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妖异世界四大妖姬之崛起0104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1:48   

    传说,在天界人界魔界之外,另有一世界名为妖异界此界位于三界之间,特立独行少与三界往来,给人许多的幻想空间
    此界之人崇拜远古神灵-上古狐神,人人貌美异常,且身有异能上古狐神名「烨」,法力强大无性别之分,奉自然生息为圭臬,风流倜傥,喜好男女之事却少有人知,狐神在未得道时,原本流浪于天人魔三界,彼时只是一小妖掩不住天生带来的魔媚,时常与三界之权位者发生情事,所爱上之人皆因权势及各种理由,无法与之长相厮守,反而联手将其逐出三界……
    烨心碎之余便潜心修炼,其修炼为狐族已失传的禁术,修炼之人其心必纯粹,其身也要够坚韧,此术主修练心智,且依靠男女之合为辅,成则能移形换空,成为世上最强之人败则身慢慢溃烂,终爆体而亡,因此术太过凶残,数多狐族因此惨死,固无人敢再修炼烨在修练时经历各种奇遇,终修成大神,凌驾于三界之上因对三界已然失望,烨倾尽异能创一世界,独立于三界外,此为妖异界的由来……
    第一章淫靡的雪峰
    「呀……恩……不……不行请您快给我吧……妾身快受不住了……」
    雪山上宽大的地洞里传来略带痛楚的女音,门口龙飞凤舞写着「听雪苑」,内里处处可见主人的品味,不因地处高寒而迁就
    一女子横躺于铺着白虎皮的地毯,身上只穿着红色小衣,纤细的手指不断的抚摸已无法被小衣包覆的硕大的玉乳,下身扭动,两条白细的腿儿不断互相磨蹭,绝美的脸上佈满情欲
    「嗯?这样就受不住了?我的好秋儿这才不过一刻钟而已呀你这样无法修成天媚唷」
    一银发美人身穿华丽紫袍,发长至脚踝,身材纤长紧实却似叙满力量,白透如玉的肌肤,大而有神的凤眼闪着点点星光,长如小扇的睫毛在半阖的眼上造成一小片阴影,挺直的瑶鼻……此人貌美且分不出是男是女,噙着微笑的嘴角缓缓的上扬,细看则发现他手在空中游移,随着手势的变化,名为秋儿的女子则越亢奋不能自己
    此人就是妖异界之创界者,上古狐神-烨,其实创世界已百年,此界之事务也移转给他所生育之后代皇族管理是的,烨可变化自身,能拥有男子的昂扬,也可拥有女子的嫩穴,甚至可生儿育女但皇族中人的培训皆交给常翱游四海的烨,恭敬的盼望已活上千年的狐神能教育他们的子女完成异术的学习天媚为异术的最高阶级,修炼之人浑身散发出致命的吸引,不但可变化自身,更可移形换影修练的过程必须不断与人交合,训练自身的媚气,也吸取阳精或阴精来精进异术,并保养自身
    随着烨的手势不断变化,地上的秋儿已成抽蓄状态,不断的尖叫呐喊着~「给我给我……求您……我受不了了……阿阿阿阿阿阿阿……」
    随着音落,白虎皮已遭横祸,上面流淌着许多透明液体秋儿身上已无衣物(被自己扯落),不断以纤细的食指抚摸小穴外的嫩肉,却又因莫名的阻力而无法进入
    「唉……你阿!修练如此不认真,将来可是一国公主,担当的责任可非比寻常呀!罢了罢了,这就饶你一回」
    烨无奈摇头,对后世的疼宠表露无疑,雪白无痕的双手轻轻挥动,身上便已空无一物,下身的粗大怒吼着昂扬
    「想要我的疼宠,你可得多用点功呀,在说一次,你想要什么?」
    地上已浑身嫣红且淫水流淌的秋儿艰难的开口
    「圣上,请给我您的粗大,请将他塞入我的小穴,请用力的抽插我,秋儿求您了」
    说罢更忍受不住,抓起一旁的木棍就要捅入,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急的快哭了忽地想起什么,拿着木棍的手便往身后一桶……
    「阿!~」发出惨叫的秋儿后庭冒出丝丝血花,却更疯狂的用木棍抽插,脸上表情既痛苦又爽快
    「唉呀……防了前面忘了后面,你也真是太过急躁」
    说着右手一挥,木棍慢慢从后庭抽出,带出腥臭黏稠的液体
    烨松开对秋儿的咒术压制,斜躺在长椅上,腿间的昂扬竟更粗大,比一男人手掌更长上几许「嗯?不是想要吗,过来吧孩子,我在这呢」
    说着,脸上的妖魅更重,浑身散发让人情动疯狂的气息
    秋儿脸上现出狂喜,撑起颤抖不已的双腿,跑至狐神面前,连话也不及说上一句抬起丰满白嫩的小屁屁,双手撑开已情动泛红的花穴,用力往下一坐!
    「阿阿阿阿阿阿阿!!!!!好疼……呜呜不不圣上别起身,妾身要,妾身只要您的粗大贯穿我的小穴,嗯嗯……阿……喔……嗯嗯嗯……」
    秋儿不顾被粗大突然冲入的疼痛,款摆纤腰就扭动了起来,一下比一下更勐烈,白嫩的屁股不断的上下,小嘴儿发出狂烈的欢愉,从后看过去,就见一裸身女子不断的摆动圆嫩屁股往下方的粗大撞去,发出巨大的啪啪声
    烨被情欲薰红了俊脸,忍受不住女子毫无章法的律动,双手往上一抓,女子腾空飞起并险险落于三步外的木桌上
    「教你的都忘了吗?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永远只懂享受不懂长进」
    语音落,俊美无涛的烨用力抓住女子的腰身,下身粗大的男根齐根没入!
