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跟大小姨子乱伦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36   


    我是一个餐饮从业人员,今年27岁,己婚,有一个小孩,和妻子的感情很好,生活规律,我在一家大型餐厅上班,老婆小我四岁,她有两个姊妹。

    两年前因为老婆生产之故,我们搬到她娘家暂住,因为她们有两间房子,她父母住前橦;我们则和大姨子和小姨子住在后橦,平时大家就感情蛮好,所以起居也较随便。我老婆叫怡情,是那种贤妻良母型,总是对我完全信任,凡事以我为中心;我大姨子大我一岁叫怡雯,对我很好,也很关心我老婆和我,仍待字闰中;我小姨子小我六岁叫怡华,刚出社会的新鲜人,对任何事都好奇,很依赖我老婆,和老婆的感情也最好,平时我也像疼妹妹一样对她,所以她也对我有好感,常说要找和我一样的男朋友。

    有一回我因为人不舒服提前下班回家,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也没先开灯,可一下子就发觉旁边似乎有睡人,转头一看是小姨子怡华。因为她是上夜班,而只有我们房间有冷气,所以老婆会让她在我们上班的时间进我们房间睡。起先不以为意,后来我看见床尾的放影机电源没关,就起身去关,我将片子退出来,发觉是我放在衣柜的A片,原来这小妮子趁我们不在在看这些,突然心里怪怪的,回头看她有没醒,发觉她只盖着一条薄被,从胸前盖到大腿根附近,脚微张开约30度,昏暗的光线仍能看到浓密耻毛,(啊!她没穿内裤)

    心里惊叫着,心跳突然加快,顾不得她醒了有什么后果,悄悄地俯身向前,试探的把被子再拉高些,怡华仍睡得熟,轻轻将她的腿向外移动,趋前一些看,哇!处女的穴一览无遗,好湿的样子,连周围阴毛及肛门上都有淫水,她刚才一定手淫了,好想摸摸看,怕她会醒过来。静静躺回旁边,心想可能她下班洗完澡就光着身子到我们房间,偷看我平时藏在衣柜那几卷A片,边看边自慰,也许累了就睡着了正想着,突然怡华翻身侧睡,两条腿张得更开,棉被也滑落了,哇!

    两个大奶子挤在一起,理智己荡然无存,所幸我也假装睡觉,将外衣脱到剩条内裤,故意翻身和她相对,右手则放在她腰上,过了一会又往上移,心跳的好厉害,就这样一寸一寸地移到她奶子上,不知要佩服我的动作细腻还是她昏睡的程度,我开始搓揉她奶子,一会儿轻轻掐弄乳头,一会儿平放在她奶子上慢慢旋转,过了一会抽手向下进攻,这时刚碰到她屁股时她就向另一头翻了个身;并拉起棉被盖上,我赶紧毕眼假装熟睡,吓了一身冷汗。约莫过了30分钟,我拉起她的棉被,进去从后面抱住她,继续假装睡觉,感觉她似乎有稍微抬头看我一下又继续原来的姿式,我于是大起胆子慢慢用右手滑向她的小腹,慢慢地再向她的阴毛上滑过,湿湿黏黏的,刚才自慰的淫水还没干,当手指碰到阴蒂时怡华的屁股微微扭了一下,我用食指及无名指撑开她湿滑的小穴,用中指轻轻滑入,听见怡华轻哼了一声(嗯!)

    中指更加湿润了许多,慢慢地进出小穴,怡华的臀部似乎也有规律地迎和着,我左手握着自己的肉棒上下套弄,右手不停加速及加重力道,时而旋转、时而揉插,怡华的浪叫声越来越明显。

    啊~啊~哼嗯~怡华的淫水流得我满手都是,我拉过她的手来摸我阴茎,它翘得很,又硬,也许是不好意思,马上就缩回手去。

    我把她身子反转过来面对我,左手用力搓揉她的乳房;右手则不停地抚弄她的小穴,啊~~啊~~好舒服~啊~~不要~停下来~~喔~嗯~啊~啊~这时怡华接近高潮也顾不得女性的忴持,浪叫了起来,喔~快~好舒服~~不要停~~啊~~啊~~好舒服~啊~快~我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并俯身吸吮她的奶头,不久,她就高潮了,两腿用力夹着我的手,身体微颤,两手紧紧将我的头抱在胸前,姐夫~怡华叫了我一声后,睁开双眼看着我,我们对望了一会,我褪去我的内裤,翻身压上,用龟头摩擦着她的两片湾湿滑不已的阴唇,嗯~嗯~嗯~喔~姐夫!不行~突然怡华将我人推开,整个人光着身子跑出房间,留下我愣在房里,翘着老高阴茎兀自肿胀,一跳一跳地在抗议着,只好打手枪解决了。

    怡华~经过那一次意外的乱伦,我似乎一直在,期待着下一次的机会,而且怡华看到我时,表情也较以往不自然,尤其有其他家人在旁时更甚,可是我发觉她在家时变得更[居家了]

    ,因为她总是套一件薄薄的连身睡衣,里面空空如也,两粒小乳头突出,啊~好性感哪!有时候我和怡情休假在家,怡华在房里和我们一起看电视,她还会技巧的把双腿盘起,薄睡衣仅仅盖住一些,老婆总是坐在我的右边,怡华则坐在我的左侧的沙发上,那雪白的屁股不时裸现,因为老婆被我身体挡住视线,不然她会制止怡华的,就这样一晚的电视看下来,我的老二可受苦了,翘得腰好酸哪。我想怡华一定有意戏弄我,尤其当她转身向我方向,却将盘起的腿由膝盖带起睡衣,那小穴都看到了时,我便更加笃定了。这一日我和老婆又休假在家,当我们在看电视时,怡华敲门进来,[你们在什么?]

    怡华问[黄金夜总会]

    我说[今天好冷喔!]

    老婆说这时我和老婆是一同盖着一条大棉被窝在沙发上看的,[是啊!]

    怡华说一边钻进我们的棉被,没错!那座次就是你想像的那样,我在中央,怡华在左,怡情在右,我们看着看着,突然发觉怡华用翘起的膝盖有规律的轻撞我的脚,我转头看她,她则浅浅的媚笑着,我伸手悄悄的往她大腿摸去,她按住我的手,我的手停在离她蜜穴约五公分的大腿根上,我用小拇指玩弄着她的淫毛,一会旋转一会联合无名指夹弄,然我学毛毛虫的方式让手一步一步往小穴前进,我先用中指和无名指,在她两片阴唇上下滑动,再用食指和无名指将阴道撑开,用中指去探索阴蒂,当我开始捏弄阴蒂时,怡华将她两条腿张得更开,并放下右边的腿,只留左边的腿继续翘在沙发上,因为她的配合,我更能轻易的抚弄她的淫穴,[我们来看片好吗]

    老婆说我停下手上的工作,因这时黄金夜总会作完了,她想看我们租回来的VCD,[好啊]

    我说并起身离开我摸得正渐渐湿润的小穴,放片去了,[姐~我们把电灯关掉好吗?这样比较像在看电影]

    怡华说[好啊!我们租的正好是恐怖片。]

    老婆说我放完片,去关了灯回座,[姐~我很困!如果我呆会看到睡着要记得叫我哦!]

