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人间正道是沧桑】——第十七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46   


                    第十七章
      她在厨房里一阵忙活,我还以为她会做什么好吃的给我吃,没想到她只下了
    点面条,早就该想到的,不过好在,她削了萝卜丝做起凉拌来。我其实吃不惯面
    食,在家里也只是偶尔梅姨姥不在家的时候,母亲才会下一次来吃。看到我微皱
    眉头,她体贴的说了一句,「不想吃的话,我去给你煮点粥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们都是南方人,你能吃我也能吃。于是试着吃了一口,
    「你做的比想象中的好吃,不用了。」
      「有的吃就不错了。」她说完兀自吃起来,虽然都是南方人,显然她早已适
    应吃面食。她吃着面,吃完还不忘把汤水也喝掉,毫不浪费。
      看的我竟然有些怅然,想到以前人们说的,便问起来,「听说你们那边的人,
    三餐只有炒面、炒米和吵豆子,是不是真的。」
      「真的假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在城里生活,衣食无忧,有些事情,说了你
    也不会明白的。」
      「你不说,我当然不明白。」
      「你是真不知道吗?这外面每天都要饿死很多人的,还有很多吃不饱吃不上
    饭的人……能吃上炒面已经算是好的了。」很残酷的现实,但她说的很平静,仿
    佛司空见惯。
      「那你以前也吃那个?」我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吃的多了,炒面炒米,树皮草叶,我都吃过……也不是都有的吃。」她
    低着头一边吃饭,一边小声的说着。
      真是暴殄天物,这么个大美女,如花似玉的可人儿,居然有过一段如此凄凉
    的经历,这让我对她除了爱慕,更生出怜惜。
      吃完饭,她去收拾厨房洗碗。外面天早已经黑了,我往楼上走去开了灯,卧
    室被她打理的很干净整洁,衣柜被清扫过,没了灰尘,床上的被子也叠的很整齐,
    柜子旁边是一个桌子,被她收拾成了梳妆台,一个发旧的镜子和一把木梳很显眼。
      我走到窗边,随手掀开了窗帘,居然发现对面亮起了灯光。好家伙,整天醉
    卧美人乡,差点都忘了来的目的了,这回可等到你了。我赶紧取了望远镜,将窗
    帘拉上了一些,只留出一小块空隙,便抬眼望去。
      对面亮灯的是两间屋子,但能看出来,中间有道门,所以是『一户住所』。
    左面屋子里有一个沙发,还有一张桌子和其他家具少许,再往里光线有些暗,看
    不太清楚。右边房间里能看到有一个书架,放了不少书上去,书架旁边大概有一
    张床,这房间看起来像是卧室,因为窗帘靠床的那一半是拉上的,所以只能看到
    露出的少许被子和一个床腿。
      不过奇怪的是,里面灯亮着,却没看到人。
      哒哒哒,我还纳闷中,楼梯传来声音,我回头看了下,是林娥。她洗好了碗,
    也上楼来了。可能是晚上了,她上了楼,走到了床头坐了起来,便将头发上的发
    髻解开,一头好看的乌黑长发就这样如瀑布一样飘散开来,她一手拨弄,一手拿
    起梳子如若无人的打理头发,她的举动优雅得体,连空气中都弥漫着醉人的发香
    ……我盯着眼看了好一会,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我痴迷的表情。
      她梳理好了头发,还不忘问道,「有什么发现?」
      「没有。」
      「哦。」她说完站了起来,向我这边走来,发现我在盯着她看,便带着娇嗔
    的声音呵道,「你不看外面,看我干嘛。」
      「你……今晚可真好看。」灯光下,打扮完头发的她美的如嫦娥下凡,白净
    的脸庞上小脸微红,一副慵懒的表情配上梨形小酒窝甚是可爱。
      「那平时就不好看吗。」
      「啊——平时也好看,一直都好看……」
      听到我的赞美,她没有接话,而是呵呵的轻笑了几声,然后伸手接过我手上
    的望远镜,作势伸头往外看去。只见她弯了腰,小心的将明媚的眼睛对上了镜筒。
    「这东西视野还不错,就是镜头……」。她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就见她立马收回
    了脑袋,她此时目光闪烁不敢看向我,桃红的小脸一阵惊慌失措……她站直了身
