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白骨女王续0607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2:11   

    第六章母与子!(下)
    戴着只露出双眼和嘴面罩的我跪在地上,抬头仰望着眼前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掩映在黑色皮质女王装的娇躯妖娆而性感,长及大腿中段的高跟靴更是泛着魅惑的光泽。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我等待着毫不知情的女王妈妈对我的玩弄与揉虐!
    「已经膨胀到了极限了吗?可你的狗鸡巴还没有老娘的脚长啊……!」
    紧紧贴合着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伸到我的胯下,带着圆润弧度布满了凹凸花纹的高跟靴前端戏虐的轻抚着我那泛红敏感的小弟弟前端,伴随着妈妈玉足的扭动,宛如千百只蚂蚁在我小弟弟上爬行一般,酥麻的快感顺着小弟弟瞬间袭遍全身,卑贱的小弟弟在妈妈玉足的玩弄下无助的颤抖着!「
    高高在上的女王妈妈瞥了一眼我那卑贱的小弟弟,不屑的冷哼一声,似乎来了兴致的她勐的一脚踢出,坚硬的高跟靴前端精准的一脚直接踢到了我小弟弟的根部!
    「啊……!!」
    突如其来的一击,毫不留情力道却恰到好处的一脚更是将我内心深处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双手捂着小弟弟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妈妈看都没看我一眼,打了个响指后,心领神会的女仆连忙将一块榨精板拿了过来,强迫着我将胯下挨了妈妈一脚的小弟弟和子孙袋塞进了榨精板中间的那个洞内,然后将榨精板死死地固定好!
    脑子里一片空白,虽然曾经无数次见识过妈妈和姐姐利用榨精板去揉虐碾踩奴隶的小弟弟,可当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心里除了本能的恐惧还有强烈的兴奋!前几天我才欣赏了妈妈穿着那双洁白的高跟靴残忍的将十几根奴隶的小弟弟活生生的踩烂,而奴隶们的小弟弟就是和我现在一样,被固定在榨精板上!
    「这么小的狗鸡巴本来是不配被老娘玩弄的……!不过老娘今天心情好,就赏赐你的狗鸡巴被老娘高贵的高跟靴踩烂吧……!!」
    放肆的笑着,性感魅惑的娇躯微颤,妈妈说话间已经踏上了榨精板。『嗒』的一声,从我的角度看去,妈妈那包裹在长及大腿中段高跟靴内的美腿是那样高贵威严,紧绷着玉足,妈妈慢慢的将高跟靴的前端伸到了我那高耸坚挺着的小弟弟前端!
    「嗯……!!
    坚硬冰冷带着圆润弧度布满了凹凸花纹的高跟靴前端刚一接触到我泛红肿胀的小弟弟前端,另类的快感瞬间袭遍全身!眼睁睁的,我看着高高在上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黑丝美腿轻柔的扭动间,紧紧贴合着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诱惑的摩擦着我卑贱高耸的小弟弟。
    玉足微微翘起,妈妈高跟靴的前端贴合着我的小弟弟,慢慢的用力踩下,冷艳高贵的妈妈似乎是在隔着高跟靴享受着我卑贱小弟弟在自己高跟靴下无助抵抗时颤抖的快感!我那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的小弟弟在妈妈的高跟靴下还继续肿胀着,坚硬如铁的小弟弟似乎是想要将妈妈的高跟靴顶开,可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
    「贱货,狗鸡巴被老娘高贵的靴子踩在脚下是不是兴奋得想要射出点什么来啊?」
    戏虐的笑着,妈妈那威严性感的高跟靴已经将我卑贱的小弟弟完全反踩到了榨精板上!仰面躺在地上的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坚硬如铁的小弟弟被妈妈的高跟靴踩扁,并且一点一点陷进妈妈高跟靴底部诱人防滑纹中的全过程!