    怡华说[你是猪喔!看恐怖片也会睡着?]

    老婆说[好啦!人家昨天下班去唱歌嘛]

    怡华说[我会叫你的]

    我说这时我的手已经回到怡华的穴口了有光线不明的掩护,我们两的动作更大胆了,我稍转身向怡华的方向,双手同时在她身上抚摸,淫水也沾得整个阴道口都是,她们家的女孩都这样容易湿吗?好滑啊~用右手中指插入抽动,也许她太舒服,竟大胆的往我肩膀上靠,我深怕老婆查觉,转头查看,她正靠在枕头上舒服的享受电影,我加快抽送,及旋转阴蒂、阴唇的频率,怡华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姐夫~]

    [姐夫我好爱你~]

    听得我软酥酥的,索性我拉过她的手,将我的肉棒让她握着,这次她不再回缩,而且还上下套弄着,喔~好爽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喔~嗯~啊~啊~怡华开始轻声在我耳边浪叫,由于我们为了要模拟电影院,所以把音乐调很大声,怡华的浪叫声,老婆是听不到的。哦~~姐夫~慢一点~~慢…我会忍不住住的啊~你好坏~~喔~嗯~~[怡华,等你姐睡着我们继续那一天那个好吗?]

    我轻声说啊~啊~啊~姐夫~~好舒服喔~~不要停下来~~我快来了~我快来了~啊~啊~[怡华,好吗?]

    嗯~嗯~啊~好~姐夫~好~我要去了~啊~~我拉着她的右手示意她要继续套弄啊~~~她的臀部扭动着,脚张的好开,左手按住我摸在她阴核的手旋转,屁股也跟着旋转扭动着,啊~~~姐夫~~~好爽~~我出来了~~我出来了~~淫水流好多,沙发上也滴了不少,我放回她为我打手枪的手,她仍偎在我肩膀上,这时电影作到一半,要换片了,我轻轻放回她的头到沙发的枕手,起身换片,[她睡着了?]

    老婆轻声问[对呀!]

    我撒谎说[把她叫到床上睡。]

    老婆说[让她睡吧,别吵她。]

    我说[喔!]

    老婆说看完片,老婆先去浴室刷牙准备就寝,我则亲亲怡华的脸颊说今天和我们睡?她没回答,起身抱着我吻起来,我抱起她将她放在我们床上,也到浴室去刷洗,我从后抱住老婆,双手不安份的在她胸前及下体游走,老婆对着镜子娇骂道[别闹了!呆会被人看到]

    回到房里,老婆见怡华睡在床上,也不疑有它,拉过被子把她盖上,[也不怕感冒!老公,她今天和我们睡好了,反正今天很冷。]

    [好吧!]

    故作失望状,摸摸老婆的奶,[明天再来啦!嗯?]

    老婆浅笑安慰着我毕竟睡觉是一件教敏感的事,所以老婆睡中间,我们分别在两侧,约过了1小时,我就听到两组沉重的呼吸声,我想她们都睡着了,因为怡华昨天和同事下班后去唱歌,很晚才回来,所以似乎睡欲战胜了爱欲。我呢?则利用时间慢慢的将手从老婆的颈下往怡华的方向移动,老婆有枕着我的手睡觉的习惯,所以,这一小时里备感艰辛,我用手摸摸怡华的长发,顺着往下滑到脸颊,她略有所觉的用脸颊及肩膀夹住我的手,并微微的扭动着头,我想她大盖快被我吵醒了,左脚翻开棉被侧过身将脚跨在老婆的大腿上,左手加入进攻,从怡华的腰上慢慢用手指的力道将连身睡衣往上拉,伸手进入,好细好柔的皮肤,毕竟处女就是不同,贪婪的在她的小肚肚上厮磨,逗得她小蛮腰直扭,慢慢向胸部摸去,那饱实感令人爱不释手,搓揉了一阵,虽然天气很冷,但我已是满头大汗,因为太刺激了。

    偷偷查看老婆的动静,所幸她和往常一样,都是一觉到天亮的深睡型,悄悄起身下床,来到怡华床下,钻进去将她的睡衣脱起来,再回到床下,用一只手伸进去摸索,先抚摸她的大腿,[啊!]

    她叫了一声,我赶紧卧倒在地,她查看床下时,我用食指在嘟起的嘴上比个一[嘘~~]

    她见是我,无神的笑了一下又躺下。过了一会没动静后,再次伸手进入,从小腿到大腿再到大腿跟来回抚摸,拉下她一条腿吻着大腿内侧,微微的淡香扑鼻而来,继续亲吻着她的小腿肚,并一一舔着她每一个脚趾,也许是怕痒的关系,屡屡要缩腿回去,都被我硬是拉住了,慢慢的往上看,[哇~天助我也!今天怎么这样顺利啊!]

    心里暗呼着。我看见老婆是背对着我们方向侧睡着,心里阵阵暗爽。我于是向怡华的嘴吻了上去,右手搓揉着她的乳房,捏弄着乳头;左手将自己的内裤拉下,并拉过怡华的手来握我的鸡巴,亲了一会我将她下半身拉下床,上半身斜着仰卧在床上,先用中指扣弄,怡华先前看电视时流的淫水还未干,湿淋淋的,手指滑动了几下,怡华将腿张得更开,我俯身吸吮她的蜜穴,酸酸滑滑的,逗弄着她的阴蒂,上下来回的不停的舔着,淫水夹杂着口水弄湿了一片,怡华两手按在我头上,腰臀不停扭动,有时又因快感强忍时,收缩着小腹微微颤抖。

    这时因不再有电视机的掩护,我们的行动都刻意的轻、慢、声音都压到最低,只为了这意外的偷情不要惹来风波。为免老婆醒转,我决定快快达到我多日来期望的目的。抖抖怡华的手,示意她下床,让她仰卧在地上,我在上,右手扶着老二对准洞口,轻轻的滑动,怡华抖得很厉害,我俯身抱住她,腰渐渐下沉,[啊~好紧喔!]

    我忍不住小声的说[啊呀!姐夫我好痛啊~~嗯~]

    怡华说[姐夫小力些!]

    于是又退到洞口,在阴唇及阴蒂间厮磨,[嗯~~嗯~~嗯~~]

    吻着她的小嘴,想不到虽说是处女之身,这舌技可不输那被我训练得不错的老婆,[怡华要进去了吗?]

    不停的磨着阴核,那淫水流个不止,怡华的腰扭得更厉害了,[嗯~我要~插进来~插进来~~啊~]

    怡华说我三浅一深的渐进式慢慢抽送,再加上淫水很多,我没遇到多大的阻碍,已经整根没入怡华的小穴里了,[好舒服喔~你呢?还痛吗?]