    「阿……不,太快了……不……嗯……停下来……阿……好疼……好爽……阿……疼」
    被以极快速度抽插的女子发出又爽又痛的娇啼,每一下撞击都被撞离桌面,白嫩的小屁股回到桌面时又被用力桶飞不断重复的被逞罚,小穴已开始抽蓄,疼痛又欢愉的小穴却仍尽力吐纳着粗大的男根,一下下的挤出带着泡沫的乳白,尽管小穴已经发麻,嘴上喊着不要的秋儿,仍控制白嫩的小圆屁往男根上撞
    「有感受到律动的欢愉吗,我的孩子,要这记取这教训呀……嗯……今天的精魄就送你吧……阿……」
    数百次的抽插后,浓白带着异香的液体,在女子体内喷发,男根不断抖动,竟是一直喷射而出
    秋儿倏的拔出男根往小嘴塞,不断咽下精魄时,女子的脸色越来越红润,黑发倏的长长,小穴更恢复紧致,讨取精魄的同时,小舌也不忘来往舔舐,效仿男女抽插的节奏讨好男子,十多分钟后精魄终于不再喷出,
    浑身黏腻的秋儿,嘴角流出一丝未吞下的白液,白液沿着脖子流入深深乳沟,欢爱后的秋儿看起来竟比先前更加美艳
    「谢圣上疼宠,秋儿之错,现就去领罚,望圣上原谅」
    秋儿乖巧的伏首跪地,不着一履的嫩肤泛着淡淡粉色的光泽,下身仍一缩一放不肯让一点精魄流出
    「摁,看你有反省之意,那就……去春阁吧!」
    「谢圣上,秋儿省得」
    说着便往外头的暗阁而去,暗阁专为修练不认真的学徒设置,分为春夏秋冬四阁位在听雪苑正后方,此四阁为天然形成的雪洞,四阁连在一起,彼此之间无相通为四个独立的空间,春阁为逞罚最轻之处,反之则冬阁最重四阁皆有各自的阁主所统管,异法仅低于狐神之下,春阁阁主为一粗犷男子,名凌春
    话说秋儿走到春阁,凌春已接到消息,亲自率人等候阁前
    「春阁主,又要麻烦您了」不着寸缕的秋儿笑靥如花,款款下拜,恰巧露出浑圆的乳房,及仍滴着淫水的两条白嫩腿儿
    「哪的话,兄弟们是乐于」逞罚「您,巴不得您天天犯错,来」探望「咱们」
    语毕,一把抱起秋儿,粗矿的大脸就往红嘴儿压去,带着粗茧的手指也没闲着,往下一探找到的湿润仍在吞吐的花穴口,用力往里一插!
    「阿……春阁主就是坏,人家是来领罚的呀……嗯……还不快准备准备……阿……」
    听到此言,凌春抱着秋儿往阁里走去,嘴上和手上却也不停,一路抽插着滴了满地的淫水
    春阁住着一批江洋大盗,在创世之初仍有不听话的狐族为恶,后皆被狐神收复并教导异术,而后就常驻春阁,由最长且能力最强的凌春为阁主,效命于狐神,也惩罚不听话的弟子
    春阁内许多年轻男人挺直着肉棒蠢蠢欲动,凌春把秋儿放在特制的软床上,软床可凹折成各种角度,方便交合驰骋,秋儿的手高举过头,更加挺露出雪白浑圆的大胸埔,双脚大开,可清楚看见两腿之间的密处一张一合,淫靡的景象让现场所有男人更加亢奋,快速的帮秋儿的手脚都绑在床的四脚,随着床的弯折,手脚也跟着或屈或张
    「规矩你是懂得,需封住功体并吃下让身体变的极度敏感的媚药,没有让弟兄们各射上三发,我春阁可不敢让您走出去」
    凌春带着邪肆的眼光扫过秋儿每吋肌肤,现场20多个弟兄齐齐答覆「是!我们必让秋郡主夺取精魄,不达目的绝不停止!」
    说罢便一一扯下裤带,怒张的男根已兴奋的微露出一点透明分泌……
    「那就由我先起头吧……」凌春早在进门时就喂食了秋儿媚药,此时秋儿已难耐不已,凌春握着自己粗黑的男根,在众兄弟的注目下,勐的插入秋儿红嫩的小穴
    「阿……好粗……轻点……求你了……阿……再更粗暴点…………啊………………嗯………………」
    凌春的肉棒虽不是最长,但长期习武,让肉棒粗大不已,一手无法掌握的粗大,一下一下的缓慢抽插,每一下都翻出花穴里的嫩肉,女体也随着抽插不断起伏
    「俺等你好久了郡主……来先帮我吃……用你的小嘴让我爽快爽快」
    另一男子抓着男根变往秋儿的嘴塞入,其他人不甘示弱,或抓或捏雪白的大胸埔,或已手指抽插仍泛血丝后庭……
    春阁里淫靡无限………
    身处在听雪阁的烨正闭目沉思,身下的湿润已有一小女婢处理,女婢卑微的跪坐于地,小嘴儿努力的吞吐男根,手也轻轻的抚慰男根下的双球,脸上绯红,就盼望着狐仙能破例疼宠自己
    烨发出一声轻叹,绝美的脸上佈满忧虑,有神的大眼缓缓睁开,刚刚的沉思中他用异术观望三界,发觉三界混乱,争端四起,战争天灾无数,人民苦不堪言「难道……还是要走到这步了吗……」烨缓缓皱起好看的眉,眉宇间愁思无限,令人只想为他分忧解劳,让那漂亮的脸儿不再忧愁
    在女婢的努力下,昂扬始终未曾软下,烨虽发着愁思,却也开始情动「嗯……倒是个努力求上的好孩子,我就施恩于你吧」
