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母爱的光辉】五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4   

       第五十三章:隐秘的不安。
      美景,美人,真是美好。
      秋高气爽,任纯坐在摩天轮里,看着脚下种种变小的景物,俯视着自己家的
    这个城市,居高临下,金色的远山,栉比鳞次的楼宇,都被他尽收眼底,他觉得,
    真是赏心悦目。
      今天是星期天,他特地是陪女朋友来玩的,来游乐场,找回童真。
      再看看眼前,自己这个女朋友,这个小妮子也是很美的,清新干净的面容,
    不施粉黛,依然那么好看,清清纯纯的,她的衣着,貌似也有了转变,也可能是
    那天的舞会影响了她,又或许是她知道,今天是单独和男朋友约会的,独享二人
    世界,因此诱惑一点,胆大一下也没关系,天气还不算怎么凉,温度适中,女朋
    友现在身上就穿了一件白色夹克,而前胸,是完全敞开的,里面,竟是一件低胸
    T恤,又是乳沟深深,很迷人,让男人欲罢不能地想看,勾人欲望。
      开弓没有回头箭,那件事既然决定了,并一点点地在做,那任纯自己也要改
    变思想,以后,让除自己以外的男人会看到,摸到,甚至,会占有到她的身子,
    那么现在,任纯就得把这些看淡一点才行,他觉得,很有必要。
      更何况,现在,这姑娘已经不是有他一个男人了,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丫头,你咋了?发什么呆呢?快看看啊,这几年咱家建设也很漂亮了,不
    知不觉,都盖了那么多的高楼了,还有游乐场,咱家啊,现在真是一点不比北上
    广那些一线城市差,天天也不是忙忙碌碌的,坐地铁,都像在挤鱼罐头似的,多
    累!是不是?你看看,这里还能看见咱们的新家呢,对,就是那个小区!没想到
    从上面看,这个小区绿化景色做得那么好,真漂亮!妈真有眼光,毫不犹豫就给
    咱们交了首付!妈妈真好,对不对?」上了车厢,相比自己的好不兴奋,左顾右
    盼的,他身旁的女孩可是安静得太多了,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游太虚。
      要知道,昨天晚上,可是她的主意,特地打电话说要今天出来玩,情侣约会,
    而现在,她自己反倒是心不在焉的,兴致并不是那么高,也着实有点奇怪,捉摸
    不透。
      听见他的话,冷岚这才反应过来,回过头,笑了一下,但依然,没有言语。
      天蓝蓝的,的确是让人心情舒畅,是很适合出来游玩呢。
      一个小脑袋,悄然无声地,很轻柔地就靠向了男孩的怀里,依偎着他。
      「哥,知道吗?小时候我就很羡慕那些可以让爸爸妈妈带着去游乐场玩的孩
    子,玩旋转木马啊,云霄飞车啊,还有这样的摩天轮啊,就可以让爸爸妈妈抱着
    了,紧紧地搂在怀里,多好呀!可是……」喃喃着,姑娘闭上了眼睛,轻声说,
    似在回忆。
      原来是触景生情了,不对,应该是对过去的景物一种向往才正确,这姑娘,
    虽然表面坚强,带着对生活百折不屈的笑容和从容,但那时候,她毕竟是个十多
    岁的小女孩,一下子,失去了父母的庇护,所有的重担都交付给了她,一个人要
    承担那么多,她又怎会有闲心想着去玩乐,娱乐自己?所以长大了,现在,她才
    会这么多的复杂情绪,这完全是情有可原的。
      听姑娘说完,任纯也真心能够理解她,也心疼她,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多的得
    不到,渴望的东西太多,真的很不容易。
      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后背,搂着她,又轻抚着姑娘的长发,同样的,任纯没
    有说话,就这样,与她沉思。
      当一个人失意时,心情低落的时候,就在身边陪着他,自己不说话,也是一
    个很好的选择,无声地告诉那个人,她不孤独。
      被抱着,真心能感受到这个男孩的温暖,他对自己的宠爱和体贴,姑娘是发
    自内心的满足着,自己能找到这样一个伴侣,并相爱着,的确是自己的福气,别
    无所求。
      可是,父亲呢?将来自己会结婚生子,会有属于自己的家庭,自己不再属于
    任何人,一心一意,自己只属于老公,那时候,父亲会怎么样?而最棘手的是,
    也是这几天让她最恼恨不已的,父亲竟然没出息了,竟然又过回了以前的日子,
    找回了那被姑娘弃之不及,恨之入骨的思想。
      父亲在想她,在想那个可恨的女人!她的母亲,那才是让姑娘无法接受的!