    我说[我也…啊…啊…好舒服~喔~啊~啊~]

    [好~好~好~啊~啊~啊~]

    [姐夫~我爱死你了~我爱死你了~啊~啊~]

    怡华接连的浪叫,并用力的抱紧我,像深怕我会离去一般,[姐夫也好爱你~我的宝贝~]

    我说[啊~~啊~~喔~啊~啊~姐夫我要尿尿~啊!~~啊~我好舒服]

    [出来了~~出来了~~哦呜~~哦呜~~啊~~嘶~~]

    怡华误以为高潮是要尿尿,整个人已经完全释放开来了,我用手捂着她的口鼻,以免吵醒老婆,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措,赶紧抿着嘴收声,由于本身怡华的阴道已经很紧再加上高潮,我的鸡巴被箍得紧紧的,[啊~好紧~好舒服~宝贝~我要射了~~]

    我说[啊~~啊~~来~~来~~~啊!~~啊~我好舒服~~]

    怡华加速扭动着她的小蛮腰,不一会儿,我赶紧将龟头拉出,射在怡华的小肚上。俯身下去吻了她说:[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好吗?嗯~]

    [姐夫~]

    怡华紧紧的搂着我和怡华的故事暂告段落,我和老婆搬到市区,怡华也有了男朋友,只是…大姨子怡雯因为工作之故,亦须搬到市区,所以我们就同租啰。怡雯是那种非常保守型的女人,凡事皆以世俗礼教去衡量,又因为她的保守感情观,以致至今29岁仍未交过男朋友。

    她在一家玉器店上班,每天接触的人也不多,然而上班很轻松,整家店就老板和她两人,老板常出国买办玉器,以至于她上班的时候常只有一个人在店里。自从搬出来一起住后,也许因为年龄相近,话题较能契合,我们变的无所不谈,比在她家时,感情更加亲近了。我常会到她店里和她闲聊,下班回到家里又常是只有我和怡雯在家,而老婆怡情现在上小夜班的工作,要凌晨2:00才回来。

    我不是那种丧心病狂,每每要向自己老婆的姐妹下手,但我最近发觉怡雯思春了!而且粉严重,我不知是不是她们家的小孩是遗传的原故,都喜欢自慰哩!但是我就从来就没看过怡情这么做过,否则我会对她性欲大增的。那一回我洗完澡,摊在沙发上看电视,正为[电视冠军]

    里那一男一女,争夺大胃王比赛冠军而须吃下一百多道菜赞叹时,怡雯从外头回来,看来喝了一点小酒。[咦?怡雯你喝酒了。]

    我说[对呀!今天老板请顾客吃饭,我也一起去了…]

    怡雯说着并脱下高跟鞋及外套向客厅走来,]

    [老板开了一瓶93年的拉图红酒,觉得还不错喝就多喝了几杯,脸很红吗?]

    怡雯继续说着[好红喔~继啊(台语)你喝醉了?]

    我说[没有啦!]

    怡雯说着并在我对面坐下我和以前一贯的作风一样,在家总是着一条内裤,家人都习惯了,只是我今天穿一件四角内裤,裤口宽松,因为看电视看得入迷,不知不觉两只脚就往沙发上翘起来了。

    我们客厅的沙发是ㄇ字型的,中间是茶几。不知什么时候怡雯移到我右侧正对电视的位子坐,从她尴尬的表情我发觉,她在偷眼看我内裤里面,我稍微有动作她就很不自然的转头看电视,我的老二在裤裆里会自然的往右边偏,我想现在一定整副被看光了。

    发觉她在看后,我也不回避,反而移一个她更能看到的角度,因为有被偷窥的刺激,阴茎渐渐蠕动变大,顶着内裤翘起,这时怡雯起身说到:[有点累,我去洗澡了。]

    直觉告诉我,经我这么挑逗,怡雯也许要借洗澡之名行自慰之实,果不其然,我大胆得从通风窗口缝看进去…她脱下她的连身短裙,白色的胸罩及粉红色的内裤,衬着喝了酒微红的身子,真好看。她坐在浴缸缘,左手从小腹往右乳游走,右手则在大腿内侧及隔着内裤抚摸阴部,口中发出[呃~嗯~]

    的叹息声。左手钻进胸罩里平贴乳房旋转着,右腿翘到浴缸缘上,左腿放直,右手则用中指边上下在穴缝上来回滑动,隐约可以看到内裤上已有约十元大小的湿痕了。她脱下胸罩,露出34C的成熟乳房,乳晕微淡红,足以证明那是未开发之地。她把右手往内裤右边钻入,四指来回的抚摸,左手则跟着将内裤缝拉的更开,浓密的阴毛,可以看到怡雯的小穴,比老婆或是怡华都来得小,阴唇小小的,阴道也小小的。呃~呃~呃~嗯~嗯~嗯~怡雯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她脱下内裤,两脚下垂并张得很开她用中指及无名指用力的在阴蒂及阴唇上搓揉,口中浪叫声忘形的哼出,[嗯…嗯…嗯…]

    [咦~~喔~~嗯~~]

    手指快速的在阴道内来回抽插,和她平时贞女般的型像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身躯扭动的很厉害,眼看高潮就要来临了。[啊~~啊~~啊~~]

    左手用力的在乳房上捏着、拧着,仿佛浪女一般,双脚一开一合的配合着抽插淫穴的节奏,[喔~~喔~~喔~~]

    [嗯~~咦~~喔~~嗯~~]

    [哎~~逸~~逸~~]

    突然感到震惊,“逸”是我的名字,原来怡雯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完全释放自己,一直以来,她都把我当做性幻想的对象?阴户上明显有淫水伴随着身体的抖动缓缓流下,好湿啊![喔!喔!喔!逸~快~逸~快]

    这时我的老二已翘的半天高,马眼亦流出半透明的液体,我也跟着开始自慰,快速的套弄着,心里想着:干死你,我要干死你,怡雯。怡雯的手几乎是三根手指同时伸入体内,不知她小小的阴道是否受得?她用双腿夹着右手,仰头骄喘,屁股怵自扭动,[啊~~啊~~我出来了,逸~我出来了~~啊~~啊~~]

    我心里想着:我也出来了。将一股精液射在墙上,通体舒畅。欣赏完怡雯洗澡后,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想着刚刚怡雯那一幕淫秽的画面,心中激荡不已,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老公!老公!]

    原来是老婆下班叫我的声音,眯着惺忪的眼睛,着制服的怡情最动人。我一把将她抱住,反身将她压在我两腿之间,解开她制服和胸罩,俯身吸吻乳头,[老公~我还没洗澡啦…]

    啧~啧~啧~[老婆~你的胸部真好吃]

    啧~啧~啧~将一只手伸进她短裙内,隔着内裤在肉缝上来回搓揉,[啊~嗯~啊~]

    我脱下内裤,将阳具往怡情的嘴唇送,她开始帮我舔龟头,右手则在阴茎上套上套下,[老婆~好舒服]

    我手指仍在老婆的肉缝上有规律的按摩,[老公~我要~]

    怡情在我手指攻击下再次弃械,淫水也渗湿了内裤,将我们身上的衣物全扒光,将她两腿屈在我的腋下,龟头对准阴户,来回的滑动几下后,突然一下插到底部,[喔~~~你真坏!]