    玉足渐渐地加快了摩擦的频率,坚硬的高跟靴底部顺着我的尿道无情的摩擦着,微微的疼痛感伴随着极致的酥麻快感瞬间将我内心的奴性和欲望完全激发了出来!卑贱的小弟弟内积聚的精华躁动着,无助的颤抖间,而妈妈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残忍一笑,足跟快速的用力一跺!
    突如其来的一击带来宛如触电般的另类快感,妈妈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顺势一脚踩下,冰冷尖利的靴跟精准的踩到了我小弟弟根部与子孙袋交接的地方!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妈妈的靴跟慢慢的陷进我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根部时的场景,卑贱的小弟弟就像是妈妈高跟靴下一条蠕虫一般犯贱的挣扎着!
    「是不是很兴奋啊?狗鸡巴可是被老娘高贵的高跟靴亲自踩在脚下哦……!!」
    妖艳的俏脸泛起一丝残忍的笑意,妈妈那坚硬且布满了防滑纹的靴底就像是锉刀一样无情的揉虐碾踩着我那肿胀到了极限的小弟弟,强忍着的呻吟间,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小弟弟被妈妈的靴底磨破了皮!与此同时,冰冷尖利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更是残忍的在我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根部踩出了一个小坑!
    「嗯……!嗯……!!」
    被自己妈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样残忍的玩弄,内心的奴性伴随着另类的快感在妈妈高跟靴的揉虐下达到了高潮,卑贱的小弟弟在妈妈的脚底无助的颤抖挣扎着,积聚的精华急迫的想要喷射而出,可全部都被妈妈的靴跟堵在了小弟弟根部处!
    隔着高跟靴,妈妈察觉到了自己脚下的异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优雅的踮起玉足,高跟靴的前端前脚掌部分残忍的摩擦碾踩着,撩拨着我那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而在妈妈高跟靴下的我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嗯……!!!」舒爽的呻吟着,已经被妈妈高跟靴踩扁了的小弟弟剧烈的颤抖着,仰望着高高在上宛如降临人间的女神般的妈妈,感受着妈妈高跟靴带来的刺激与酥麻快感,一股股浓稠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前端喷射而出!
    『滋滋滋』的声音是我精华顺着妈妈的靴底喷射而发出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顺着妈妈的靴底沁了出来,而此时妈妈的高跟靴已经与榨精板完全重合了,我那卑贱的小弟弟彻底消失在了妈妈的高跟靴下!
    「哈哈哈……!!狗鸡巴要被老娘给碾碎了哦……!!」
    踮起玉足,妈妈将全身的重量都施加到了那碾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高跟靴前端,哪怕是隔着靴子,我也可以用自己卑贱的小弟弟感受到妹妹黑丝玉足那不安分的扭动!优雅而残忍的扭动着纤细的脚踝,妈妈性感威严的高跟靴就像是磨盘一样残忍的研磨着我那已经完全陷进她靴底防滑纹内的小弟弟!
    滚烫的精华在沁出妈妈靴底的瞬间就快速的消逝,小弟弟前端喷射而出的精华则是在接触到妈妈靴底的瞬间就被吸食,成为了滋养妈妈娇躯的养料!
    「真是美味啊……!想不到你的狗鸡巴这么小,精华倒是很纯正啊……!!」魅惑残忍一笑,妈妈微微翘起前脚掌,足跟却是毫不留情的跺下,尖利的靴跟瞬间刺破了我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根部,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快速的插进了我的下体内!
    「啊……!啊……!!!」
    再也忍不住了,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妈妈残忍的靴跟一点一点的插进我小弟弟内的全过程!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顺着我小弟弟根部,刺穿了尿道,径直插进了子孙袋内!声嘶力竭的惨叫着,徒劳的挣扎间更是激起了妈妈虐杀的欲望!
    「贱货……!继续呻吟惨叫啊……!狗鸡巴就要被老娘的靴跟给阉割了哦……!!」
    说话间妈妈残忍的扭动着那包裹在高跟靴内纤细的脚踝,带动着已经完全插进我小弟弟内的靴跟无情的搅动着!宛如匕首般锋利的靴跟在子孙袋内玩弄着我那躁动的蛋蛋,一点一点的将我的蛋蛋割烂,搅碎!