      自己不惜牺牲,牺牲女儿家最为宝贵的东西,就是让自己最爱的亲人重见阳
    光,找回生活里的点滴快乐,拥有一个男人的尊严,父女俩好好地过日子,哪成
    想,他自己又深陷泥潭,自甘堕落。
      那一天,她清清楚楚地看见,父亲在对着那张照片发呆,久久出神,她当时,
    也一下子管不住自己了,上来了火爆脾气,登时就劈手夺过照片,并撕个细碎,
    跟着就大喊大叫了起来,训斥着父亲,指责他没有男人的骨气,是个窝囊废!总
    之,是好一通大吵,也是极少的一次,极为罕见。
      对于那个女人,姑娘现在,就是一切禁止,禁止她进入自己的生活圈里半步,
    哪怕就是在某个人的思想里,看不见的地方,那也休想,绝对不行!
      就那样,僵持了几天,几天的漠然,以及父亲的躲闪,父女俩,都是沉默不
    语着,谁也不理谁。
      这也就是姑娘的心神不宁,老是走神的原因,因为她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也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就只好,去找自己的婆婆,去谈心,去解决问题,别无他
    法。
      解铃还须系铃人,当下,那个美丽知性的女教师才是父亲的渴望,渴望而得
    不到,就在昨晚,她神情疲倦地在咖啡屋里等来了婆婆,并且,心怀忐忑地都告
    诉了她,包括父亲对婆婆的暗恋,苦苦相思,以及,那一次,本不该入目的一幕,
    却弄巧成拙,成为了父亲,那个可怜又可悲的男人心里最难以填平的欲望沟壑时,
    并且,还眼睁睁地看着父亲那样,一天天地受着精神折磨,姑娘真的不知道该怎
    么办了,彷徨而无助。
      对于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最难受的,实在是在他身边的亲人,无能为力,是
    一种刺心的痛,持久不散。
      「柳姨。你知道的,我想你也应该能够理解,我爸……我爸在我心里胜过任
    何人,就像我哥在你心里一样,为了我爸,我可以做出任何事!哪怕是付出我自
    己的身体去慰藉他,这一点,我哥也是知道的,我们父女……我们其实也有那种
    关系的,所以我理解你那样爱我哥,他们是男人,得不到的东西,为什么我们在
    他们身边的女人不能给予,不能让他们享乐?只是现在,我真的无能为力了,能
    给他的一切我都给他了,不管怎么样,柳姨,我希望你能帮帮我,去劝劝他,或
    者……或者别的什么的,怎么都行,我爸,他真的很迷恋你!尤其是……他还无
    意间看了你和我哥那样,他更是不能自拔地想你了,话说至此,我就直说了吧,
    我爸……他想拥有你一次!」原本柔顺靓丽的长发已经是一团糟,就如同姑娘当
    时的心情一样,天知道,她是鼓起多么大的勇气,是具备怎样一个强大的心理素
    质,才说出那番话的,总之,就是一言蔽之,她是多么不要脸!
      她知道,所以她头都不敢抬,也不敢看婆婆,就是双手按着脑袋,语气低沉,
    闷闷地传出去,但想表达的内容已经很明显了,信息明确。
      过了好一会儿,她都没有听见动静,姑娘以为,面前衣着得体的女人会愤然
    起身,拂袖而去,根本拿她的话当做释放一种气体,不予理会,或者,干脆就骂
    她一通,骂她不知廉耻,连那种话都能说出口,对一个长辈,自己的准婆婆,真
    是不成体统!可是,没有,都没有,婆婆真是静默着,不吐一字,姑娘不知道她
    在想什么,当然,她也看不见对方的表情,所以她才更加不安,心虚也彷徨。
      「孩子,你是个好姑娘,好孩子,柳姨会帮你的,我尽力。」手臂上,突然
    传来了一股暖意,那是一个长辈的慈爱,那也是一个女人对一个小姑娘的理解与
    宽慰,真心诚意。
      依然没有看,其实还是不敢,觉得羞愧,姑娘只感到,一只温柔的手掌便握
    住了自己,让她安心。
      安心吗?明明都过去了十多个小时了,自己为什么还是觉得惴惴的,心神不
    宁?