    老婆被我这样狠狠的插入,不觉叫了出来,我三浅一深有规律的抽插,并不时的在她的耳朵、脖子、及嘴唇亲吻着,[喔~喔~喔~]

    两手握住怡情的手压在床上,下身时而快速的抽动,时而慢慢的扭转,[老公~好~好~老公~好舒服~]

    [你干死我了,喔~~~喔~~~好舒服~啊~啊~]

    她忘情的浪叫着,增加我征服的欲望。将她左腿放直,右腿继续屈着,侧着干到底部,一下比一下用力,[啊~啊~好爽~好深~快~老公~快~]

    扭着屁股旋转,这时的怡情已经淫水泛滥,沾湿了我整只肉棒,及两人的胯下,[老公~啊~啊~好爽~]

    突然抽出肉棒,俯身去舔她的阴蒂,用食指及姆指将原已翘突的阴蒂挤出,一手继续用中指在阴道内抽送,舌头上下挑动,并不时用两唇夹舔阴蒂,[啊~啊~老公~不要~好脏~喔~~啊~~]

    淫水一阵一阵的从阴道内奔流而出,夹杂着酸酸的腥味,[啊~~我不行了~~老公~~干我~~插进来~~插进来]

    将鸡巴再次插入,这次是用老汉推车的姿势,两手握着两颗大奶子搓弄,时而用两指夹捏奶头;时而压着两乳旋转,[老公~快出来了!啊~~~嗯~~~快~~~]

    将老先生推趴在床上,阴茎用力次次到底的插,[好舒服~好舒服~]

    最后把一股浓精射在她背后的腰上。叮当~叮当~[姐夫!]

    开门,原来是怡华[咦!怡华你来啦?刚下班吗?]

    她穿制服的样子真好看,脸上略施薄粉,因为SOGO百货上班之故,公司对仪容有一定的要求,[是啊!姐呢?]

    [喔,她2:00才下班,你怎么有空来?]

    一边倒饮料给她,一边欣赏她别后的改变,[想你们呀!大姐呢?]

    脱下外套,小背心衬托出日见成熟的乳房,[她和她老板出国去买玉,听说去缅甸,去两天了,下星期才回来]

    [真好!我也好想出国喔!]

    盘起两条腿在沙发的同一侧,[和阿茂的感情还好吗?]

    阿茂是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和她交往约4个多月,[别提他了。]

    一脸厌恶状,眼睛盯着一旁若有所思,[怎么了?吵架啦?]

    微笑以对[要男人忠于一人似乎很难吧,姐夫,你说是吗?]

    [……..]

    看着她的脸[我好难过,…..我们以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话了,]

    头低低的说[怎么了?]

    压低声音同情得说[她有别的女孩….]

    [……]

    我静默着[……]

    她静静的,头稍微抬一下又低下来,我看见她眼睛泛着泪水,[什么时候的事?]

    我坐近她身旁,低下身子问她,[姐夫~]

    抬头看着我,两眼泪汪汪的,好可怜,也许这初恋让她走的很沉重,[告诉姐夫,嗯?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

    [姐夫~呜~呜~呜~呜~呜~哇~他不要我了~呜~呜~]

    抱住我放声大哭,两粒奶子顶着我的胸膛,随着哭声一跳一跳抽续的动着,[怡华,乖!快别哭了,告诉姐夫怎么回事,嗯~]

    用手在怡华背上拍动着,微微感觉到怡华的胸罩肩带。我当然知道这时候想着这些太卑鄙了,但老二不听使唤的觉醒,大脑的思考大权被老二剥夺,原在大脑工作的血液叛逃到老二身上,[我看见她带别的女孩从开放MTV走出来,我上前去问他,他只推说是同事,要我别无理取闹,呜~呜~他还说我的缺点就是爱疑神疑鬼,这样在一起很痛苦,要我想清楚,呜~~呜~~]

    泪水流湿我的衣服上。一手不断的拍着她的背,不时在背上来回滑动;一手则轻抚着她的头,鼻息传来阵阵发香。[想清楚什么啊?呜~呜~他不要我了啦~~]

    怡华继续哭着,并不时喃喃自语,约过了20分钟,她哭累了,抬头看我,[怡华不哭喔~会变丑丑的]

    两手按在她的两颊,用拇指去拭她的眼泪,她两手环抱住我,小嘴凑过来亲我,并把我推倒在沙发上,舌头伸入和我交缠,大腿压在我已硬起的阴茎上,并不时用大腿磨擦我的男根,[这小妮子让她男友训练的如此厉害?]

    心里暗喊着我抱着她的腰,享受着她的主动,她从我的嘴巴移到脖子,并脱下我的居家内衣,开始亲我的胸膛,一下一下,酥酥痒痒的,再到我的乳头,说实在的,那里是我的性感带,我忍不住[啊~~]

    的轻哼了出来。我把怡华的裙子拉高,隔着丝袜以及内裤,抚摸着睽违多时的臀部,它变得更坚挺,更翘,来回的在小穴及大腿根抚摸着。怡华的嘴向下移,看来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在肚子上[啾~啾~]

    的亲着,肚脐也不放过,在此同时,两手连同内裤及外裤一起拉下,[这是什么幸运日啊!]

    我暗爽着怡华用右手温柔的在我坚挺的老二上抚摸,小嘴又回到我乳头亲吻,时而旋转时而夹舔,我因太过兴奋双手抱着她的头轻哼着,[啊~怡华~]

    她俯身到我的下体,舔我的睾丸,并握着阴茎套弄,舌尖挑动,两唇微含,点吻阴茎,抚摸阴毛,最后终于张口将我龟头含入,[啾!啾!]

    吹舔起来,有韵律的上下套吹三下,旋转舔龟头三圈,并用一手温柔的在睾丸托着搓揉,这样的刺激实在太大了,要不是历尽多个性伴侣的修行,老早就丢精走人了,[啊~好舒服~怡华~我爱死你了~]

    怡华加快吹吸的速度,我则翻转过她的臀部,快速的拉下她的丝袜以及内裤,伸舌舔弄她的小穴,也许她正专心取悦我,我的舔穴并没有对她带来多大的兴奋,倒是我让她那柔软的舌,挑逗的舌技逼的不时屁股用力强怎忍阵阵袭来的快感,[怡华~你这样弄,姐夫会射出来的,啊~~]

    [姐夫~抱我!]

    我拿了一个放在沙发上的抱枕垫在怡华的腰及臀部之间,慢慢的脱下她的背心及衬衫,眼睛注视着她,她的眼神很复杂,羞赧、仇恨、意淫、爱慕….她闭上眼睛并说:[把电灯关了吧!]

    我起身关掉电灯,她则走到我房里的浴室,我尾随进去,她锁上门,[……]

    我躺卧在床上,顷倾听浴室的动静约经过十分钟,她出来并关上浴室的灯,微光中我看到她全身赤裸,微翘的乳头点缀在33B的胸部上,湿漉漉的长发使得她更添性感,她站在床前不动,用手滑梳着头发,[我美吗?姐夫~]

    [你好美~]

    心里暗暗咒骂阿茂,这样秀丽的怡华都不懂珍惜。当然也许有一些感谢他的蠢吧![过来~]

    我张开双手我在她身体里射了两次,她浪叫的程度可以比拟A片女明星,其中特别要提到的是,她还舔我的屁眼,好有快感。我抱着她,手指不安份的在乳房上游走,[真希望你是我老公,姐夫,我真的爱上你了。]

    怡华幽幽的说[我们常为你吵架,他讨厌我拿你和他比,但我情不自禁,我很傻对不对?]

    望着我说[我也很想你,我不知道你过得不如意,听你姐说你有男朋友后,我就压抑自己别去打扰你。]

    [我想和他分手……姐夫,我…..你能常陪我吗?]