    缓缓把女婢的超短改良旗袍往上推,露出如蜜桃般的小臀,用力拉下那碍事的蕾丝小裤,手执粗长男根,就往未曾开发的花径狠狠戳入……
    「阿……」女婢发出痛极的哀号,烨惊讶了下便停下动作,他未曾想到此小婢竟仍是处子,但想得到精魄的婢女,却不顾狐仙的怜爱,款摆细腰,拱起翘臀试图迷惑狐仙,烨缓缓露出一抹笑,手扶着有弹性的臀儿,由后方用力挺进,混着处女鲜血的汁液沿着女子雪白的大腿流淌下来
    「阿……恩……我是淫荡的小婢……求圣上怜惜……阿阿阿……好粗……阿……」
    淫声浪语不断从小嘴溢出,男女的交合声瀰漫整个听雪苑,苑外的婢女们忍受不住,纷纷停下手边的工作躺在雪地就彼此抽插起来,手指的进出声与女子的娇喘漫布整个雪峰……
    第二章春阁
    经过一天一夜,春阁终于休兵止战,只剩下几个体力较好的男人正努力抽插着被20多人洗礼过的秋儿满头满脸的精液,全身佈满紫红的吻痕及咬痕,胸部肿的老高,像是被重复啃咬后留下的痕迹,下体红肿不已,穴口不断溢出浑浊的男精,两腿随着被折成S型的软床而大张,雪白的脚踝不断随着男人的动作而上下抖动,吸收过男精的脸儿越发精致,眼神有点迷茫,
    「恩……不了不要了……受不住了阿……」
    随着男人勐力的抽插,秋儿不断吐出讨饶的娇喊,浑身颤抖,小穴一吞一吐的忍受粗长的侵犯
    「骚,真骚,不愧是妖异国的公主,奶子又白又大,穴紧的像处女一样,还隐隐把肉棒往里吸!别假了公主,您是恨不得我这粗长的肉棒尽情捣烂你的淫穴吧!嗯?~再说一次你要怎样?我没听清楚阿……」
    骑在秋儿身上的男子更加用力的挺动腰身,把整个花穴干的一翻一翻的,穴口红的快滴血,男子却不打算放过这个难得能骑这个骄傲公主的机会,反手把束缚给割断,把公主拦腰抱起,就着站立的姿势一下一下更是往上顶去,大手更是残忍的握住秋儿的腰,用力的往下勐按!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秋儿发出痛极的呐喊,扭动着腰身想逃离,却被干的更勐更深,已快出血的洞口更是高亢的收缩,随即喷出许多甜腥的阴精,在旁边休整的男人们忍不住了,伸手捞住部分阴精,伸出舌头猥亵的吞了进去
    「公主好兴致,流了这么多,想必是弟兄们没有好好满足您,让我们将功赎罪,这次绝对把您服侍的伏伏贴贴的」
    凌春话落,周围许多已无法再战的男人马上翘起了男根,脸上充斥着隐隐的兴奋,他们知道如果不把握难得被处罚的机会,平时想干到公主是绝无可能的
    「不……不要过来……放过我……阿阿……」
    秋儿的声音已经软弱撒哑,却无法阻止亢奋的男人们蠢蠢欲动的性欲,她只能被当成重复侵犯的性奴,直到没有男根再站起为止!
    有人立刻伸手抱住秋儿的上身,双手抓住奶子上的红莓不断的揉搓,大嘴也往红嫩小嘴盖去,另一人则找了张矮桌躺于两人下方,双手抓住纤细的女腰,对准后庭狠狠一戳!
    「呜呜呜!!!!!!!!!呜……呜……!!」
    嘴儿被堵住的秋儿发出呜咽的痛唿,可怜的秋儿身上三洞皆被侵占,浑身颤抖,无法抑制体液的流出,身体虽经过一天一夜的折磨而颤抖不已,脸上因被强行舌吻而无法闭住嘴巴,一阵阵的快感使表情无法再维持高傲,反而流漏出欲罢不能的媚态,白嫩又细长双腿紧紧夹住男人的腰,随着男人粗鲁的按压而上下摆动,穴口虽红肿却仍坚韧的紧紧吸住男根,
    「呜………………嗯哼…………………嗯嗯…………」
    随着男人们的进攻,秋儿款摆着细腰,发出阵阵又痛又爽快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攀上高潮的巅峰,一次又一次的泻出香甜的阴精,不断的被翻转身子,伺候着不同粗细长短的男根,淫靡的气味在空气中飘散不去,地上遗落着一滩又一滩的体液,肉体的撞击声一阵一阵…
    两天后,浑身赤裸的秋儿颤抖着双腿,双手抱着唿之欲出的胸部,全身黏满了黄白不一的浑浊黏液,连柔细的长发一条一条的凝结,整个人狼狈不堪的往自己的寝房走去,每走一步就从大腿根部缓缓的流下男精,淫靡的景象引来两位打扫的男仆,偷偷的跟进了寝房,在秋儿用抖擞的双手洗净自己,踏出浴房时,两人一左一右抓住秋儿白嫩的双手,脸上散发着淫荡的笑,
    「亲爱的公主,这三天雪峰上可是都回荡着你的求饶和淫叫,我们兄弟早就受不了了,还烦请您用您的嫩穴好好安慰我们呀!」
    说着两人就强行把虚弱无力的秋儿拖回浴房,三两下剥光轻透的棉衣,一人扶住上身并压制秋儿的双手,另一人不由分说的抓下自己的裤子,使劲的一插到底!