    子,快速的将望远镜一把丢给了我。
      「我去烧点热水了。」她的表情极其羞赧,快速的小声说完了话,便转身逃
    下了楼。
      这还没到到半分钟的时间,她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害羞的就像新
    媳妇入洞房一样,引得我一阵好奇,便重新对着镜头往对面看了看。
      这不看还真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起初我还以为里面没人,没想到里面不仅
    是有人,而且还是两个。
      赤身裸体的一对男女。那女的肤色白皙,在窗帘后面,露出一双大白腿和半
    个屁股肉,此时正趴在床上起伏,那女人身上贴着一个健硕的男人。事情已经很
    显然,这两人在上演活春宫。
      怪不得林娥刚才的反应有点大,她一定是看到了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所以
    才羞红着脸逃开。发现了这一点,看来她也并不是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人。
      女人的一只大白腿被那男的架在了肩膀上,男人不断的做着活塞运动,不停
    的进进出出,交合处能看到溢出的汁水……晚上下降的温度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
    们的情绪,男人屈弓着腿,加快了发力,一阵来回耸动之后,男人绷紧了腰肢,
    停在了女人身上,腿部一抖一抖的……饶是我这般没有过经历的毛头小子,大概
    也知道了现在的情况。因为隔着一截窗帘,那女人的上身在床里,男人则弯着腰,
    所以看不太清楚他们的脸部。
      对面云雨收歇,双双躺在了床上,盯着这一出肉戏,弄的我也有点来了精神,
    下身男根坚硬挺起,直贴在腹部,一阵发烫……你们倒是好过了,却刺激的我无
    处发泄,这小日本鬼子活的倒是挺滋润,又是豪宅,又是玩女人……
      过了好一会,林娥才回到楼上,见我还在对着望远镜,她有点羞恼又有点嗔
    怪的道,「别没个正经样了,小心看多了长鸡眼……热水烧好了,去洗脸洗脚吧。」
      她这个样子,有点像大人教训小孩子,可是话语行间里缺少了威严,所以听
    起来倒像是小媳妇教训亲丈夫。
      「你刚才都看见了?」既然她并非不食人间烟火,那我何不乘机调戏调戏她,
    也许能打开一扇门也说不定。于是我色壮人胆,略带促狭的问道。
      「什么看到了?我……我不知道……」她简洁的话语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
    本正经的回着话,不过她局促的表情还是暴露了她此时的羞意。
      「你说呢……哈哈,你不都比我见识长么,怎么还扭扭捏捏的,不知道的还
    以为你是老……」说到最后,我故意拉长了声音。
      「老什么,你想说什么。」她像是预见了我要调侃她,也不在装了。
      「老…处…女。」
      「你找打吗,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略带怒气的吼道,接着话锋一转,
    「本姑娘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什么事情没见过,切~~,不就是那档子事嘛。」
    别说她现在的样子真的是好迷人,一颦一笑,一喜一怒,微红的脸庞上点缀着一
    个好看的酒窝,呼吸之间,带动胸前美肉起伏不定。
      「那你说说,是哪档子事情?」
      「你不都知道了吗,还来问我。」
      「我可没你吃的盐多,再说,我不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年轻吗。」
      「狗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哪还需要人说,等你身边有了女人自然就知道了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醒悟过来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我此时身边的
    女人可不就是她自己吗,她微抬起头见到我在促狭的盯着她看,小脸一阵发烫……
      「那我们要不要也做些那样的事情……小娘子既然知道的多,那何不言传身
    授,也叫为夫开开荤?」
      显然,她的话极容易让人胡想连篇,她低起头赶忙要解释起什么来,「那个,