    吻着我说[嗯!我会陪你的]

    我是一个餐饮从业人员,今年27岁,己婚,有一个小孩,和妻子的感情很好,生活规律,我在一家大型餐厅上班,老婆小我四岁,她有两个姊妹。

    两年前因为老婆生产之故,我们搬到她娘家暂住,因为她们有两间房子,她父母住前橦;我们则和大姨子和小姨子住在后橦,平时大家就感情蛮好,所以起居也较随便。我老婆叫怡情,是那种贤妻良母型,总是对我完全信任,凡事以我为中心;我大姨子大我一岁叫怡雯,对我很好,也很关心我老婆和我,仍待字闰中;我小姨子小我六岁叫怡华,刚出社会的新鲜人,对任何事都好奇,很依赖我老婆,和老婆的感情也最好,平时我也像疼妹妹一样对她,所以她也对我有好感,常说要找和我一样的男朋友。

    有一回我因为人不舒服提前下班回家,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也没先开灯,可一下子就发觉旁边似乎有睡人,转头一看是小姨子怡华。因为她是上夜班,而只有我们房间有冷气,所以老婆会让她在我们上班的时间进我们房间睡。起先不以为意,后来我看见床尾的放影机电源没关,就起身去关,我将片子退出来,发觉是我放在衣柜的A片,原来这小妮子趁我们不在在看这些,突然心里怪怪的,回头看她有没醒,发觉她只盖着一条薄被,从胸前盖到大腿根附近,脚微张开约30度,昏暗的光线仍能看到浓密耻毛,(啊!她没穿内裤)

    心里惊叫着,心跳突然加快,顾不得她醒了有什么后果,悄悄地俯身向前,试探的把被子再拉高些,怡华仍睡得熟,轻轻将她的腿向外移动,趋前一些看,哇!处女的穴一览无遗,好湿的样子,连周围阴毛及肛门上都有淫水,她刚才一定手淫了,好想摸摸看,怕她会醒过来。静静躺回旁边,心想可能她下班洗完澡就光着身子到我们房间,偷看我平时藏在衣柜那几卷A片,边看边自慰,也许累了就睡着了正想着,突然怡华翻身侧睡,两条腿张得更开,棉被也滑落了,哇!

    两个大奶子挤在一起,理智己荡然无存,所幸我也假装睡觉,将外衣脱到剩条内裤,故意翻身和她相对,右手则放在她腰上,过了一会又往上移,心跳的好厉害,就这样一寸一寸地移到她奶子上,不知要佩服我的动作细腻还是她昏睡的程度,我开始搓揉她奶子,一会儿轻轻掐弄乳头,一会儿平放在她奶子上慢慢旋转,过了一会抽手向下进攻,这时刚碰到她屁股时她就向另一头翻了个身;并拉起棉被盖上,我赶紧毕眼假装熟睡,吓了一身冷汗。约莫过了30分钟,我拉起她的棉被,进去从后面抱住她,继续假装睡觉,感觉她似乎有稍微抬头看我一下又继续原来的姿式,我于是大起胆子慢慢用右手滑向她的小腹,慢慢地再向她的阴毛上滑过,湿湿黏黏的,刚才自慰的淫水还没干,当手指碰到阴蒂时怡华的屁股微微扭了一下,我用食指及无名指撑开她湿滑的小穴,用中指轻轻滑入,听见怡华轻哼了一声(嗯!)

    中指更加湿润了许多,慢慢地进出小穴,怡华的臀部似乎也有规律地迎和着,我左手握着自己的肉棒上下套弄,右手不停加速及加重力道,时而旋转、时而揉插,怡华的浪叫声越来越明显。

    啊~啊~哼嗯~怡华的淫水流得我满手都是,我拉过她的手来摸我阴茎,它翘得很,又硬,也许是不好意思,马上就缩回手去。

    我把她身子反转过来面对我,左手用力搓揉她的乳房;右手则不停地抚弄她的小穴,啊~~啊~~好舒服~啊~~不要~停下来~~喔~嗯~啊~啊~这时怡华接近高潮也顾不得女性的忴持,浪叫了起来,喔~快~好舒服~~不要停~~啊~~啊~~好舒服~啊~快~我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并俯身吸吮她的奶头,不久,她就高潮了,两腿用力夹着我的手,身体微颤,两手紧紧将我的头抱在胸前,姐夫~怡华叫了我一声后,睁开双眼看着我,我们对望了一会,我褪去我的内裤,翻身压上,用龟头摩擦着她的两片湾湿滑不已的阴唇,嗯~嗯~嗯~喔~姐夫!不行~突然怡华将我人推开,整个人光着身子跑出房间,留下我愣在房里,翘着老高阴茎兀自肿胀,一跳一跳地在抗议着,只好打手枪解决了。

    怡华~经过那一次意外的乱伦,我似乎一直在,期待着下一次的机会,而且怡华看到我时,表情也较以往不自然,尤其有其他家人在旁时更甚,可是我发觉她在家时变得更[居家了]

    ,因为她总是套一件薄薄的连身睡衣,里面空空如也,两粒小乳头突出,啊~好性感哪!有时候我和怡情休假在家,怡华在房里和我们一起看电视,她还会技巧的把双腿盘起,薄睡衣仅仅盖住一些,老婆总是坐在我的右边,怡华则坐在我的左侧的沙发上,那雪白的屁股不时裸现,因为老婆被我身体挡住视线,不然她会制止怡华的,就这样一晚的电视看下来,我的老二可受苦了,翘得腰好酸哪。我想怡华一定有意戏弄我,尤其当她转身向我方向,却将盘起的腿由膝盖带起睡衣,那小穴都看到了时,我便更加笃定了。这一日我和老婆又休假在家,当我们在看电视时,怡华敲门进来,[你们在什么?]

    怡华问[黄金夜总会]

    我说[今天好冷喔!]

    老婆说这时我和老婆是一同盖着一条大棉被窝在沙发上看的,[是啊!]

    怡华说一边钻进我们的棉被,没错!那座次就是你想像的那样,我在中央,怡华在左,怡情在右,我们看着看着,突然发觉怡华用翘起的膝盖有规律的轻撞我的脚,我转头看她,她则浅浅的媚笑着,我伸手悄悄的往她大腿摸去,她按住我的手,我的手停在离她蜜穴约五公分的大腿根上,我用小拇指玩弄着她的淫毛,一会旋转一会联合无名指夹弄,然我学毛毛虫的方式让手一步一步往小穴前进,我先用中指和无名指,在她两片阴唇上下滑动,再用食指和无名指将阴道撑开,用中指去探索阴蒂,当我开始捏弄阴蒂时,怡华将她两条腿张得更开,并放下右边的腿,只留左边的腿继续翘在沙发上,因为她的配合,我更能轻易的抚弄她的淫穴,[我们来看片好吗]

    老婆说我停下手上的工作,因这时黄金夜总会作完了,她想看我们租回来的VCD,[好啊]

    我说并起身离开我摸得正渐渐湿润的小穴,放片去了,[姐~我们把电灯关掉好吗?这样比较像在看电影]

    怡华说[好啊!我们租的正好是恐怖片。]

    老婆说我放完片,去关了灯回座,[姐~我很困!如果我呆会看到睡着要记得叫我哦!]