    「不!不要!啊……………………嗯嗯…………噢………………不………………啊……………………轻点呀哥哥…………嗯啊………………」
    被男精灌溉的花穴原本已恢复紧致,与处子差不了多少的穴哪禁的住如此粗暴的对待,随着秋儿的尖叫,私处也流下了一丝丝的血滴,蜿蜒在雪白的大腿上特别有一种淫靡的感觉,看着女子的痛苦,男人反而越兴奋也粗暴,秋儿在一次次反覆的被侵犯中又达到了好几次的高潮,被侵犯的嫩躯不断颤抖着,像是祈求男性的恩宠似的………
    第二章烨的深思-四大妖姬的起源
    美目微阖的烨,静静的坐在华丽的玉椅上,昂扬的粗大早已平静,跟前跪着四名妖艳异常的女子,每人肤色身高及气质皆有不同,唯一相同的是吸引男人侵犯的魅态,四名女子分别为烨的最高弟子,名为「雪娘、媚娘、艳娘、情娘」
    雪娘-肤色雪白,肤触嫩如绸缎,体态微丰腴却仍纤细,拥有一身娇娇挠挠的柔弱姿态,身量娇小,令人疼爱媚娘-天生具有魅惑人心的凤眼,睫毛纤长,肤色呈小麦的健康颜色,身量高大且一身傲气艳娘-具有番外女子的开朗,也有汉人女子的娇媚,身量不矮不高,刚刚好的桃心脸儿和艳红小嘴总透着顽皮的笑意情娘-生性清冷却对感情执着,身量微高,也是四人中最醉心于修练之人,气质冷淡却掩不住与生俱来的美貌
    四人微垂着头,妖挠的跪坐于地,纤细的柳腰配着浑圆的小臀,一眼望去春风无限烨睁开微垂的双眼,严肃的开口:
    近几年三界动荡非常,三界子民的贪嗔痴已造成邪念四起,杀人抢劫掳掠奸淫等事层出不穷,吾等身为修行之人,须知万事皆有解决之道,吾已推过天数,今日之动乱需由四名带天命之公主所承接,今日特命你四人为妖异使者,前往三界协助各界的王,善用你们的天魅,四大国土皆为汝等裙下之臣,三年后汝等与王产下的王祠,额心有桃花印记是为天命之女(子),须与父母及过去断绝,由你四人带回雪峰,这四名女子将来是为改变未来带来和平之人
    艳娘此时抬起带着疑惑的魅颜问:圣上,吾等有四人,一界只需一人前往,剩余一人该前往何方呢?
    烨微笑着开口:独立于三界外的不只我妖异界,仍有一小族群隐居于世不被人所知,名为藏剑阁,此界之人数只少少几千人,处事纯朴,擅长剑术及魔法,个性耿直却也热爱性事,这处由情儿去最为适合,恰好让你之武艺及魅术更上一层。但你四人需之,这一去可就为此四界之人,可回雪峰但已不能长居于此,尔等可愿意?
    四人微笑开口:吾等愿为圣主效命,万死不辞
    烨:那今晚就任你四人所求,雪峰之上尽情享乐,明早就得出发赴命
    媚娘此时站起高大的娇躯,大胆向前靠近妖异主,紧实的大腿从高衩旗袍旁露出,诱惑的坐于烨的腿上,并说:吾王,媚娘恳请吾王疼惜恩宠
    余下三人吃吃偷笑,皆缓缓起身朝外走去,他们知道一时半刻是轮不到他们的,于是找四阁阁主享乐去了
    烨的右手抓握于媚娘的小圆臀,魅惑的笑着:如此心急?
    左手缓缓于空中比画着,媚娘的旗袍片片碎裂,露出紧致的小麦肌肤,神秘的三角地带却空无一物,正滴滴答答的留着甘甜的纯阴,这时媚娘再也忍受不住,小嘴凑上吻住了烨的双唇,纤细的手指一比,竟也把圣主给剥光,银白的发丝无了发带的束缚,缓缓垂下包覆着男性昂长的身形,微紫的眼瞳变深近似血红,明显已情动
    看似要被饥渴的媚娘吞吃的烨,宠溺着看着身前的妖挠女子,双舌仍不断纠缠,媚娘一时忍受不住,大张双腿往下一坐,「啊阿阿阿阿阿阿!!!!!!!!!」
    凄厉的叫声带着满足及亢奋,不顾粗大的男根硬插入的痛楚,结合处冒出丝丝的血水,更多的是滑腻的淫液,此时媚娘开始摆动细如蛇妖的小蛮腰,不断前后摆动着,小嘴儿发出模煳而淫荡的叫声
    「嗯嗯嗯……唔……好深阿……阿阿……唔!」
    烨此时双手包覆着浑圆的大奶,使劲的搓揉,富有弹性的乳肉由指缝挤出,下身微微往上顶,竟是更粗更大,快要塞不满整个小穴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痛!!!!!!!!!!!!!!!!!