    我是想说……呀,你!」
      虽然对她心系了这么长时间,但一直都没能和她发生点什么,但见她今晚犹
    如小女孩一样容易脸红。我发现此时也许正是个亲近她的好机会,既然要调戏她,
    不来点动作怎么行。
      于是我还在她柔弱的话语声中逼近了她,她娇柔的身体比我矮一些,我的嘴
    巴刚好和她的额头平齐,我的眼睛从她的一头青丝扫下,先是她秀气灵动的眉毛,
    然后是秋水般清澈的美目,她的脸庞尤其白净,皮肤也光滑细腻……一切美的动
    人心魄。
      乘她低着头羞涩的要解释起什么时,我的小嘴适时靠近了她的额头,一只手
    也很小心的来到了她的腰上。美人在前,但见她额间眉头紧蹙,一双皎洁的眼睛
    扑闪扑闪着,惊慌的面容别有一番风味,就连小蛮腰也如此纤细有度,抚在手里
    柔软温热……
      她起初还以为我只是在逗她玩,直到我以无比亲密的姿势靠近她,嘴巴贴上
    了她的额头,她才反应过来,连忙伸出一双小手去推我,「哎呀,别闹了……呵
    呵哈……」
      害怕唐突了佳人,我没有去攻击她的重要部位,而是小手一重一轻的在她的
    腰腹间抓揉起来,果然这捞痒痒的行为,令她笑呵呵的软绵无力,两只小手在空
    中飞舞更像是欲拒还迎。
      她见一时推不开我,只得一只手抵在我的胸膛支撑着不让我进一步靠近她,
    红彤彤的脸庞也转了过去,不敢面对我……她转过了脑袋正好将姣好的白皙小脸
    侧了过来,我的脑袋跟着往前,将嘴巴贴上了她的小巧耳朵。
      刚转过脸颊,林娥就感到一股灼热的男性气息喷在了她敏感的耳鬓处。一想
    到身边都多久没有男人了,她的小脸就一阵发热,都快红到了耳朵根。「别闹了,
    快松手…不然我可要生气了……」
      「娘子生气的样子真好看……」我对着她的耳朵吹着气,还戏谑的出言调戏。
      「谁是你娘子啦,你不要乱叫……」
      「我们现在不是夫妻吗?来来来,只要小娘子叫声『相公』给我听听,我就
    松手。」
      「哎呀,你这个混小子,那……那不算数的。」
      「那怎么有人脸都红了……」
      眼见腰间逃不开男人的大手,慌乱中她只得一步一步的往后退,我当然没有
    放开她而是跟着她的脚步亦步亦趋,这间闺房本来就不大,她这还没走几步,一
    下便倒在了床上……看来,今晚还真注定我要和她发生些什么。她这突然的失去
    重心,一下带着我也跟着倒在了床上,我俩就这样以前以后的倒了下去。她背对
    着床,而我正对着她,我这一下正好压在了她的身上。
      这下好了,她退无可退。
      她的一双大腿从床沿伸下去,正好和我站立的腿儿相交,我的一双大手也正
    好分开在她的腰间撑住身体,我俩现在的姿势极其暧昧,像极了刚才对面的那对
    男女。
      她的一双脸蛋此时被羞的红扑扑的,扑通的心跳带动她饱满的胸脯起起伏伏,
    显示出她此时的心中慌乱。我本来也只是想和她亲近一下,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
    现在这个地步,但见她粉黛花容近在眼前,一双闪耀的眉目躲躲闪闪,成熟的肉
    体与少女的风情合而为一,我此时对她说不出来的痴迷……
      只能用行动表达对她的爱恋与贪欲,我将双手再次攀上她的蛮腰,然后弯下
    腰身,低下头寻找着她的小嘴就去亲她。美人儿扭了脸庞想躲避,却还是被我转
    着的脑袋寻了过去,她扑闪着一对惊讶的双眼,就这样眼睁睁着,看到我张开的
    嘴儿落到她紧闭的红唇上。
      眼看上面的小人儿,他的脸越来越近,只从认识他到现在,林娥还从未如此
    近距离观察过他。还真像,这小脸的轮廓和她唯一的男人一样,都很帅气逼真…
    …男性温热的气息不断从四面八方逼近,不断炙烤着这具旧未抚慰的身体,有那
    么一刻,林娥她甚至放弃了抵抗。
      直到从他逼近的眼珠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确实像,无论是这对大眼睛还是这
    浓眉毛,倒影中的两人几乎完全重叠在一起。
      她一下回想起了瞿霞傍晚说的那些话,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下推开了身上的
    人,「你别……等等,你听我说,我们不能这样子……」
      就在我差点用舌尖顶开她诱人的唇齿时,她一下推开了我,猝不及防下,我
    的脑袋一歪,从她的鼻头滑过,然后整个身子歪倒在了床头的另一边。我还以为
    她会像那两个长舌妇王敏和李丽说的那样如狼似虎,没想到,最后时刻她还是理