    怡华说[你是猪喔!看恐怖片也会睡着?]

    老婆说[好啦!人家昨天下班去唱歌嘛]

    怡华说[我会叫你的]

    我说这时我的手已经回到怡华的穴口了有光线不明的掩护,我们两的动作更大胆了,我稍转身向怡华的方向,双手同时在她身上抚摸,淫水也沾得整个阴道口都是,她们家的女孩都这样容易湿吗?好滑啊~用右手中指插入抽动,也许她太舒服,竟大胆的往我肩膀上靠,我深怕老婆查觉,转头查看,她正靠在枕头上舒服的享受电影,我加快抽送,及旋转阴蒂、阴唇的频率,怡华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姐夫~]

    [姐夫我好爱你~]

    听得我软酥酥的,索性我拉过她的手,将我的肉棒让她握着,这次她不再回缩,而且还上下套弄着,喔~好爽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喔~嗯~啊~啊~怡华开始轻声在我耳边浪叫,由于我们为了要模拟电影院,所以把音乐调很大声,怡华的浪叫声,老婆是听不到的。哦~~姐夫~慢一点~~慢…我会忍不住住的啊~你好坏~~喔~嗯~~[怡华,等你姐睡着我们继续那一天那个好吗?]

    我轻声说啊~啊~啊~姐夫~~好舒服喔~~不要停下来~~我快来了~我快来了~啊~啊~[怡华,好吗?]

    嗯~嗯~啊~好~姐夫~好~我要去了~啊~~我拉着她的右手示意她要继续套弄啊~~~她的臀部扭动着,脚张的好开,左手按住我摸在她阴核的手旋转,屁股也跟着旋转扭动着,啊~~~姐夫~~~好爽~~我出来了~~我出来了~~淫水流好多,沙发上也滴了不少,我放回她为我打手枪的手,她仍偎在我肩膀上,这时电影作到一半,要换片了,我轻轻放回她的头到沙发的枕手,起身换片,[她睡着了?]

    老婆轻声问[对呀!]

    我撒谎说[把她叫到床上睡。]

    老婆说[让她睡吧,别吵她。]

    我说[喔!]

    老婆说看完片,老婆先去浴室刷牙准备就寝,我则亲亲怡华的脸颊说今天和我们睡?她没回答,起身抱着我吻起来,我抱起她将她放在我们床上,也到浴室去刷洗,我从后抱住老婆,双手不安份的在她胸前及下体游走,老婆对着镜子娇骂道[别闹了!呆会被人看到]

    回到房里,老婆见怡华睡在床上,也不疑有它,拉过被子把她盖上,[也不怕感冒!老公,她今天和我们睡好了,反正今天很冷。]

    [好吧!]

    故作失望状,摸摸老婆的奶,[明天再来啦!嗯?]

    老婆浅笑安慰着我毕竟睡觉是一件教敏感的事,所以老婆睡中间,我们分别在两侧,约过了1小时,我就听到两组沉重的呼吸声,我想她们都睡着了,因为怡华昨天和同事下班后去唱歌,很晚才回来,所以似乎睡欲战胜了爱欲。我呢?则利用时间慢慢的将手从老婆的颈下往怡华的方向移动,老婆有枕着我的手睡觉的习惯,所以,这一小时里备感艰辛,我用手摸摸怡华的长发,顺着往下滑到脸颊,她略有所觉的用脸颊及肩膀夹住我的手,并微微的扭动着头,我想她大盖快被我吵醒了,左脚翻开棉被侧过身将脚跨在老婆的大腿上,左手加入进攻,从怡华的腰上慢慢用手指的力道将连身睡衣往上拉,伸手进入,好细好柔的皮肤,毕竟处女就是不同,贪婪的在她的小肚肚上厮磨,逗得她小蛮腰直扭,慢慢向胸部摸去,那饱实感令人爱不释手,搓揉了一阵,虽然天气很冷,但我已是满头大汗,因为太刺激了。

    偷偷查看老婆的动静,所幸她和往常一样,都是一觉到天亮的深睡型,悄悄起身下床,来到怡华床下,钻进去将她的睡衣脱起来,再回到床下,用一只手伸进去摸索,先抚摸她的大腿,[啊!]

    她叫了一声,我赶紧卧倒在地,她查看床下时,我用食指在嘟起的嘴上比个一[嘘~~]

    她见是我,无神的笑了一下又躺下。过了一会没动静后,再次伸手进入,从小腿到大腿再到大腿跟来回抚摸,拉下她一条腿吻着大腿内侧,微微的淡香扑鼻而来,继续亲吻着她的小腿肚,并一一舔着她每一个脚趾,也许是怕痒的关系,屡屡要缩腿回去,都被我硬是拉住了,慢慢的往上看,[哇~天助我也!今天怎么这样顺利啊!]

    心里暗呼着。我看见老婆是背对着我们方向侧睡着,心里阵阵暗爽。我于是向怡华的嘴吻了上去,右手搓揉着她的乳房,捏弄着乳头;左手将自己的内裤拉下,并拉过怡华的手来握我的鸡巴,亲了一会我将她下半身拉下床,上半身斜着仰卧在床上,先用中指扣弄,怡华先前看电视时流的淫水还未干,湿淋淋的,手指滑动了几下,怡华将腿张得更开,我俯身吸吮她的蜜穴,酸酸滑滑的,逗弄着她的阴蒂,上下来回的不停的舔着,淫水夹杂着口水弄湿了一片,怡华两手按在我头上,腰臀不停扭动,有时又因快感强忍时,收缩着小腹微微颤抖。

    这时因不再有电视机的掩护,我们的行动都刻意的轻、慢、声音都压到最低,只为了这意外的偷情不要惹来风波。为免老婆醒转,我决定快快达到我多日来期望的目的。抖抖怡华的手,示意她下床,让她仰卧在地上,我在上,右手扶着老二对准洞口,轻轻的滑动,怡华抖得很厉害,我俯身抱住她,腰渐渐下沉,[啊~好紧喔!]

    我忍不住小声的说[啊呀!姐夫我好痛啊~~嗯~]

    怡华说[姐夫小力些!]

    于是又退到洞口,在阴唇及阴蒂间厮磨,[嗯~~嗯~~嗯~~]

    吻着她的小嘴,想不到虽说是处女之身,这舌技可不输那被我训练得不错的老婆,[怡华要进去了吗?]

    不停的磨着阴核,那淫水流个不止,怡华的腰扭得更厉害了,[嗯~我要~插进来~插进来~~啊~]

    怡华说我三浅一深的渐进式慢慢抽送,再加上淫水很多,我没遇到多大的阻碍,已经整根没入怡华的小穴里了,[好舒服喔~你呢?还痛吗?]