    更加汹涌的精华源源不断的喷射而出,此时的我就像是在用自己滚烫的精华为妈妈清洗高跟靴底部一般,也是,我那卑贱的精华也只配与妈妈的靴底亲密接触了,可就在我的精华沾染到妈妈靴底的瞬间,又快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被妈妈的高跟靴所吸食,成为了滋养妈妈娇躯的养料!
    与此同时,从远处看去就像是穿着平底靴踩在我小弟弟根部的玉足残忍的搅动间,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已经完全将我子孙袋内的蛋蛋搅烂,一缕缕混合着蛋蛋残渣的精血顺着妈妈的靴跟攀沿而上,那是我体内最为精纯的精血!
    「嗯……!真是美味啊……!!狗鸡巴被老娘亲自阉割的感觉舒服吗?」「
    半眯着媚眼,高高在上的女王妈妈看都没看自己脚下痛不欲生的我,勐的抬起了黑丝美腿。我那已经被妈妈的高跟靴完全踩扁的小弟弟没有了压迫,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可小弟弟上满是伤痕!子孙袋内的蛋蛋也完全的被妈妈的靴跟所吸食,此时我彻底被妈妈用高跟靴给阉割了!
    「哎呦喂……!狗鸡巴还想勃起?真是贱货……!!」
    残忍的笑着,刚刚吸食了我精血的妈妈优雅的将靴跟伸到了我伤痕累累的小弟弟前端,没有丝毫预兆,勐的一脚跺下!尖利冰冷的靴跟顺着我的尿道毫不留情的踩下,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顺势完全插进了我的小弟弟内!
    「准备好了吗?老娘的靴跟要玩弄你的狗鸡巴咯……!!」
    精致魅惑的俏脸上满是风情万种的淡淡笑意,可妈妈那性感威严的高跟靴却残忍的上下起伏着,带动着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无情的在我小弟弟内抽插着!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妈妈那泛着金属残忍光泽的靴跟在我小弟弟上起伏抽插的场景,充实的快感伴随着小弟弟根部剧烈的疼痛感相伴袭来,那是另类的刺激,一瞬间我甚至想要被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完全吸收,永远被她高贵的玉足踩在脚下!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的时候,妈妈妖艳的俏脸上泛起一丝阴毒的神色,玉足快速的翘起,勐的朝前一划,宛如匕首般锋利的靴跟毫不留情的将我卑贱的小弟弟从根部割开!
    「啊……!!!不……!不……!!」「
    鲜血混合着残留的精华从我那被对半破开的小弟弟内喷涌而出,在接触到妈妈长及大腿中段高跟靴的瞬间就被吸食!与此同时,妈妈勐的将另外一只玉足伸到了我惨叫张开的嘴里,下意识的,我用力一咬,妈妈紧绷着玉足顺势朝上一抽,那只已经被香汗沁湿的绝美黑丝玉足立刻呈现在了我眼前!
    轻柔的一脚将我嘴里的高跟靴踢开,妈妈精准的一脚踩下,绝美的黑丝玉足踩到了我的脸上,瞬间,妈妈黑丝玉足的极致柔滑伴随着那股撩人的幽香弥散于我的鼻息间,而随着那股幽香沁透心脾,我暮然间感觉到胯下一阵阵的瘙痒,不知不觉间,我那原本被妈妈用靴跟阉割踩烂了的小弟弟快速的恢复着!