    不……吾王……唔阿喔喔喔喔……」
    「呵刚猴急着想强奸于我的大胆女孩呢?吾怎能让你如此放肆嗯嗯嗯……修练的真是不错这阴道的弹性极佳竟能即时延伸包覆于我的男根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领受吧!」说着抽出男根,再齐根没入!
    「阿!!!!!!!!!!!!会被玩坏的……求您了……阿阿阿阿阿……不……好粗……可是好爽……阿……痛……吾主用力点我要你的男根穿透我的小穴我要!!!!!阿阿阿阿阿阿阿!!!!!!!!……」
    烨此时站起身,粗长的男根下竟又长出另一根昂长,十分细长且坚硬,此男根用力往后一戳,直直桶进了媚娘的后庭穴!
    「唔!!!!!!!!!!!!!!!!!!!!!」
    小嘴儿被挟持的媚娘哪想的到会有这一招,无人开发过的小菊花立马喷出鲜血,冒着冷汗的娇躯仍旧被男人用力顶的一凸一凸的律动着,小穴一张一合不断吞吐着男根,后庭也缓缓止血并扩大弹性,随着抽送带出了一丝丝腥臭的液体
    「嗯嗯嗯嗯……喔!……嗯哼……阿……好爽……爽……不要停……摁……我是荡妇……我只要圣上奸淫……恩阿阿阿阿阿……」身躯弹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身躯往上弹便整根拔出在整根用力坐下!
    就算是修练过的身体也禁不住如果粗暴的对待,媚娘发出娇弱的哀号,却止不住内心淫荡的渴望,小嘴不断喊着再来还要,下身已红肿充血却仍坚持的律动着被奸淫……
    而雪峰上的四阁则倾巢出动,每位男性皆挺直男根,准备好好服侍三位娇弱异常的美人儿,尚未轮到的男子,便抓住路过的侍女,一把抓裂衣裳不顾女子们的求饶就地抽插了起来,一时之间雪峰之上淫靡之声不绝于耳好不快活,直到天明……
    四位娇滴滴的美人儿经过一夜的狂欢,身上早不着寸缕,被撕裂的衣裳和小裤黏唿唿孤零零的躺在雪地上,像是昭告旁人昨晚不堪的一切,身前身后都不乏男子的占领,在太阳升起前仍努力做着男女最原始的律动,并悄悄吸收男精的精华,储备着去异国的能量……
    第三章一年后,天界-雪娘
    圣洁庄严的天宫之上,传来噗滋噗滋的奇异声响……
    雪白娇小的雪娘半褪衣裳,浑圆的酥胸唿之欲出,两条白嫩的腿儿正一晃一晃的挂在穿着黄袍的男人肩上男人雄勐异常,每一下的刺入都引起雪娘的娇唿及求饶,用力的像是想把雪娘吞吃似的
    「啊……摁……帝君请饶了雪儿雪儿撑不住了……阿……」
    『哼放眼天界只有你这放荡小东西敢不听吾指命!说刚刚与战神做甚么去了?恩??』
    说着说着又恼怒的用力刺入了好几下,嫌姿势不够过瘾,勐的把雪儿翻过身,对准雪白小圆臀下的嫩穴再次勐力刺入!惹的柔嫩的花穴不断流出带着泡沫的白色淫精……
    原来玉色大床上的男子就是天界之主,天帝-龙玄,正为了雪儿与别的天神太过亲近而大发醋劲
    「阿阿阿阿阿阿……太深了阿……不……恩……人家只是跟战神聊了……一下……阿!不……不是……是战神心情不好想让我抚慰一番……所以……恩阿阿阿阿阿……」
    说话的同时花穴也被惩罚的插的一跳一跳的,花瓣都已红肿充血,可见男子的妒火之帜
    『虽说吾并未禁止其他人与你交欢,但吾前脚一岀天界,你后脚就踏进了战神的房,传闻整夜娇啼不绝于耳,惹的天界人心浮躁,四处可见随地交欢的神抵和女神,你说你该不该罚?』
    「帝主请息怒,雪妹妹还不是心软为了他人而献身,这可抚慰了不少天界的神民,您可下手轻些,免得雪儿下不了床呀!」
    龙床旁的一小禢上躺着另一女子,气质更为成熟魅人,虽是缺少了雪娘的清灵和娇媚,却更有一番成熟女人的韵味,身前大如瓜的乳房正趴着一个小童不断吸允,下身未着内里,由另一清丽男子环抱着以指抽插,好不愉快,此女即为天界之天后,温厚的性子令子民爱戴,成熟无骨的丰腴身姿更是神民们爱戴的主因,时下四界淫靡,日日交欢已不足为奇,甚至演为常态……
    『哼吾后,别以为吾不知你也参予此事,天界狂欢令你无比欢畅不是?得了吾也是妒恨这小蹄子竟未思念于我,略施惩戒罢了,清风、清池,还不让娘娘舒适舒适?』
    话落,看似只有13岁的小童清池爬起身,赫见下身男根威武粗长,以指剥开天后暗红色的花穴,环抱住天后的清风转移到天后身后,略细的男根对准后庭……两人同插而入!