      她是撒谎了,口是心非,明明是想着父亲那不为人知的心底事,却跟眼前的
    男孩忆起了童年,拿着过去的陈年旧事,那些不愉快来欺骗这个好男孩,心地纯
    良的小伙子,姑娘觉得,自己现在又是罪加一等,不可饶恕!
      现在,这时候,婆婆已经登门造访,去自己家了吧?在和父亲谈心,在和父
    亲交流,在安慰父亲,用言语,用……猛然晃了晃脑袋,她实在是不能想下去了,
    觉得恶寒。
      但是,无论如何,说出去的话,就是覆水难收,都改变不了了,已成定局。
      就如同坐在这里,摩天轮上,从地面到高空,都要有个过程,既是要这么做
    了,就得承受。
      「哥,你那个……那个什么,想不想要啊?现在这么高,也没人,人家让你
    舒服一次好不好?以前……以前那个啥,你抱着人家,看的那些小说都是那么写
    的啊,只要没人,那里面的女人就能让男主角舒服,在何时何地,人家现在觉得
    很好玩呢,哥,把你那个拿出来吧,我给你舔,人家也让你摸奶子!你看看人家
    啊,今天是不是很性感?其实就是给你准备的,你喜不喜欢呀?」从沉默不语突
    然变成了小话痨,一下子就叽叽喳喳了起来,其实就是在转移思想,不去想了,
    也没用,现在,自己唯一觉得亏欠的就是他,故意隐瞒他,拿他最爱的至亲当做
    牺牲品,都是因为自己,她的自私胆怯,不忍看见自己最爱的人深陷苦海,相思
    之苦,所以就把另一个人拉下了水,所以好姑娘的她,心地善良的她又如何不觉
    得愧疚,又怎能安心?
      故而多想无益,快活,才是唯一的途径,补偿他,让他舒舒服服,是此时此
    刻,姑娘最想做的,也是今天,她要出来玩的主要目的,两个人,开开心心。
      在他怀里,仰着脸,灿烂讨喜地笑着,明眸似水,清纯而好看,之后,探过
    头,对着男友的唇就是柔柔地一吻,无尽温柔,果然,姑娘也看见男友的眼睛瞬
    间亮了一下,充满期待。
      一个保守本分的女孩,突然这么开放,突然要和他这么玩,可想而知,这对
    他的诱惑力是有多大,多么让他心潮澎湃,内心激荡。
      迈开腿,就是一个翻身,一下子便跨坐在了男朋友的大腿上,居高临下,姑
    娘瞅着他,这个自己一心一意爱着的大男孩,自己什么都愿意给他,此时此刻,
    却欺骗了他,拿着讨好的姿态当做自我宽恕的安慰,妄图心安,这些,真的不是
    她愿意的,情非得已。
      三千青丝柔柔顺顺地垂下,遮住了眼前的视线,也遮住了半张脸,女孩再次
    探过头,这一次,是全方位的,全方位地封堵,全方位地接吻,全情投入。
      自己的女朋友如此主动,给自己,和他好,任纯自身高兴,喜不自禁,亲吻
    着,他的双手就从夹克衫下面伸了进去,覆上了那具温热丰满的身子,肉肉的,
    很舒服。
      接着,他手掌摊平,就贴着那光滑滑的衣料游走了起来,从下到上,很快的,
    女孩的白T恤被他弄得皱巴巴的,下摆已经从牛仔裤里跑了出来,而其后,就是
    一小片白白的肚皮,粉嫩嫩的,也进入了他的视野,他见缝插针,立即,仿佛也
    是迫不及待,就把手伸进了衣服里,其速度就如同入洞老鼠一样的迅速,回窝了,