    「效果还不错啊……!老娘的能力果然越来越强大了!贱货,你就是我的试验品,放心,我不会让你这样死去的,我会慢慢的折磨虐杀你……!每次在你即将要死的时候,只需要闻到老娘高贵玉足散发的气息就会快速的恢复,而我越是残忍的玩弄折磨你,你就会恢复得越快,胯下卑贱的狗鸡巴也会变得越来越粗壮肿大的……!!」
    说话间在女仆的服侍下妈妈已经换上了一双鱼嘴高跟鞋,掩映在黑色丝袜内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在鱼嘴高跟鞋的前端若隐若现间诱惑着犯贱的我!脚踩着高跟鞋的妈妈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女仆也将束缚着我下体的榨精板打开了,此时的我赫然发觉,自己那卑贱的小弟弟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加肿胀粗大了!「
    「贱货……!还不快滚过来……!!」
    抬头看着冷艳高贵吸食了我精血之后变得更加魅惑的妈妈,我连忙爬了过去,虔诚的跪在妈妈脚下,眼神灼灼的欣赏着那双近在咫尺的黑丝美腿!
    「还不错啊……!狗鸡巴都变得和老娘的玉足差不多长了……!」轻蔑一笑,妈妈戏虐的将脚趾翘起,鱼嘴高跟鞋的前端瞬间露出了一道缝隙,心领神会的我连忙朝前一挺腰身,顺势将自己那被妈妈黑丝玉足散发着的浓烈幽香改造之后变得更加粗壮的小弟弟塞了进去!这是平日里妈妈最喜欢玩弄男宠的手段!
    「感觉怎么样啊?从今以后你的狗鸡巴每次被老娘玩弄之后都会变得更加粗壮肿大的,而你无论被怎样玩弄折磨,只需要闻到老娘玉足的幽香,就会快速的恢复……!」
    说话间妈妈脚趾不安分的扭动着,与此同时,伴随着我犯贱的抽插,肿胀坚挺的小弟弟已经完全插进了妈妈的高跟鞋内!此时我那卑贱的小弟弟被妈妈的黑丝玉足与高跟鞋夹在中间,我那泛红敏感的小弟弟前端被妈妈圆润的足跟碾踩着,小弟弟根部则是被妈妈的脚趾一轻一重的摩擦玩弄着!
    「你可是老娘的试验品啊……!等到实验成果了,我就要将我的宝贝儿子改造成不死人,那时候我就可以随意玩弄虐杀儿子了,想想还有些兴奋极端呢……!!」
    高贵性感的黑丝玉足感受着我那肿胀颤抖的小弟弟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另类快感,叉开双腿,春潮泛滥的粉嫩蜜穴瞬间呈现在我眼前,白皙的芊芊玉手勐的将我脑袋按压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蚀骨的呻吟一声:「给老娘舔……!!」!
    没有也不敢有丝毫犹豫,我快速的伸出舌头,直接插进了妈妈的蜜穴内,熟练的搅动着,而妈妈那粉嫩的蜜穴也急剧的收缩着,似乎是要将我的舌头完全吞进蜜穴中一般!与此同时,性感的黑丝玉足也用力的碾踩研磨着我那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的小弟弟!
    「啊……!嗯……快……!快……!!!」
    蚀骨的呻吟着,娇躯前后扭动抽搐着,妈妈蚀骨的呻吟间似乎是想要将我的脑袋完全塞进自己的蜜穴中一般!在我的舌头舔舐与妈妈黑丝玉足的摩擦玩弄下,我和妈妈几乎同时到达了高潮!
    一股股的淫液顺着妈妈的蜜穴喷涌而出,我贪婪的吞咽着妈妈的赏赐。而我那被妈妈黑丝玉足碾踩在脚下的小弟弟也剧烈的颤抖着,一股股浓稠的精华快速的将妈妈的高跟鞋灌满!犯贱的我拼尽全力的朝前抽搐着,低垂着的子孙袋一次次的撞击着妈妈的高跟鞋前端,硕大的蛋蛋伴随着撞击被激发出了全部的潜力,更加浓稠汹涌的精华源源不断的喷射到妈妈的高跟鞋内,我在用自己的精华为妈妈洗脚!
    「嗯……!舒服……!」
    媚眼迷离的妈妈享受之后一脚将我踢开,此时的我已经在妈妈的黑丝玉足之下喷射了将近三分钟了,享受了妈妈赏赐的淫液,我那红肿比较的小弟弟变得更加硕大,源源不断的精华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的自来水一样不受控制的想要再次喷射,丝毫没有疲惫感!