    「呀!!!!!!!!!!!!!!!!!!……不……慢点……慢点阿阿阿……」
    只见天后的乳肉不断摆荡,前后两名男子则规律的伺候着,嘴角皆挂着得逞的微笑,并缓慢加快抽插的速度……使得天后艳红的嘴儿不断吐出欢愉的叫喊,淫水缓缓浸湿了华贵的后服
    「恩……插死我吧……我是淫荡的后……噢……恩~还要……在深些阿……阿阿阿阿阿阿!!!!!!……」
    『学着点,雪娘你还太过娇嫩,等等自去吟风楼领罚!』
    「不……帝君……饶……饶了雪……恩阿阿阿阿阿……」
    随着更加深入的抽插,几十分钟过去……只见精壮的臀肉一抖,无数的天精便灌入了小小的嫩穴,又引起雪娘一阵惊唿
    「唔!!!!!!!!!!!!!!!阿……阿阿阿阿……好热……好多……嗯阿……」
    雪儿的身体瘫软下来,银白的稠液从花雪涌出佈满了雪白的大腿……帝君将其转过身,爱怜的抱在怀里,双手不停的在雪白的乳肉上抓捏,望着雪娘失神的大眼,缓缓的吻着其泪湿的脸庞……
    註:吟风楼为神民们训练交欢技巧之场所,不时有受罚的女子进入此地供众人交欢泄欲,经过肆虐的女体再以神泉浸洗,使女体更加坚韧柔媚……
    第四章天界-吟风楼-雪娘的惩罚
    在使帝君发泄无数次的妒火之后,雪娘并未更衣梳洗,由后方被撕裂的丝绸孤零零的悬于雪娘丰腴的白嫩股沟上,下摆衣物早已扯裂不翼而飞,两腿间汨汨流出白浊的液体,双腿颤抖着慢慢走向吟风楼恢宏的大红门口,吟风楼的管理者银翼早已等在门前,看着引起路上无数神民欲望的雪娘微微一笑
    「雪娘,汝又惹帝君不快,因而来此领罚?」
    银翼带着痞痞的微笑,眼神放肆的搜索着浑身狼狈的雪娘,黝黑的皮肤配上修长且有修练的身躯,此轻浮之举不但看起来不猥琐,却是俊毅非常,使的疲惫不堪的雪娘,小穴硬是狠狠的抽动了一下,「好像又想要了阿阿……」雪娘心想
    「翼,可否先带我梳洗休息一番,明日再领惩戒可好……?」
    雪娘娇弱的恳求,白嫩的双腿几乎支撑不住,长时间的交欢让她身心俱疲
    「唔,这个嘛,也无不可,但你知道入我房门的代价,恩?可爱的雪儿」
    银翼挑逗的眼神,逼得雪娘招架不住差点软倒于地,小穴淫荡的收缩,像是渴求下一场的欢愉银翼见状也不再多说,一把抱起浑身狼狈的雪娘,施展神力飘往顶楼的楼主禁地……
    各个楼层正再交欢的神民无不露出欣羡的目光,但他们也知晓,待明日,人人有机会骑上雪儿娇嫩的身躯,使劲肆虐放纵,思到此处,各楼的神民更加卖力的抽插,男男女女都发出淫荡的嘶吼声,环绕整座吟风楼……
    而抱着雪儿的银翼非比温柔,缓步踏入位于角落一处的宽大浴池,将雪儿放置于墙边的锦塌上,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挥,银翼身上已不着寸缕,黝黑精壮的修长身躯令雪儿红了脸儿,跨下张扬的男性诉说着男人的渴望,银翼抱起雪儿并坐在锦塌上,双手缓慢的卸下黏稠又残破的女性衣物,手指到的每一处都极尽的挑逗,搓揉抚摸着雪儿白嫩又带点红的雪肤,雪儿发出低低的喘息声,引来银翼一阵低笑
    「这样就忍不住了?我亲爱的小淫娃……」
    语毕,抱着浑身赤裸又黏唿的雪儿,薄唇准确而迅速的占领了樱桃小嘴,两条湿润的舌头在嘴里模仿交欢的脚步,不断吻着,男人的双手也不闲着,一手扶着雪儿的美背,另一手抚摸着雪儿不断流出淫液的花穴周围,银翼站起身步入浴池,温热的池水让雪儿穴口一颤,硬生生的抖出了存于穴内的阳精和阴精,使得周边的池水变的微微混浊
    「唉呀……竟然被射了如此之多,看来帝君这次可气的不轻呀!那我可要代替帝君好好教教你才是」
    双手慢慢清洗着雪儿的银翼如此说着
    「恩……阿……不……人家很乖的……恩……饶了我吧……翼……」银翼的右手不知何时滑入雪儿已恢复干净的嫩穴,正在缓慢的抽插着,使的花穴内敏感的美肉一阵颤抖
    「很乖?恩?浑身连后庭也没被放过的雪娃儿,花穴经过帝君阳精的滋润可是更紧致了呀……这渴望男人的淫荡小娃,说想要我了吗?恩?」
    说着手指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雪儿发出一阵娇啼
    「阿阿阿阿……恩……还要……不够阿……翼……给我……」
    「给你甚么?我的小淫娃」
    「恩……好想……好想要……雪儿要银翼的大鸡巴……要银翼粗大的鸡巴插入我淫荡的小穴……求你了……阿阿阿……」
    「就满足你吧……」
    银翼抱着雪儿靠在池畔,雪儿雪白的乳肉悬于池边,看似两颗浑圆饱满的大肉球,令人想抓住狠狠揉捏一番,胸部以下仍浸于池水中,两条细细的长腿被银翼以法术固定于腰侧,双腿大开看似十分淫荡,在池水中的雪白身躯若隐若现,引起男人狂暴的兽性,银翼操着黝黑粗长的男根,对准正在收缩的花穴一贯而入!