    取取暖,觉得舒适。
      而事实上,也真是这样,女孩那光滑滑,触感极好的肌肤是真的舒服,摸上
    去,绝对让人眷恋,不舍离去,任纯一路上移,就像揉女孩肚子一样,手掌贴敷
    在上面,像个暖宝宝,一直摸着,与此同时,他的生殖器,那硬挺挺的大鸡鸡也
    已经粉墨登场了,突出了束缚,正在被一只软绵绵的小手握着,搓弄着,轻轻柔
    柔。
      椭圆而坚硬的龟头就被握着温软的手心里,姑娘摸着他的鸡巴,很仔细地就
    开始套弄起来,上上下下,他的大鸡巴感受着姑娘小手的柔滑,姑娘的细致入微,
    大拇指,开始轻轻摩擦着龟头,刺激着上面的所有神经,不得不说,不得不承认,
    让女孩弄,异性的手,在温柔地搓揉自己的鸡巴,是要比自己手淫,自己解决来
    得舒服,来得痛痛快快。
      摸揉着滑软的肚皮,突然间,男孩就一用力,双手一个上提,就把他面前姑
    娘的衣服掀开了大半,顿时,那平坦的小腹,细滑的肌肤,都在泛着柔美的光,
    着实让人眼前一亮,欲望大增。
      「丫头,你……你解开乳罩吧,哥想看着你的奶子玩,想大大方方地摸着你
    的奶子射精,好不好?」乳房,已经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了,饱满而坚挺,正在被
    白色T恤和贴身的内衣紧紧包裹着,这样看过来,这丫头双乳之间,她的乳沟就
    更是显得深凹,迷人,是叫人不可忽视的诱惑,而那两个绵绵软软的大包子,也
    被乳罩紧紧压缩在里面,欲要蹦出。
      女人,真的很辛苦,有时候,既要忍受着月经的痛苦,最痛苦的时候,甚至
    连床都下不来,深受折磨,而天天又要戴着那紧绷绷的束缚,紧箍着身体,鼓胀
    胀的地方,出门见人。
      不过,这时候,乳罩的魅力,也是具备极大的诱惑的,任纯看在眼里,是觉
    得很美,很饥渴,那两个又大又丰满的肉球,真被奶罩衬托得恰到好处,更显得
    鼓胀胀,更加惹火。
      低着头,在手心里套弄着鸡巴,女孩是一心一意,一心一意为了他好,为了
    他能更加满足,故而,姑娘很听话,很顺从,她的双手在恋人的生殖器上忙乎几
    下,就反伸到背后,在衣服里,看不见的地方活动了几下,轻而易举地,她就解
    开了乳罩的带子,让原本紧绷绷的布料松垮了,挂在身上。
      一只大手立刻就抓了上去,迫不及待地就抓下了障碍,遮住美的障碍,顿时,
    那波涛汹涌的双乳,白雪雪的两个大肉团就在空气里颤了颤,看上去,弹性极好,
    又软滑可口,白白嫩嫩的,真叫人想上去咬一口,大快朵颐。
      小伙子是这么想的,当然,他也是这么做的,当机立断,立刻就干,他扑上
    去,整个脸盘和口鼻立马都埋进了那两坨柔软里,他吸着、嗅着、啃着,贪婪无
    比。
      算起来,他的嘴,又有好几天没有亲近这对大喳喳了,这两个可口又让人垂
    涎的香饽饽了,归根结底,还是现在分居两家闹得,没有结婚。
      他现在,好想结婚,和自己心爱的女孩组成自己的家庭,现在,新房都有了,
    那还不结婚干什么?