    我说[我也…啊…啊…好舒服~喔~啊~啊~]

    [好~好~好~啊~啊~啊~]

    [姐夫~我爱死你了~我爱死你了~啊~啊~]

    怡华接连的浪叫,并用力的抱紧我,像深怕我会离去一般,[姐夫也好爱你~我的宝贝~]

    我说[啊~~啊~~喔~啊~啊~姐夫我要尿尿~啊!~~啊~我好舒服]

    [出来了~~出来了~~哦呜~~哦呜~~啊~~嘶~~]

    怡华误以为高潮是要尿尿,整个人已经完全释放开来了,我用手捂着她的口鼻,以免吵醒老婆,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措,赶紧抿着嘴收声,由于本身怡华的阴道已经很紧再加上高潮,我的鸡巴被箍得紧紧的,[啊~好紧~好舒服~宝贝~我要射了~~]

    我说[啊~~啊~~来~~来~~~啊!~~啊~我好舒服~~]

    怡华加速扭动着她的小蛮腰,不一会儿,我赶紧将龟头拉出,射在怡华的小肚上。俯身下去吻了她说:[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好吗?嗯~]

    [姐夫~]

    怡华紧紧的搂着我和怡华的故事暂告段落,我和老婆搬到市区,怡华也有了男朋友,只是…大姨子怡雯因为工作之故,亦须搬到市区,所以我们就同租啰。怡雯是那种非常保守型的女人,凡事皆以世俗礼教去衡量,又因为她的保守感情观,以致至今29岁仍未交过男朋友。

    她在一家玉器店上班,每天接触的人也不多,然而上班很轻松,整家店就老板和她两人,老板常出国买办玉器,以至于她上班的时候常只有一个人在店里。自从搬出来一起住后,也许因为年龄相近,话题较能契合,我们变的无所不谈,比在她家时,感情更加亲近了。我常会到她店里和她闲聊,下班回到家里又常是只有我和怡雯在家,而老婆怡情现在上小夜班的工作,要凌晨2:00才回来。

    我不是那种丧心病狂,每每要向自己老婆的姐妹下手,但我最近发觉怡雯思春了!而且粉严重,我不知是不是她们家的小孩是遗传的原故,都喜欢自慰哩!但是我就从来就没看过怡情这么做过,否则我会对她性欲大增的。那一回我洗完澡,摊在沙发上看电视,正为[电视冠军]

    里那一男一女,争夺大胃王比赛冠军而须吃下一百多道菜赞叹时,怡雯从外头回来,看来喝了一点小酒。[咦?怡雯你喝酒了。]

    我说[对呀!今天老板请顾客吃饭,我也一起去了…]

    怡雯说着并脱下高跟鞋及外套向客厅走来,]

    [老板开了一瓶93年的拉图红酒,觉得还不错喝就多喝了几杯,脸很红吗?]

    怡雯继续说着[好红喔~继啊(台语)你喝醉了?]

    我说[没有啦!]

    怡雯说着并在我对面坐下我和以前一贯的作风一样,在家总是着一条内裤,家人都习惯了,只是我今天穿一件四角内裤,裤口宽松,因为看电视看得入迷,不知不觉两只脚就往沙发上翘起来了。

    我们客厅的沙发是ㄇ字型的,中间是茶几。不知什么时候怡雯移到我右侧正对电视的位子坐,从她尴尬的表情我发觉,她在偷眼看我内裤里面,我稍微有动作她就很不自然的转头看电视,我的老二在裤裆里会自然的往右边偏,我想现在一定整副被看光了。

    发觉她在看后,我也不回避,反而移一个她更能看到的角度,因为有被偷窥的刺激,阴茎渐渐蠕动变大,顶着内裤翘起,这时怡雯起身说到:[有点累,我去洗澡了。]

    直觉告诉我,经我这么挑逗,怡雯也许要借洗澡之名行自慰之实,果不其然,我大胆得从通风窗口缝看进去…她脱下她的连身短裙,白色的胸罩及粉红色的内裤,衬着喝了酒微红的身子,真好看。她坐在浴缸缘,左手从小腹往右乳游走,右手则在大腿内侧及隔着内裤抚摸阴部,口中发出[呃~嗯~]

    的叹息声。左手钻进胸罩里平贴乳房旋转着,右腿翘到浴缸缘上,左腿放直,右手则用中指边上下在穴缝上来回滑动,隐约可以看到内裤上已有约十元大小的湿痕了。她脱下胸罩,露出34C的成熟乳房,乳晕微淡红,足以证明那是未开发之地。她把右手往内裤右边钻入,四指来回的抚摸,左手则跟着将内裤缝拉的更开,浓密的阴毛,可以看到怡雯的小穴,比老婆或是怡华都来得小,阴唇小小的,阴道也小小的。呃~呃~呃~嗯~嗯~嗯~怡雯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她脱下内裤,两脚下垂并张得很开她用中指及无名指用力的在阴蒂及阴唇上搓揉,口中浪叫声忘形的哼出,[嗯…嗯…嗯…]

    [咦~~喔~~嗯~~]

    手指快速的在阴道内来回抽插,和她平时贞女般的型像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身躯扭动的很厉害,眼看高潮就要来临了。[啊~~啊~~啊~~]

    左手用力的在乳房上捏着、拧着,仿佛浪女一般,双脚一开一合的配合着抽插淫穴的节奏,[喔~~喔~~喔~~]

    [嗯~~咦~~喔~~嗯~~]

    [哎~~逸~~逸~~]

    突然感到震惊,“逸”是我的名字,原来怡雯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完全释放自己,一直以来,她都把我当做性幻想的对象?阴户上明显有淫水伴随着身体的抖动缓缓流下,好湿啊![喔!喔!喔!逸~快~逸~快]

    这时我的老二已翘的半天高,马眼亦流出半透明的液体,我也跟着开始自慰,快速的套弄着,心里想着:干死你,我要干死你,怡雯。怡雯的手几乎是三根手指同时伸入体内,不知她小小的阴道是否受得?她用双腿夹着右手,仰头骄喘,屁股怵自扭动,[啊~~啊~~我出来了,逸~我出来了~~啊~~啊~~]

    我心里想着:我也出来了。将一股精液射在墙上,通体舒畅。欣赏完怡雯洗澡后,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想着刚刚怡雯那一幕淫秽的画面,心中激荡不已,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老公!老公!]

    原来是老婆下班叫我的声音,眯着惺忪的眼睛,着制服的怡情最动人。我一把将她抱住,反身将她压在我两腿之间,解开她制服和胸罩,俯身吸吻乳头,[老公~我还没洗澡啦…]

    啧~啧~啧~[老婆~你的胸部真好吃]

    啧~啧~啧~将一只手伸进她短裙内,隔着内裤在肉缝上来回搓揉,[啊~嗯~啊~]

    我脱下内裤,将阳具往怡情的嘴唇送,她开始帮我舔龟头,右手则在阴茎上套上套下,[老婆~好舒服]

    我手指仍在老婆的肉缝上有规律的按摩,[老公~我要~]

    怡情在我手指攻击下再次弃械,淫水也渗湿了内裤,将我们身上的衣物全扒光,将她两腿屈在我的腋下,龟头对准阴户,来回的滑动几下后,突然一下插到底部,[喔~~~你真坏!]