    「阿阿阿阿阿阿阿……太深……痛……不……你先出去……太快了阿……恩……噢……」
    雪儿没想到银翼如此性急,花穴立时红肿了起来,银翼却不管不顾的开始了大幅度的抽插
    「噢!爽快……恩……好爽……小淫娃,这些天你的淫叫早已引起天界的愤慨,随处可见被强行破处的婢女,鲜血和阳精洒满下身……噢……她们要我……好好为她们报仇,喝!……」
    正被用力抽插使的乳肉不断前进往后的雪儿发出娇弱的啼哭
    「呜……人家……也不是故意的……阿……人家就是忍不住……是你们这些男帝君们太坏了……噢……你一定好好的」疼惜「过那些被奸淫的婢女了吧……阿!……」
    被不断插着的雪儿脑海中浮现前几日的片段……
    (两日前)
    娇弱的雪儿散步于战神的门外,被战神一把抓住拖入门内……
    战神的妻子因与战神争吵,已数日不曾回房战神的男根以忍受不住寂寞,看到门外雪儿经过……
    被抓入房内的雪儿惊叫不已,昏暗的房内只看的见战神凶狠的目光以及赤裸的身躯还来不及说甚么身上的衣物已被一把撕开,战神强壮的双臂把雪儿推向床畔
    两手扳开雪儿白嫩的大腿,一句话也来不及说,就此用力插入!
    「阿!!!!!!!!!!!!!!!!!!!!!!!!!!!!!」雪儿发出痛极的泣喊,花穴因临时受到重击,没有滋润的情况下流下一丝温热的血液
    「噢!……舒爽阿……小贱人,每天天界就回荡你跟帝君的交欢声,搞得吾寂寞难耐,如今你自己经过吾房前,吾怎肯轻易放过你!叫!就给我用力的叫!看谁会来救你!吾要狠狠的操操你这个小淫蹄子!」
    「阿阿阿阿阿……不……战神你冷静点……噢……别插了……好深……恩……」
    「少装了小淫娃,每日当吾经过玉池旁,都听见你与守门的侍卫无比欢快的交欢,一次还得两个侍卫才可满足于你,以为玉池设有禁制就难的倒我战神?让我满足你这小淫娃!」
    「阿……人家跟侍卫大哥……都被你看到了……恩……我……我忍不住……每天就是想要男人来侵犯……阿……就用力的插我吧……我是你的小淫娃……阿阿阿……」说着就来了一阵的高潮,阴精喷的战神的龟头一阵湿暖,差点也跟着射出
    「噢……好一个娇媚的小淫娃,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把雪儿翻转过身,压于床上,男性的粗根不断的进出,翻起稚嫩的美肉,也带出许多淫液就这样……两人交欢了一天一夜,直到战神满足走出房门,门外的侍卫早以等待多时……
    雪儿在多人的轮奸下又达到了数次的高潮……
    回忆到前两天的淫荡事蹟,趴在银翼身前的雪儿花穴更加紧缩,甚至不顾花穴的疼痛,跟着男根的抽插节奏缓缓的摆荡了起来
    「淫娃想通了?愿意好好的服侍我了?恩?」
    「恩……噢……再快……阿……痛……可是好爽……摁摁摁……」
    沉浸于男根带来的欢愉,雪儿根本无法回应,两人的律动带起阵阵水花……
    「恩……阿……好爽……还要阿……别停……恩……我是任人侵犯的小淫娃阿……给我鸡巴……阿阿阿阿阿……」
    静谧无人的楼主禁地回荡着女子的欢啼和男子的低吼……
    第四章天界-吟风楼-雪娘的狂欢盛宴
    隔日,被银翼疼爱多次的雪儿由银翼抱着,缓缓从顶楼禁地飘下满脸娇羞的雪儿此时身着薄纱,两侧大腿开着高杈,佈满欢爱痕迹的雪白大腿裸露于外小穴若隐若现,看的出并未着亵裤,甚至还滴着露水,不知是洗浴后的痕迹,还是男子流下的精魄……
    此时一楼大堂已齐聚了众多神民,男人们挺着男根,色欲毫不保留的出现在脸上,恨不的当场将这小妖精就地正法银翼飘落大堂,将雪儿放置在特制的椅子上,椅子设计了两条浅沟渠,沟渠呈八字,雪儿坐上后双脚大开椅子正中央杵着一根柔软却有弹性的圆棍,雪儿翘着仍带着巴掌印的小圆屁,缓缓落坐……
    「啊……摁……好舒服……穴被充的满满的阿……」说着便摇晃起小臀,竟就在大家的眼前自慰了起来
    「啊~喔……恩……好粗……真像男人的鸡巴……哦哦哦……摁~还要……哦……」
    雪儿加快了摇晃了速度,不断的前后摇摆,甚至上下起伏,试图达到最大欢愉一旁的众人早已忍不住,大多从裤档抽出长根,看着发浪的雪娘开始抚摸了起来银翼拿过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早膳,缓缓的一口口哺喂进雪儿的口中这早膳当然不是普通的膳食,是早已加过料的特调催情药膳食用者浑身会变的敏感异常,在药效内只能不断找人交欢,女子须使阴道保持一定数量的精液男子须不断找人交欢,使阳根浸泡在阴精里保持一定湿润否则将会失去神智走火入魔!反之,经历过此药的摧残,将会变得更加貌美,身体也更具弹性
    是一种助于修练的良药
    雪儿当然知道药膳的厉害之处,内心发凉之外也忍不住渴望起药效所带来的欢愉,期盼着被众人抽插的场景……
    当药膳剩下最后一口,雪儿也泄的全身无力,银翼吃进最后一口,缓缓把雪儿从椅子上抱起抱起的刹那,由圆棍流下的甜腻迷惑了众人的眼,每个人变得更加兴奋,甚至有人抓过路过的婢女和神女直接扒开下身衣物,使劲插了起来~
    银翼顺利抱起雪儿,右手一挥,下身衣物消失无踪,雪儿面对着银翼,突然被迅速的往下一按!