      不以结婚的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姑娘都让他睡了,所以他不想耍流氓。
      当然此时此刻,「流氓」思想,「流氓」行为还是要有的,若不然,又怎么
    能对得起这对软嫩嫩,光滑滑的大奶子呢?吃在嘴里,含在唇齿之间真是舒服,
    不管不顾了,他亲吻着,完全将姑娘的两坨软肉都吞入自己的口中,吸吮着,舔
    咬着,贪婪的舌头索取着,上下左右,全方位地剐蹭着乳肉和乳头,他享受着姑
    娘,不亦乐乎。
      鸡巴,直直地翘立着,姑娘很自觉,又被她抓在了手里,热滚滚的男根,软
    绵绵的大乳房,这对情侣真是爱,爱着对方,对方的诱人之处。
      车厢,并不是静止的,正在一点点地下移,一点点地回归地面,只不过就是
    很慢而已,但终归,是有到达终点的时候,这一点,情侣俩是明白的,自然知道
    不能耽搁太久,玩得差不多了,也就可以了,事不宜迟。
      于是,丰挺的大乳房再被他吃几口,揉搓几把,姑娘就想该适可而止了,应
    该是进行下一步,该是帮他解决的时候,想着,她就离开了恋人的怀抱,也让恋
    人离开了自己傲人的乳峰,之后,大奶子颤巍巍地,长发散落,姑娘就弯下腰,
    俯下头,扶稳了他的肉棒,轻启粉唇,张开,含住,一下子,就把那热滚滚的鸡
    巴头子含入了一大半,温柔包裹。
      外套,还在身上,却是形同虚设一样的存在,白嫩嫩的肌肤,和白雪雪的双
    乳全部裸露在视线里,是极为惹火的一幕,任纯感受着鸡子上的舒服,既麻痒又
    温暖,很是销魂,他还想更享受,于是,又是忍不住,伸手就抓住了一只大奶,
    热乎乎的,觉得真好。
      他又来摸自己了,大力揉搓,乳房上,是一阵阵温热热,一阵阵酥麻,女孩
    也觉得很舒服,于是,她再接再厉,小脑袋动得更快了,上下摩擦,用力让柔滑
    的唇瓣去摩擦,去剐蹭那粗粗的肉棒,温柔细腻,而这个动作,反反复复的,也
    带动着她胸前那一只垂吊的乳房轻轻晃动着,是一片的肉色春光,很是好看。
      终于,是视觉上,在触觉上,在性感官上,他要爆发了!龟头是一阵阵麻酥
    酥的,一时间,他忍耐着,克制着,强硬地压着那最爽快的临界点!因为,他可
    没忘,至始至终,他都记得当初的诺言,不能射进女孩的嘴里!让她不舒服!
      鸡巴开始不受控制了,硬硬的,在轻微跳动着,事不宜迟,大男孩的双手一
    个上提,就让肿胀的龟头脱离的那温暖的地方,女孩温润的小嘴,接着,他自己
    去找寻着目标,握住大鸡巴,屁股上前,腰部上挺,红红的龟头立即感受到了一
    片温暖,一片爽滑,一处皮肉的滚动,软软的,触及上去,真让人爽歪歪,美好
    无比。
      那是,女孩的乳头,鸡巴就在上面擦蹭着,软滑与坚硬,瞬间形成了反差,
    两种鲜明的肉感对比。
      啊!乳头好软,热乎乎的,自己在女朋友最圣洁,最神秘,最娇嫩的部位来
    来回回地,不断摩擦,亲密接触,并舒爽着,不一会儿的工夫,大男孩就不行了,
    他感受着大奶的温暖,感受着乳头的活跃,滚来滚去,突然间,一声低吼,一阵
    跳动,他爆发了!浓稠的粘浆一股股地,大力喷射着,到处都是,女孩白白的大
    乳房顿时是一片狼藉,到处湿乎乎,粘滑一片。
      滴滴答答,精液在滴淌着,又滴落到了正在变软,正在缩小的鸡巴上,余温
    尚在。
      舒爽了一通,这对小情侣是觉得很爽,很好玩,但在他们的身上却是另一番
    精彩了,淫靡不堪,精液,还依稀可见,奶子上,鸡巴上,依然是湿乎乎的,一
    处粘稠,以此证明,刚才的他们是经历了怎样的快活,酣畅一场。
      胳膊一伸,便又把心爱的女孩搂进怀里,之后,就去吻她,去摸她,任纯不
    管不顾,手心里湿湿的,全部都是自己的精液,他丝毫不嫌,那软嫩嫩,自己喜
    欢的大乳房才是最好,这给了他所有,在外面也能让他感受着这么刺激,这么美
    好,这么新鲜绝妙的一刻间,这个完美的女孩才是最好,他之所爱。
      他就要抓住这一刻,继续爱她。
      男孩想的,赤裸着大奶子的漂亮女孩当然不知道,无从探究,但此刻,他满
    足,他高兴,就是好,她不图其他。
      只是希望,能够一直好下去,一直是!
