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狂恋火凤凰

    发布时间:2020-05-21 00:02:37   
    哎呀!“撞”到人了!

      不是她不遵守“交通规则“,只是一点点小小的失误嘛未料此番竟遇到了个大色娘! 

      只不过是“煞车失灵”小撞了他一下,他竟要脱她衣服!? 

      算了!大女子不计小男人的过,就便宜—次他好了这次就来玩变人变装秀! 

      咦?他是不是缺乏母爱啊?怎么不断舔她的胸? 

      看在他长得还挺帅的份上,她就原谅他的怪异行为罗只是当他更怪异时,她开始後悔自己的纵容 

      她得趁他—棍戳死她之前快逃呀! 


    楔子 
      苏州西碛山,有一座高耸直立的山峰,名叫云隘峰,相传,在这终年不见人迹的深山中,有着火凤凰。 

      据说火凤凰千年中只出一只,修行千年後即拥有化为人形之能力。 

      中秋十五,月圆之夜,云隘峰上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所有的飞禽走兽全都聚集在峰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如白玉盘的月亮高高地挂在夜空中,四周布满了如宝石般的星子,更衬出迷人又美丽的夜景。 

      大地万物之间的所有菁华全都凝聚在灵气出尘的月光中,当皎洁的月升至正空时,一道强烈的银光自月儿周围迸射出来,形成一个光球。 

      几乎是同一时间,天际突然响起一声凤鸣,不仅震撼天地,也引起了所有动物一阵极大的骚动。 

      灿烂的夜空中出现了一只全身泛着金黄色火焰的凤凰,它振翅飞翔,姿态优雅又美丽。 

      当光球来到峰顶的一座白玉石台时,火凤凰也降落在台上,美丽的它昂起脖子对天长鸣。 

      只见银色的光球笼罩它的全身,渐渐地,它身上原本金黄色的火焰也逐渐褪去转化为一根根金色的羽毛。 

      在散落的羽毛之中朦胧可见一个美丽的少女。 

      金黄色火焰被银色月光所取代,轻洒在她的身上,加深了她的轮廓,使得她的肌肤更加白嫩无瑕。 

      一头及地的柔软发丝,衬托出她如闭月羞花般的美丽容颜,轻盈似杨柳般婀娜的体态,彷佛偷偷下凡的嫦娥。 

      今晚便是传说中火凤凰要浴火重生、脱胎换骨的重要时刻。 

      然而,就在火凤凰即将完完全全幻化成人形时,又是一声撼动人心的鸣叫自天空传来。 

      往声音的来源一望,登时又是一阵极大的骚动。 

      不会吧?! 

      另一只火凤凰出现了?! 

      不同的是,这一只火凤凰身上的火焰并不是金黄色的,而是骇人的黑火,刺耳的鸣声犹如鬼哭神号般。 

      不!那不是火凤凰,而是火凤凰的死敌——火鸟族。 

      敢情它是来乘机偷袭?! 

      疾飞而来的黑影猛地扑向火凤凰,像是看准了火凤凰此时正是物理可以反击。 

      而正处於重要时刻的火凤凰,只好由人形再度变回原形展翅高飞,以逃避火鸟无情的攻击。 

      一时之间,夜空被火凤凰及火鸟盘踞着,黑夜也被染成了金色及黑红色。 

      历代民间有此一说,火凤凰和火鸟五千年前本是同一血源,算得上是手足同类,却因为黄帝受了火凤凰之助,所以特赐名“凤凰”以为吉祥,从此身分非凡。 

      同伴火鸟见状自是眼红,妒嫉之心油然而生,结下心结,仇怨更是越来越深,也不知何时方休。 

      “火凤凰,今晚是你浴火重生之日,丝毫没有能力可以对抗我,我对你也不会手下留情,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觉悟吧!”话一说完,火鸟身形快似飘风,幽忽之间,已飞至火凤凰面前。 

      火凤凰无力进攻,只能尽力闪躲。 

      火鸟用自己锐利的嘴不停攻击,摄人心魂的激烈打斗伴随着尖锐的鸟鸣声。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尽力闪躲的火凤凰全身一阵痉挛,它伸长了脖子,向天空发出状似痛苦的悲鸣。 

      金色光芒之中,火凤凰与美丽女子的形体相互变换着,根本无法对抗火鸟。 

      火鸟见机不可失,伸展着双翅用力的击向变身中的火凤凰,声势如狂涛巨浪般,一波汹涌过一波。 

      火凤凰硬生生地承受火鸟的掌风,飞退了两丈之远,但火鸟更加咄咄逼人地上前再补上一掌。 

      夜空之中,只见火凤凰陡然坠落,宛如燃烧的火球一般迅速消失中,终至不见踪影。 

      火鸟得意洋洋地落在火凤凰原先站立的白玉石台上,它对着天空发出一声长鸣,像是在宣告它的胜利一般。 

      像是在诉说着从此世上再也没有火凤凰。 

      第一章 
      狂恋火凤凰我喜欢听你的娇喘呻吟那有如天籁般的乐音激起我对你永无止境的爱欲清乾隆年间北京德亲王府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因为今天是德昭贝勒的大喜之日,迎娶的新娘子是众人所推最美最有才气的珍格格。 