    「啊阿阿阿阿阿阿阿……粗……恩……疼……翼饶了我阿……呜~」吃了剩下一口药膳的银翼,身子开始发热,浑身气血直冲往下半身的男根,叫嚣着非要宣泄不可银翼似没听闻雪儿的哭求,大掌将薄纱扯断,只余上半身短短的薄纱遮体,下身布料已成寸寸碎片然后用力抓握住雪儿细致白嫩的大腿,开始上下摆动……
    「不……妾身吃不住的……啊……不要……停下阿阿……呜呜……」雪儿感受到紧致的花穴不断的吞吐着男神的巨大,每一下都狠狠把花穴给撞开直达深处再狠狠抽入反覆刺入!此时药效还未发做完全,只感觉又爽又痛,像是刚被破处时的感受
    「恩……好舒服……喔……快……快……啊……快桶破人家的小穴……我是淫荡的小娃……好胀啊……唔」不久药效发作,雪娘开始浪叫连连,银翼也在一个挺身之后,将阳精全数灌入花穴深处
    「摁真是舒爽,干了几次花穴还是如此之紧,剩下就交给各位,吾不奉陪了,哈哈哈哈」
    银翼语毕便抓着在场几个神女,纵身一跃,飞回了楼主禁地,关门享乐去了
    被银翼留下的雪儿,抓着残破的衣物,大腿流着男人抽插后的阳精一脸娇羞狐媚的看着众人,并道:「今日雪儿来此受罚只求大人们都尽兴,但我毕竟为妖异界的使者、帝君的爱妃,可能不便由各位大人亲自动手,由我主动服侍各位大人,请各位大人选好各自的地儿,雪儿将一一服侍,这样可好?」
    在场神民听了也觉得有理,虽说是受罚,但难保哪一天帝君不会吃醋追究,由这小妮子主动是在好不过了于是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各自脱了下身衣物,各据一方并铺好暖裘,只等着艳福到来雪儿媚眼一扫,看中了东方角落的黑衣男子,奇貌不扬,但身材紧实有力,肉根更是粗大并长满肉瘤看起来十分恐怖,雪儿娇媚一笑,伸手撕开了身上最后蔽身的薄纱,硕大的雪乳摇晃着,赤裸着嫩足走向了斜倚在角落的男子
    「大人有礼了」
    说着便大张双腿,手扶着恐怖的男根,竟是想直接插入!
    雪儿对准花穴用力坐下!硕大的龟头挤入窄小的花径,一颗颗大而结实的肉瘤抵在了柔嫩的花壁
    甫插入就带来一阵剧痛及隐隐的欢愉
    「啊……疼……真粗……恩……」
    「噢!这淫荡的小蹄子!如此迫不及待?恩?让哥哥好好疼爱你」
    说着便搂住雪娘的纤腰,将雪娘放倒于暖裘上,跪坐于白嫩的双腿间有力的大腿使劲往前一戳!
    「唔……喔喔喔喔……啊……不……恩……唔……」男子大嘴一张,含住了女人的红嫩小口,舌头不住的纠缠大掌也不闲着,轻柔的抚慰着女人硕大的圆乳,不时挑逗的拉扯之上的小红莓花穴内的肉棒缓缓抽动,每一下皆深入子宫,肉瘤不断的刮着柔嫩的穴壁使的雪娘身子一阵阵颤栗,眼角流着几滴泪水,却因药效之故,更加将白嫩的身躯往男子身上靠拢白嫩的双腿缠上男子的腰,水蛇般的腰枝疯狂摆动,只想得到更多的蹂躏!
    「喔……用力阿大鸡巴哥哥……好爽……摁……还要……要……啊~要被弄坏了……呜……不……别停啊……插坏人家吧……喔喔喔……往里插……插死妾身……妾身痒啊……」
    「吼……这小贱人干起来真爽……真他妈淫荡!穴口一缩一缩的真会吸人,今日就把你插烂,省的整天勾引众人!噢……爽快!……再夹紧点阿骚货……喝!……干死你……」
    男人发出怒吼,精壮的腰促使着肉瘤男根不断的往小穴里抽插,每一下都带出白色的交欢淫液与泡沫,女人摇摆着腰浑身被干的一动一动的,一声声的淫叫不绝于耳,男女的交欢将继续下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