      乳房上,温热热的,全都是他掌心的温度和迷恋,女孩在心里说,默默祈祷。
      「啊,好哥哥,好老公,肏死我了!人家的屄屄好舒服啊,老公,鸡巴好大,
    胀胀的!嗯嗯嗯……你动呀,给岚儿啊,鸡巴又插进子宫了啊,嘶嘶……哈!岚
    儿真愿意和老公做爱啊,真得劲儿啊!」酒店里,大床上,此时此刻,又是一片
    春光,白净如斯的大姑娘跨坐着,长发全部披散着,与白嫩嫩的后背产生了鲜明
    的对比,黑与白的视觉反差,在她胸前,那一对丰盈的玉乳正在随着她自身的动
    作,自身大幅度的运动而激烈摇甩着,乳浪晃眼,不时,那两个大奶子还被一双
    大手扣了上去,痛快揉摸,又捏又按,不管不顾。
      热恋的男孩女孩,就那么一次,而且还是不脱衣服的欢爱,憋憋屈屈,那又
    如何过瘾?故而,开了房,就立即脱得光溜溜的,双双滚到了床上,继续做爱。
      「丫头,想什么呢?又发呆!」射了精,舒爽了,任纯从卫生间洗澡出来,
    他软软的鸡巴摇晃着,就光着腚上了床,侧着身子,他就一下子搂过正在看手机
    的女孩,抱着她温软光滑的身体,这时候的她,虽然并不是一丝不挂,呈现出她
    诱人的胴体,但她身上,正是包裹着一件白色浴巾,将她丰满又凹凸有致的身材
    展现得恰到好处,看上去也是很好看,很性感,香香的,长发潮湿,标准的刚刚
    沐浴之后的模样,秀色可餐。
      小伙子亲吻着她白嫩的肩头,一只色手又不老实了,摸来揉去,在姑娘紧绷
    绷的浴巾上肆意游走着,如蛇一样,最后,自然而然,便顺着胸前一大片细滑的
    肌肤摸了进去,探入浴巾里面,如愿以偿,他又摸上了一只大乳房,握在手心里,
    把握着,轻轻柔柔。
      「丫头,这么抱着你真好啊!要是现在啊,天天都能抱着你,就像之前在外
    地那样,才好呢!可惜啊,新房装修,楼房放味儿还要好几个月呢,新楼妈妈喜
    欢,觉得气派,住着舒服,但是也不好,太慢!要不然就在我家,明天说不定咱
    俩就能结婚了,多好,明天去领证,下个星期六就办酒席,那样啊,我就能天天
    这样抱着你,天天晚上一被窝睡觉,堂堂正正的,嘿嘿!不过,在老房子娶新媳
    妇,是有点委屈你了,那好吧,哥忍忍好了,为了我这么一个水灵漂亮的媳妇儿,
    风风光光的,我一定要把你娶进家门!让你成为最光鲜亮丽的新娘子!」手掌摊
    平,与滑滑的乳房肉相互摩擦着,任纯在姑娘身后,就开始自说自话了,他现在,
    真是别无所求了,老婆孩子热炕头,乃是男人所追求的生活品质,不断追寻的奋
    斗目标,而此时此刻,在这阳光静好的下午,其三,他已经得到了两样,就光着
    身子,将自己全心全意爱着的女孩搂着怀里,幸福满足地揉着她的大奶,快快乐
    乐,他觉得,帝王将相也莫过如此了,赶不上他。
      纵有佳丽三千,也不如与相爱之人常伴左右重要,这就是他任纯的爱情观,
    痴情专一。
      「哥!」这时候,姑娘翻过身,正视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都是愧疚和
    坦诚,她瞅着恋人,终于鼓起了勇气,终于是诚实战胜了自私,也终于,她被情
    爱的心战胜了一切,姑娘惴惴不安,逃不过内心的责问,「哥,岚儿想……想和
    你说一件事,不对,是求你一件事,好不好?哥,你先答应我……嗯,还是不要
    了,但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一直都是,从没变过……」
      「嗯?什么事啊?说得这么死气沉沉的,难道你想远走高飞,让我等你啊?