    老婆被我这样狠狠的插入,不觉叫了出来,我三浅一深有规律的抽插,并不时的在她的耳朵、脖子、及嘴唇亲吻着,[喔~喔~喔~]

    两手握住怡情的手压在床上,下身时而快速的抽动,时而慢慢的扭转,[老公~好~好~老公~好舒服~]

    [你干死我了,喔~~~喔~~~好舒服~啊~啊~]

    她忘情的浪叫着,增加我征服的欲望。将她左腿放直,右腿继续屈着,侧着干到底部,一下比一下用力,[啊~啊~好爽~好深~快~老公~快~]

    扭着屁股旋转,这时的怡情已经淫水泛滥,沾湿了我整只肉棒,及两人的胯下,[老公~啊~啊~好爽~]

    突然抽出肉棒,俯身去舔她的阴蒂,用食指及姆指将原已翘突的阴蒂挤出,一手继续用中指在阴道内抽送,舌头上下挑动,并不时用两唇夹舔阴蒂,[啊~啊~老公~不要~好脏~喔~~啊~~]

    淫水一阵一阵的从阴道内奔流而出,夹杂着酸酸的腥味,[啊~~我不行了~~老公~~干我~~插进来~~插进来]

    将鸡巴再次插入,这次是用老汉推车的姿势,两手握着两颗大奶子搓弄,时而用两指夹捏奶头;时而压着两乳旋转,[老公~快出来了!啊~~~嗯~~~快~~~]

    将老先生推趴在床上,阴茎用力次次到底的插,[好舒服~好舒服~]

    最后把一股浓精射在她背后的腰上。叮当~叮当~[姐夫!]

    开门,原来是怡华[咦!怡华你来啦?刚下班吗?]

    她穿制服的样子真好看,脸上略施薄粉,因为SOGO百货上班之故,公司对仪容有一定的要求,[是啊!姐呢?]

    [喔,她2:00才下班,你怎么有空来?]

    一边倒饮料给她,一边欣赏她别后的改变,[想你们呀!大姐呢?]

    脱下外套,小背心衬托出日见成熟的乳房,[她和她老板出国去买玉,听说去缅甸,去两天了,下星期才回来]

    [真好!我也好想出国喔!]

    盘起两条腿在沙发的同一侧,[和阿茂的感情还好吗?]

    阿茂是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和她交往约4个多月,[别提他了。]

    一脸厌恶状,眼睛盯着一旁若有所思,[怎么了?吵架啦?]

    微笑以对[要男人忠于一人似乎很难吧,姐夫,你说是吗?]

    [……..]

    看着她的脸[我好难过,…..我们以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话了,]

    头低低的说[怎么了?]

    压低声音同情得说[她有别的女孩….]

    [……]

    我静默着[……]

    她静静的,头稍微抬一下又低下来,我看见她眼睛泛着泪水,[什么时候的事?]

    我坐近她身旁,低下身子问她,[姐夫~]

    抬头看着我,两眼泪汪汪的,好可怜,也许这初恋让她走的很沉重,[告诉姐夫,嗯?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

    [姐夫~呜~呜~呜~呜~呜~哇~他不要我了~呜~呜~]

    抱住我放声大哭,两粒奶子顶着我的胸膛,随着哭声一跳一跳抽续的动着,[怡华,乖!快别哭了,告诉姐夫怎么回事,嗯~]

    用手在怡华背上拍动着,微微感觉到怡华的胸罩肩带。我当然知道这时候想着这些太卑鄙了,但老二不听使唤的觉醒,大脑的思考大权被老二剥夺,原在大脑工作的血液叛逃到老二身上,[我看见她带别的女孩从开放MTV走出来,我上前去问他,他只推说是同事,要我别无理取闹,呜~呜~他还说我的缺点就是爱疑神疑鬼,这样在一起很痛苦,要我想清楚,呜~~呜~~]

    泪水流湿我的衣服上。一手不断的拍着她的背,不时在背上来回滑动;一手则轻抚着她的头,鼻息传来阵阵发香。[想清楚什么啊?呜~呜~他不要我了啦~~]

    怡华继续哭着,并不时喃喃自语,约过了20分钟,她哭累了,抬头看我,[怡华不哭喔~会变丑丑的]

    两手按在她的两颊,用拇指去拭她的眼泪,她两手环抱住我,小嘴凑过来亲我,并把我推倒在沙发上,舌头伸入和我交缠,大腿压在我已硬起的阴茎上,并不时用大腿磨擦我的男根,[这小妮子让她男友训练的如此厉害?]

    心里暗喊着我抱着她的腰,享受着她的主动,她从我的嘴巴移到脖子,并脱下我的居家内衣,开始亲我的胸膛,一下一下,酥酥痒痒的,再到我的乳头,说实在的,那里是我的性感带,我忍不住[啊~~]

    的轻哼了出来。我把怡华的裙子拉高,隔着丝袜以及内裤,抚摸着睽违多时的臀部,它变得更坚挺,更翘,来回的在小穴及大腿根抚摸着。怡华的嘴向下移,看来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在肚子上[啾~啾~]

    的亲着,肚脐也不放过,在此同时,两手连同内裤及外裤一起拉下,[这是什么幸运日啊!]

    我暗爽着怡华用右手温柔的在我坚挺的老二上抚摸,小嘴又回到我乳头亲吻,时而旋转时而夹舔,我因太过兴奋双手抱着她的头轻哼着,[啊~怡华~]

    她俯身到我的下体,舔我的睾丸,并握着阴茎套弄,舌尖挑动,两唇微含,点吻阴茎,抚摸阴毛,最后终于张口将我龟头含入,[啾!啾!]

    吹舔起来,有韵律的上下套吹三下,旋转舔龟头三圈,并用一手温柔的在睾丸托着搓揉,这样的刺激实在太大了,要不是历尽多个性伴侣的修行,老早就丢精走人了,[啊~好舒服~怡华~我爱死你了~]

    怡华加快吹吸的速度,我则翻转过她的臀部,快速的拉下她的丝袜以及内裤,伸舌舔弄她的小穴,也许她正专心取悦我,我的舔穴并没有对她带来多大的兴奋,倒是我让她那柔软的舌,挑逗的舌技逼的不时屁股用力强怎忍阵阵袭来的快感,[怡华~你这样弄,姐夫会射出来的,啊~~]

    [姐夫~抱我!]

    我拿了一个放在沙发上的抱枕垫在怡华的腰及臀部之间,慢慢的脱下她的背心及衬衫,眼睛注视着她,她的眼神很复杂,羞赧、仇恨、意淫、爱慕….她闭上眼睛并说:[把电灯关了吧!]

    我起身关掉电灯,她则走到我房里的浴室,我尾随进去,她锁上门,[……]

    我躺卧在床上,顷倾听浴室的动静约经过十分钟,她出来并关上浴室的灯,微光中我看到她全身赤裸,微翘的乳头点缀在33B的胸部上,湿漉漉的长发使得她更添性感,她站在床前不动,用手滑梳着头发,[我美吗?姐夫~]

    [你好美~]

    心里暗暗咒骂阿茂,这样秀丽的怡华都不懂珍惜。当然也许有一些感谢他的蠢吧![过来~]

    我张开双手我在她身体里射了两次,她浪叫的程度可以比拟A片女明星,其中特别要提到的是,她还舔我的屁眼,好有快感。我抱着她,手指不安份的在乳房上游走,[真希望你是我老公,姐夫,我真的爱上你了。]

    怡华幽幽的说[我们常为你吵架,他讨厌我拿你和他比,但我情不自禁,我很傻对不对?]

    望着我说[我也很想你,我不知道你过得不如意,听你姐说你有男朋友后,我就压抑自己别去打扰你。]

    [我想和他分手……姐夫,我…..你能常陪我吗?]

    吻着我说[嗯!我会陪你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