    「把这条实验狗拖到地牢里去,你们用脚去榨干他的小弟弟,老娘倒要看看,现在的他可以喷出多少精华……!哎,一想到以后我的宝贝儿子也会在被我玩弄,嗯……!男宠呢……!快,把老娘的男宠牵上来,老娘要享用男宠……!!!」
    话音刚落,十几位身材健硕的欧洲男宠被牵了上来,妈妈放浪的叉开双腿,冷冷的命令道:「快……!用你们的狗鸡巴来服侍老娘……!!」
    第七章姐姐脚下精尽人亡的我!(上)
    「嗯——!再进去一点——!啊——!!!」
    阵阵蚀骨的娇啜间,妈妈尽情的享受着十几位健壮男宠的口舌与胯下小弟弟的服侍。经过妈妈的玩弄,我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被女仆牵着朝地牢爬去的我心里不觉一阵窃喜,从今以后,无论被妈妈和姐姐怎样玩弄折磨,我都会快速的恢复。一想到会被化身为白骨女王的妈妈和姐姐残忍的折磨虐杀还有些小兴奋呢!胯下被妈妈用靴跟踩烂阉割之后变得更加肿胀的小弟弟也一颤一颤的!
    「喂——!滚过来给本宫把靴子舔干净——!!」
    空灵魅惑的女声将我胡思乱想的思绪拉了回来,寻声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双洁白高贵的高跟靴,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长达十五厘米,似乎带着征服一切的魔力!顺着紧紧包裹着修长美腿的高跟靴朝上看去,靴口之上掩映在白色丝袜内的美腿若隐若现间充满了青春的诱惑性感而撩人!
    强忍着内心的悸动,戴着面具的我顺从的爬到了姐姐脚下,刚刚才被妈妈无情折磨过并且没有被妈妈发觉的我看着眼前那双性感高贵的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不敢抬头去欣赏姐姐妖艳的俏脸,连忙将脑袋卑微的伸到姐姐的高跟靴边,舌头顺势对着那双有幸包裹着姐姐白丝美腿的高跟靴就舔了过去。
    就在我的舌头伸出即将接触到姐姐高跟靴的瞬间,姐姐秀眉微皱,似乎是嫌弃我卑贱的舌头对玷污自己高贵的靴子一般,优雅的翘起了玉足,高跟靴的前端顺势抵住了我的下巴!
    「贱货,用你的狗鸡巴来为本宫擦拭高跟靴——!!」
    高高在上的白骨女王姐姐那原本抵住我下巴的高跟靴顺着我的喉咙滑过胸膛,直到将我肿胀正对着她颤抖小弟弟踩在脚下!紧绷着的玉足轻踩在我卑贱红肿的小弟弟前端,冰冷坚硬并且布满了防滑纹的靴底在接触到我小弟弟的瞬间,另类的酥麻快感瞬间袭遍全身!
    看都没看我一眼,姐姐那性感的白丝美腿用力一脚踩下,坚硬的靴底直接将我小弟弟踩在脚下,优雅的踮起玉足,前脚掌部分轻柔的摩擦着我小弟弟的前端,此时我惊讶的发觉,在被妈妈玩弄改造过之后,我的小弟弟居然和姐姐的脚一样长了!
    隔着高跟靴,姐姐那包裹在充满了青春活力的白色丝袜内的玉足感受着我卑贱小弟弟在自己脚底无助颤抖挣扎的快感,泛着淡紫色光泽的双眸不经意的四下张望间妖艳的俏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瞥了一眼跪在不远处的女仆,冷冷的问道:「我弟弟呢?他姐回来了也不知道出来迎接一下——!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他!」
    「启禀主人,小少爷应该已经睡下了,要不然我去把他叫醒……?」
    胆子稍大的一位女仆试探性的问道,可她的话还未说完,姐姐妖艳的俏脸上就露出了一抹阴毒的神色,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看样子不过十五六岁身穿黑白相间女仆装的少女就被瞬间吸到了姐姐脚下!