    那是哪家高等学府啊?剑桥还是牛津呢?去吧丫头,只要你有梦想,哥不拦着,
    说真的,丫头,如果以后你觉得这样的生活乏味了,平平谈谈,那你就去追求更
    高的理想吧,去上学,或者去涉足娱乐圈都没问题!毕竟咱也有天赋,就应该去
    争取更多,对不对?哥都会支持你的,虽然哥会很舍不得你的,这是真的……哎,
    丫头,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一开始,小伙子还是开玩笑,全是戏言,可是说着
    说着,他就不由认真了起来,好男人,就应该给予自己的女人更多,无论是精神
    上的,还是物质上,他觉得。
      还未说完,他就看见小脑袋枕在自己胳膊上的姑娘,脸色明显变了,扭曲成
    了一团,大眼睛里也瞬间充盈出了感动,充盈出了泪水,紧接着,迫切感激的唇
    就封堵了上去,嘴对嘴,含着他,激烈无比。
      这么好的男孩,这么爱她,而自己却在欺骗他,将那么重要的事对他刻意隐
    瞒,对他最爱的母亲那样,引诱出轨,她有罪啊!罪孽深重!
      她要说,不管他会是什么反应,接受与否,她都要告诉他,坦坦荡荡,坦然
    面对他,问心无愧。
      当然,现在是要想做到问心无愧,好像已经是不太可能了,为时已晚,因为
    刚才,姑娘内心挣扎着,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就在他洗澡的时候,她躺在床上,
    还是给柳姨,自己的婆婆,这件事重要的当事人打了电话,想出言劝阻,想言明
    悔意,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过去了,可是,却打不通,联系不上本人,而再
    看看时间,今天一天,直到现在,该发生的,和不应该发生的,都已经是落实到
    底了,无法变更。
      是满足了父亲,还是让自己的婆婆清清白白的?她好纠结。
      「哥,现在……现在柳姨可能在……在我家呢,和我爸爸在一起!」吻够了,
    姑娘才离开了他,她的头,已经低不能再低了,她声音小小的,嗫嚅着说,又犹
    豫着,这种事,姑娘实在不知道怎么样开口,羞于启齿,「哥,你先别急,听我
    说,其实我爸爸他……他是很喜欢柳姨的,从一开始,就对她是一见钟情,尤其
    是在他住院的时候,柳姨还天天去看望他,和他聊天,我爸爸就对她更有好感了,
    但是他得不到啊,想她啊,所以才拿那个女人发泄,再后来……后来你也知道的,
    就是我,我舍不得看见我爸委屈,我就和他那……那个了,但是现在,毕竟我有
    了对象,我是你的媳妇儿了,我爸爸他又有了危机感了,他很寂寞,又是旧病复
    发了,在想那个女人!哥,你能想到吗?当时我是多么气馁,多么气愤,挫败感
    是多么大,我辛辛苦苦做得那么多全是白费了!我想让我爸好,让我爸能够像个
    正常男人那样,所以……」
      「所以你就想让我妈妈去陪你爸上床,所以你见不得你爸爸受委屈,以后不
    能得到满足,就去跟我妈妈说了,让她今天就去你家,脱光衣服去陪你爸,是不
    是?甚至,你是不是还威胁我妈妈了,说她要是不同意,你就和我分手,咱俩就
    一刀两断?要不然,她怎么能答应你这样的恶心要求,你这个小姑娘真是卑鄙,
    下作!你怎么可以那样对她,咋能说出口?」还没说完,姑娘柔若无骨的肩头就
    被一只像铁锹的大手给死死捏住了,任纯用得都是蛮力,用了十分的力道,所以
    大手和五指都似乎要嵌进姑娘软嫩的皮肉里,她感觉骨头都要碎了,肩膀要脱臼
    了,都疼死她了,心惊肉跳。
      然而,更让她胆战心寒的还是眼前的这样男孩,原来纯良无害的眼睛瞬间充
    盈出了怒火,变得杀气腾腾,他的脸,因为血气的上涌,因为火气的上升,正在
    一点点地变色,由白变红,又变成了绛紫色,真的可怕。
      是很可怕,原本性情温和的人,远比那些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大发雷霆的人
    还要让人望而生畏,胆战心惊,他们就像万丈深渊,触及了,绝对就是深不可测,
    不可预估。
      难道一次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来?为难他妈妈,让他妈妈忧心忡忡,不得
    安宁,甚至又是因为他,以他个人的幸福去要挟母亲,他真是无法接受,所以他
    才肺都要气得炸了,怒不可遏。
      「好……好疼啊!哥,你先别这样啊,快松手啊,人家真是疼啊,肩膀都要
    碎了啊!呜呜呜,哥,你听我说啊,我没有那样的,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去
