以清楚地看见她
    红肿潮湿的阴户,正哈着个小嘴,仿佛在渴求男人阳具的“鞭笞”。接着,金老
    板先是在母亲丝袜的裆部撕了个大口子,再将龟头对准我妈湿润的小穴口,弯下
    腰向前一捅,毫不费力地阳具就进入了我妈的下体。

      我躲在房门后面,看着我妈穿着丝袜的美腿,一只架在金老板的肩膀上,一
    只无力的拖在地上,头和脖子靠着刘哥的膝盖仰卧,随着男人一下下卖力的拥拱,
    我妈压低声音,轻轻的呻吟着,高耸的乳房也随之荡漾,好像两坨在砧板上打滚
    的面团。

      就这样单调而有力地抽插了近十分钟,金老板终于变换姿势,改为他躺在沙
    发上,让我妈叉开双腿用屄口套住红胀的龟头慢慢往下坐。

      虽然我妈早已被他干的七荤八素,淫水直流,阴道里湿滑滑的,但金老板粗
    壮的巨炮,还是撑得我妈阴道口周围的皱褶全部展开,龟头势如破竹的一柱擎天,
    直顶到她的子宫颈。

      待男人的阳具全根没入后,我妈便用大腿支撑着下体卖力地跳动起来。虽然
    母亲已是个快四十的中年熟妇,并且久经人事,饱尝各色男人的鸡巴,但娇嫩的
    阴道壁因摩擦产生的刺痛和子宫顶部不断被龟头捅到,所产生的那强烈的象触电
    一般的感觉,还是让她情难自禁,不得不用手捂住嘴巴,防止自己高声尖叫出来,
    以致让隔壁的儿子与侄儿听见。

      随着母亲的上下跳动,两只饱满肥硕的巨奶也跟着甩来甩去,金老板见了,
    自然不会放过,伸手便将这两只“大白兔”一把捉住,捏在掌中,肆意的搓揉玩
    弄,软绵绵的揉成各种形状。

      就这样女上男下的搞了好一会儿,金老板和我妈身上都已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母亲腿上的丝袜都被打湿了一大片。但在性快感的强烈驱使下,男人还要不断加
    速,命令母亲继续加大套弄的速率和插入的深度。

      又操了大约数百下后,突然就听见我妈一声惊叫,一股透明的液体从她小穴
    口喷涌而出,洒在沙发上,紧接着又是一股,喷到金老板的肥肚皮上……没想到
    这次男人还没射精,我妈就已经高潮到G点都喷射了起来。

      那时候互联网并不发达,我还没接触过任何AV或色情制品,不知道这就是
    女人的潮吹。但悲剧的是,我人生第一次见到此种景象,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被
    别人干到潮吹。

      就在客厅里的肉戏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屋子里的我,
    都听见了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

      家门被打开后,竟是我那美丽的舅妈回来了!她穿着一条墨绿色的连衣裙,
    黑色的吊带丝袜,脚上是一双灰色的尖头细高跟,并且还戴了副黑框眼镜,精致
    的人妻打扮,尽显一副性感女教师模样。

      见到屋子里这一番淫乱的情景,舅妈惊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地在门口站了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立刻关上门又下楼去了。


    ??? 这段经历,要从十年前开始讲起了。

      十年前,也就是2003年,我的舅舅因为一次车祸而不幸发生意外,死前
    他在医院整整硬抗了五天,能用的药物和疗法都使了,花钱如流水,最终还是没
    挺过来。

      舅舅死后,不仅留下了舅妈和表弟这对孤儿寡母,还留下了一笔近百万的欠
    账。这笔欠款就是当时舅舅住院时所花销的大部分医疗费,家里的积蓄全都花光
    后,舅妈只好想尽办法,到处求人,最后是向舅舅的一些朋友们借的钱。

      说到这,我必须得先介绍下舅舅他们家的大致情况:我舅舅离世前,是当地
    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中层,职位和收入都还算不错,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
    而我舅妈,则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在我们县最好的一所高中里教英语;对了,
    他们还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表弟,当时7岁,刚刚上一年级。

      如果舅舅没发生意外,他们这一家三口会是多么的幸福、美满。

      而相比之下,我家的情况就有点糟糕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