    「你的精血应该也很美味吧——!!」挑逗性的捏着少女的下巴,欣赏着在自己脚下瑟瑟发抖的少女那惊恐的样子,姐姐不屑的冷哼一声,轻启玉齿柔声说道:「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
    「啊——!!!」精挑细选出来服侍姐姐的女仆惊恐的惨叫着,在求生的欲望下她急迫的想要逃走,可身体却瘫软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骨女王白皙的芊芊玉手前端长出的那长达五厘米的粉嫩指甲朝着自己的脑袋伸了过来!
    「嗯——!!」
    舒爽的娇啜一声,深吸一口气,一缕缕血红色的精血顺着女仆的身体飘散而出,被姐姐嘟起的樱桃小嘴所吸食!尽情的享受着女仆精血的滋养,一分多钟之后,女仆已经变成了白骨女王脚下一堆森森白骨!
    看着妖艳高贵的姐姐残忍的吸食精血,感受着自己卑贱的小弟弟被姐姐的高跟靴踩扁以及那布满了防滑纹的高跟靴底部轻柔的摩擦间带来的另类快感,犯贱的我在内心深处欲望和奴性的驱使下,扭动着身体,带动着被姐姐高跟靴完全踩在脚下的小弟弟在姐姐的高跟靴下快速的抽插着!
    泛红坚挺的小弟弟前端每一次抽插间,我那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就会和地面亲密摩擦,小弟弟前端的马眼口也渐渐地张开!卑贱肿胀的小弟弟急迫的想要着姐姐高贵的高跟靴踩烂碾碎,再也忍不住了,我犯贱的呻吟着,小弟弟无助的颤抖挣扎间,一股股浓稠的精华顺势喷射而出!
    『滋滋滋』的声音在姐姐的高跟靴下此起彼伏。
    「哎呦喂——!贱货,都射出来了吗?那你的狗鸡巴要着有什么用?」
    厌恶的皱了皱眉,姐姐快速的前后扭动着玉足,坚硬的高跟靴底部毫不留情的揉搓碾踩着我卑贱的小弟弟。强烈的刺激下,更加浓稠的精华源源不断的喷射而出!
    「哈哈哈——!贱货,你在用精华给本宫洗靴底是吗?」
    优雅的踮起玉足,姐姐残忍的笑着,越发冷艳残忍的白骨女王姐姐竟然是将自己的全部重量都施加到了碾踩在我小弟弟的高跟靴前端!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坚硬如铁的小弟弟被姐姐的高跟靴无情的踩扁,并且快速的陷进姐姐高跟靴底部防滑纹中的全过程!
    这还不算,高高在上在的白女王姐姐不屑的瞥了自己脚下痛苦呻吟无助挣扎着的我一眼,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魅惑的弧度。姐姐优雅的扭动着娇躯以碾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高跟靴前端为支点,伴随着姐姐娇躯的扭动,我那卑贱的被姐姐高跟靴完全踩扁了的小弟弟也左右摇晃着,撕裂般的疼痛感顺着小弟弟根部袭来,更是刺激起了我体内精华的喷射!
    「啊——!啊——!!」
    享受着姐姐高跟靴带来的无尽疼痛与舒爽,犯贱的我身体前倾着,双手死死地抱着那双贴合着姐姐白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脸刚刚好挨着姐姐的白丝美腿,轻柔的蹭着,用以减轻身体的疼痛感。而我的鼻尖却是伸到了姐姐高跟靴的靴筒部分与白丝美腿交接的地方,深吸一口气,阵阵淡雅的幽香混合着姐姐玉足的气息瞬间让我沉迷!
    伴随着姐姐高跟靴无情的碾踩揉虐,我也更加用力的蹭着姐姐的美腿,紧紧抱着姐姐高跟靴的我身体无助的颤抖着,我心里清楚,我越是这样卑贱的表现就越会激发起姐姐虐杀的欲望!用脸享受着姐姐白丝美腿的致命柔滑,胯下卑贱的小弟弟则是在姐姐的高跟靴下犯贱的膨胀喷射着精华!