    逼你妈妈啊,甚至我都后悔了,劝她不要去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哥,你可
    以看看我的手机的,你真的是冤枉我了,哥,我求求你了,你别捏我了啊!」女
    孩仰躺着,彻底哇哇大哭了起来,一是因为害怕,恋人这样,她只看过一次,动
    刀子,恐怖之极,那一次是面对他的仇人,夺母之恨,二是因为真的骨裂之痛,
    切腹之痛,她都快受不了了。
      「哼!傻子才会相信你的话,像你这样为了达到目的,就不择手段,甚至都
    能不要自己的清白,毁了自己处女身子的女人,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说不出
    口的?枉你有一张这么漂亮的脸蛋,现在看见你,真让我恶心!」依然压着姑娘,
    任纯光不出溜,因为身体的轻微抖颤,他胯间的大鸡巴也跟着摇摇晃晃的,像是
    在摇旗呐喊,替主人鸣不平。
      一时激动,便什么都能脱口而出了,他这么说姑娘,其实也算在变相说着自
    己的母亲,在指责自己的妈妈种种那样奋不顾身的行为,大胆逆天,因为好好想
    想,姑娘和他自己的母亲实在就是一路人,区别不大。
      所以,冲动是魔鬼,冲动的惩罚,这些话的确没错,血气上涌,就极容易冲
    昏头脑,不管不顾。
      现在,他脑子里就是一个念头,救妈妈!不能让妈妈再有牺牲,不能让妈妈
    再受委屈,做她不情不愿的事情,不能再将妈妈推进思想的水深火热之中,让她
    煎熬,天天有着负罪感,就像之前。
      什么都不说了,翻身下床,就利落地拿过自己的衣裤,马上穿上,又伸手,
    拿过女孩的裤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串钥匙,是她家的。
      「哥,你别去了好不好?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吧,你现在去,也是什么都
    改变不了的啊!哥,岚儿这辈子是第一次求人,我求求你了,你就体谅我们父女,
    可怜我爸爸一回吧,他真的很不容易的,很可怜的,哥,岚儿答应你,就今天这
    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以后咱们就好好过日子,你想结婚,好,我答应你!明
    天咱们就去领证,我什么都不要了,不等新房子了,我也是真心诚意想嫁给你的!
    哥,别去了,他们大人的事咱们就别管了,就让我爸爸梦想成真一次吧,他太苦
    了!」刚要转身,大步离去,小伙子身后就被一个柔软的身躯抱住了,就如他们
    的第一次那样,柔若无骨的娇躯带着不舍,想挽留他。
      只不过,这一次的挽留却让他恶寒,他觉得都是虚情假意,惺惺作态而已。
      「以后你就守着你的孝心,守着你的好爸爸过日子吧!你们就自己结婚,自
    己生孩子吧!你们别再去祸害别的母子了行不行?冷岚,现在是我最后一眼看见
    你,我们分手!」大力地掰开环抱着自己的双手,又狠狠地推开在身后的那个女
    孩,之后,小伙子就像风一样,头也不回,快步离去,关门声,是惊天动地地响。
      现在,谁要是让妈妈不好受,让妈妈受委屈,绝对就是他的天敌,就是与自
    己不共戴天!他说过,为了妈妈,他可以什么都不要,舍弃一切。
      自己是妈妈的好儿子,是妈妈的小公狗,那别无二话,守护妈妈,尽可能地
    让她别再受到伤害,不能让妈妈吃亏受苦,对妈妈忠心耿耿,是他唯一要做的,
    别无选择。
      即便现在,就是去,也是无济于事,反而还说不定能看到更为扎心,更为不
    堪入目的画面,头脑有些清醒了,小伙子终于想到了这一点。
      那丫头现在虽然是让他失望、让他愤怒,甚至,他恨不能给她几刀,方才解
    恨,但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没错,有些道理。
      香肩裸露,乳沟深深,冷岚披头散发,就那样跪坐在床上,声泪俱下。
      看来,这一步她走错了,那些话,就是不该说出口啊,她对自己太过自信,
    对他还是不够了解。其实,陪他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应该知道,妈妈就是他
    的禁脔,是他的底线,这一次,她触碰了这个男孩的底线,所以,她激怒了他,
    这一次,是自己伤害了爱人的心。她是真的错了,可是,现在隐瞒是错,日后东
    窗事发了还是错,最终,都是逃不掉的。
      坑人,终坑己,两败俱伤。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