      洞房时,德昭挥退了其他人,整间新房只剩下他和新娘子两人。 

      不过,他并未伸手掀开新娘子的盖头,只是坐在圆桌旁的椅子上独自喝着闷酒。 

      照理说,人生三大乐事今日遇上其一,德昭也该比任何人还要高兴,可是外人却不知道,今天迎娶珍格格的人不该是德亲王府中的二贝勒他。 

      应该是他的兄长德隆贝勒! 

      这桩婚事虽然是皇上亲自赐婚的,谁也不敢违抗,否则可是要杀头的。 

      不过——面对这个原本该称为嫂嫂的女子,德昭只能拿着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心中却想不出任何妥当的言语来面对自己娶进门的新娘子。 

      就这样,两个人沉默地过了二更天。 

      “你为什么要娶我?” 

      原本一直沉默的珍格格开口了,德昭欲往嘴里送的酒杯也停在半空中,他的目光落在眼前覆着红巾的娇小女子身上。 

      “你说什麽?”他开口问道,声音略带着醉意。 

      “你後悔娶我吗?”她问道。 

      德昭没有回答,沉默的气氛又在彼此之间无止尽的散了开来,两人彷佛是没有生命的雕像般对坐着。 

      突然间,珍格格伸手便要扯下红巾,却被德昭阻止。 

      “等一下!请你听我说,如果你听完之後不愿意成为我的妻子,我绝不为难你。” 

      她没有回答却明显地迟疑了一下,然後点点头。 

      “我不是你的新郎,你该嫁的人是德亲王府的大贝勒,我的兄长,不过,但是发生了一些意外,所以……因为皇上已赐下婚约,为了不使圣颜发怒,只好委屈格格嫁给我这个顶替新郎。” 

      “德隆贝勒出了什麽事?” 

      “他……请格格务必要保守秘密。” 

      “你最好说实话,不说我就回禀皇阿玛说你们骗婚。”她柔柔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冷冷的威胁。 

      “不,我也不算骗婚,因为如果大哥没有好起来,那德亲王府的一切便将由我继承,而珍格格你……” 

      “要嫁的人也是你,对不对?”她打断他的话。 

      “你不用担心,只要大哥一好起来……” 

      “他怎么了?” 

      “前一阵子他遇到了劫匪,那些该杀的劫匪不但抢了钱,还用石头重击他的头,等他被人发现时,已奄奄一息,而大夫说,他有可能会半身瘫痪……一辈子。” 

      德昭的声音回荡在新房之中,桌上龙凤腊烛的火焰在空气中闪烁着魅幻的光影。 

      “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婚姻……” 

      “如果德隆贝勒一辈子好不了,你又该如何?”她反问。 

      “我绝对不会放弃他的。” 

      又是一阵沉默,屋内静寂得吓人。 

      “我该回宫告诉皇阿玛的,这可是杀头的欺君之罪!我该嫁的是德亲王府的大贝勒,拥有德亲王正统血脉的继承人,成为高贵、权威的福晋,而不是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二贝勒。你知道吗?朝廷上上下下多少杰出的王亲贵族想要攀附这门婚事。” 

      虽然珍格格只是皇后所收的义女,但在宫中的受宠程度却不下於亲生女儿。 

      “我知道,如果格格执意……” 

      “既然与你已拜堂,我便是你的妻子。” 

      德昭瞪大眼,强烈的目光似乎想要穿透红巾看清楚她的神情,他不禁也好奇的想知道,这个集三千宠爱於一身的珍格格长得是何模样。 

      毫无预警的,她伸手扯下自己头上的红巾,露出那国色天香般优雅的容貌,德昭感觉到全身一震,目光几乎无法离开她美丽的容颜。 

      珍儿同样震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烛光昏黄的光线中,他高大的身影坐在椅子上,俊美的脸庞、出色的气质,使他看起来傲慢又高贵。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狂跳在他的目光下,一点都不见昔日的冷静。 

      “格格,你可以选择不要这个婚姻,选择不要我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二贝勒。” 

      他的口气中带着一抹无奈及苦涩,旁人也许听不出来,因为他可以掩饰得很好。 

      但不知为何,珍儿却听得出来。 

      但是,她却选择沉默以对。 

      德昭的视线不曾离开她的双眼,他强迫自己毫无情感的说:“回宫吧,不要留下。” 

      “如果我不回宫呢?”她略带沙哑的声音泄漏了她内心的情绪。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