    贪婪的唿吸间,我那被姐姐高跟靴无情碾踩着的小弟弟再次膨胀着!能力比妈妈更加强大的白骨女王姐姐当然会让被妈妈改造之后的我更加的犯贱,身体也会在姐姐的无情玩弄下恢复得更快!伴随着我贪婪的唿吸,卑贱的小弟弟内乳白色的精华汹涌的喷射着,在精华接触到姐姐高跟靴的瞬间就被吸食,成为了滋养白骨女王姐姐的养料!
    「狗鸡巴还不错啊——!这都射了快五分钟了——!!你的精华也很美味啊——!和我家弟弟的精华纯度差不多啊——!!」
    抬起白丝美腿,吸食了我的精华变得越发妖艳魅惑的白骨女王姐姐脸上泛起一抹撩人的潮红,紧紧包裹着白丝美腿的高跟靴顺势抬起之后,我那伤痕累累已经被姐姐高跟靴无情的碾踩榨干了精华变得急剧萎缩的小弟弟却快速的恢复着活力!原本已经被姐姐踩扁了的小弟弟快速的膨胀着,姐姐疑惑的看着我胯下那肿胀得比自己刚才玩弄的时候还要硕大的小弟弟恍然大悟般的冷哼了一声。
    一脚将我踢开,脚踩着高跟靴的白骨女王姐姐优雅的斜躺在沙发上,心领神会的我连忙爬了过去,顺从的跪在姐姐的脚下。欣赏着那双在我眼前摇晃着的高跟靴,犯贱的我小心翼翼的朝前挪动着膝盖,我那肿胀坚挺的小弟弟轻柔的接触到了姐姐高贵的高跟靴!
    「嗯——!!」
    泛红坚挺的小弟弟前端接触到姐姐高跟靴的瞬间,我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卑贱的小弟弟就像是得到了莫大的奖励一般,更加剧烈的肿胀着,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变得比我以前的要粗一倍以上,长度也和姐姐的玉足一样长了!
    「可要好好的表现哦——!本宫也想看看,被改造之后的贱狗到底有怎么样的恢复能力,哎——!我家那不听话的弟弟以后就可以随意的玩弄折磨他了——!!」
    泛着兴奋神色的双眸间,那抹淡紫色的妖异光泽更加浓烈,说话间姐姐小腿朝前一踢!紧紧包裹着白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顺势精准的一脚踢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坚硬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毫不留情的踢到了小弟弟根部与子孙袋交接的地方!
    「嗯——!!」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反而是另类异样的酥麻快感顺着小弟弟根部袭遍全身,被自己姐姐无情玩弄的快感更是将我内心的奴性和欲望完全激发了出来!刚刚才被妈妈折磨玩弄过并且被姐姐的高跟靴碾碎踩烂了的小弟弟肿胀着正对着姐姐那双近在咫尺的高贵高跟靴颤抖着,似乎在等待着姐姐更加残忍的刑罚!
    「哈哈哈——!挨了本宫一脚,狗鸡巴是不是更加兴奋了啊?」
    接连对着我卑贱的小弟弟踢了几脚,角度却各不相同,时而将我卑贱的小弟弟反踢到了肚子上,时而用坚硬的高跟靴前端踢踏着我低垂着的子孙袋,在姐姐高跟靴的踢踏玩弄下,我红肿的小弟弟无助的颤抖间,体内积聚的精华又快忍不住了!
    「主人——!主人——!吸干我——!踩死我——!!」犯贱的呻吟间,我尽力的改变着说话的语气,还好,沉浸在虐杀快感中的姐姐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被她玩弄着的贱奴就是她的弟弟我!