    智了过来。
      虽然没有顶开她的唇瓣,不过总算亲到了梦寐以求的红唇,她的两片唇瓣厚
    薄有度,与脸颊两旁的小酒窝一起,衬托出她漂亮的脸庞,使她整个人看起来充
    满了诱惑的魅力。离开了她的嘴巴,鼻尖还有淡淡的唇香残留,我竟贪恋的伸出
    了自己的舌头,在两人唇瓣相接的地方,舔了舔沾有的吻痕,没想还真是口留余
    香。
      床上的她此时已经坐起了身子,伸出手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还有上身散
    乱的衣服。见我不怀好意的舔着嘴唇,她羞涩的转了过去背对着我,我看不清她
    的表情,但她手里忙乱的动作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平静……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
    么,而我自己也很忐忑不安,深怕她对我下逐客令。
      沉默的两人在平静的夜里,显示出两人的不平静,直到她打理好身上的衣服,
    「你丈夫?」「你父亲?」诡异的气氛下,我两同时发问,且都是之前回避的问
    题。
      「你先说。」
      「还没听你提过你的父亲……」
      「他早就不在了。」
      「这样啊,那你怎么随的你母亲的姓。」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吧,母亲不愿意和我说以前的这些事
    情,我也懒得问。」我避重就轻的回答道,但心里也怔了一下,我怎么就没想过
    这个问题呢。
      她没有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信息,一阵沉默后,我开始问道,「那你…你的男
    朋友呢?」因为她之前说过,所以我小心翼翼的用『男朋友』代替了『丈夫』。
      「牺牲了。」
      「抱歉,我不该问这些的。」看来人人都有自己的伤疤。
      「我都习惯了……」
      我还想对她提一下,有没有想过再找一个,但最终没敢说出来,这意味太明
    显了。不过她今天问的问题却提醒了我,这也是我一直纳闷的,看来母亲还是有
    很多事情没有和我说……
      今晚我本来就只是想和她玩玩而已,后面的事情,纯属擦枪走火。还躺在床
    上的我想到这些,便想着怎么去打破这段尴尬。
      「刚才和你玩呢,那个,你,别介意……」我见好就收,连忙陪着笑,「刚
    才都是小的不对,如有冒犯,还请美丽的林姑娘饶恕小的……」我学起了唱戏的
    腔调说着抱歉的话。
      「假惺惺,本姑奶奶可不吃这一套。」呵呵,一会姑娘一会姑奶奶的,你可
    真逗,我差点笑出声来。
      「你们男人……」好像这样形容我并不合适,她连忙改口,「算了,这次就
    饶了你,不过,要是再有下次,我可不…我可不伺候你了……」这口气怎么听来
    特别像女人教训男人的话……不过她虽然嘴里这样说,但看得出来,她紧皱的眉
    头开始舒缓。
      「没骗你了,我可是很老实巴交的人……其实,刚才他们早都完事了,我那
    会儿其实一直在观察敌情……我觉得那个书架很可疑,不信你也来看看。」我一
    手抬起了镜筒,适时的将气氛拉回了现实。
      「真的?」她见我说起了正事,脸带疑惑的询问,像是要确定一下。
      「真的。」当然是真的,因为那对狗男女的已经穿好了衣服,此时像是在商
    量着什么事情。
      她一把夺过了我手里的望远镜,重新朝向对面望去。
      「就是一个书架而已,可疑在哪里。」语气淡漠,略显失望。
      「说不定里面就有密码本呢。」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真是毛头小子一个,你说哪个间谍会吧密码本藏在书架里?」她看了一会,
    便没好气的将望远镜扔给了我。
      「怎么不可能,这一堆书正好可以隐藏。」我还是一副自说自话的认为道。
      「你可真是个笨小子,想法是好的,但你还是太嫩了,就算有,这一堆书里
    哪一本才是呢。所以不要想当然。」她此时像是教导我一样,说完了话,便拿起
    一双拖鞋下了楼。
      「这。。。」的确,要是这一堆书里有密码本,那这间谍的水平也太次了点。
    就算真有,那找起来也很费劲,于是乎,直到她下了楼,我还在支吾着说不出话
    来。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