    「真是条贱狗——!不过既然你这样哀求本宫,那本宫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说话间姐姐优雅的抬起白丝美腿,翘起玉足,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戏虐的在我小弟弟前端轻抚着!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的我下意识的朝后一缩,可姐姐却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狗鸡巴被本宫的靴子玩弄你还敢躲——!该死——!!」
    没有丝毫的预兆,姐姐勐的朝前一踢,原本轻抚着我小弟弟前端靴跟顺着我那微微张开的马眼口直接就插了进去!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姐姐的靴跟一点一点的插进我小弟弟内的过程,而充实的快感更是充斥着我的尿道!不敢乱动,我只能是享受着姐姐高贵的高跟靴带来的极致享受!
    与此同时,姐姐的另外一只高跟靴也伸到了我的胯下,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轻柔的踢踏着我那低垂着的子孙袋。而姐姐那完全插进我小弟弟内的靴跟则是快速的抽插着,我体内积聚的精华急迫的想要喷涌而出,可尿道却被姐姐的高跟靴无情的堵住了!伴随着姐姐另外玉足高跟靴的踢踏,我的子孙袋急剧的收缩着,躁动的蛋蛋此时只想被姐姐无情的碾碎!
    「先要喷出来吗?把你卑贱的精华喷射到本宫高贵的高跟靴上,用你的精华来为本宫清洗高跟靴,用你的精血来滋养本宫的娇躯!」
    唿吸浑浊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抬头仰望着妖艳魅惑的白骨女王姐姐,连忙点头!姐姐对着我魅惑一笑,快速的抽出了插进我小弟弟内的靴跟,没有了阻碍之后,我卑贱的小弟弟剧烈的颤抖间,一股股浓稠的精华顺着被姐姐高跟靴跟扩充抽插之后的尿道喷射而出!乳白色的精华在强大的压力下喷射到姐姐的高跟靴上到处都是!
    「继续啊——!把你的蛋蛋也给本宫喷射出来——!!!」
    性感的白丝美腿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出,坚硬的高跟靴前端精准的踢到了我收缩着的子孙袋上,姐姐那看似纤细的美腿实则带着巨大的力道!『噗』的一声闷响,我躁动的蛋蛋瞬间被姐姐无情的踢爆!
    『滋滋滋』混合着的蛋蛋残渣的精华勐烈的喷射出来,飞溅到了姐姐的高跟靴与白丝美腿上到处都是!在那浓稠的液体接触到姐姐白丝美腿的瞬间,就快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被姐姐的美腿所吸食!
    我那卑贱的小弟弟再次被姐姐的高跟靴给踢爆了,而姐姐则是尽情的吸食着我的精华,意犹未尽的姐姐将白丝美腿伸出,早就等候在一旁的女仆连忙用嘴为姐姐将高跟靴脱下,瞬间,一双包裹在充满了青春活力的白丝美腿内的玉足呈现在了我眼前!
    「贱货——!本宫的玉足好看吗?想再次被本宫的玉足榨干吗——!!」
    得意的笑着,姐姐顺势将白丝玉足伸到了我嘴边,阵阵略显浓烈的幽香瞬间充斥着我的鼻息间,而我胯下那才被姐姐踢爆榨干的小弟弟又快速的膨胀着!原本干瘪的子孙袋内,更加硕大的蛋蛋急剧的长大,而此时我胯下那比姐姐手腕还要粗,比姐姐的玉足还要长的小弟弟正对着姐姐性感的白丝美腿颤抖着!
    「这么快就恢复了吗?那本宫的玉足还要——!本宫要用白丝玉足吸干你——!准备好了吗?」
    话音刚落,姐姐那充满了青春活力的白丝玉足死死地将我卑贱肿胀的小弟弟夹着,快速的撸动间,丝袜的柔滑伴随着致命的快感瞬间袭来!我那红肿的小弟弟在姐姐的白丝玉足揉搓间更加剧烈的颤抖着。
    顷刻之间,滚烫的精华就喷射而出,可姐姐的白丝玉足却加快了揉搓的频率,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挑逗般的轻抚着我那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此时只想融化在姐姐高贵的白丝玉足之下,一辈子被姐姐踩在脚下无情的揉虐碾踩!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